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四十八章:禁宫失踪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那人见听到疯子两个字,眼睛猛地一睁,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狰狞起来,伸手掐在小雀儿的脖子上,用力的掐,仿佛要置小雀儿于死地一样。

    小雀儿越挣扎的狠对方越掐得狠,不一会,小雀儿因为窒息而慢慢没有力气挣扎了,眼前也跟着模糊了……

    如画一直尾随着小雀儿,原本见到小雀儿没有回去太后的寝宫以为她是去找君霁华的,结果现在竟然见到了这一幕,如画原本想出手救小雀儿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出手,见到小雀儿晕倒的那一刻,如画似乎还有点松了口气,转身离开前还顺便给那个失心疯的嫔妃施了法术,让小雀儿成了她心里恨急了的人,如画悠悠的吐了口气:“小雀儿,别怪我见死不救,要是被君霁华抓我回去,我就算不死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所以你要是不死我就活不了。”

    即便是这样,如画回到寝宫后也依旧是坐立不安,小雀儿都出现在皇宫之中了,那君霁华也应该在,只是不知道躲在哪里,如画越想越不安,半夜打扮成宫女的模样,偷了皇后的令牌,想着偷偷溜出去看看能不能借助一下国师的力量,毕竟国师是凡人自己是画灵说不定可以唬住国师,让国师帮她获宠呢!

    但是,走到皇宫宫门的时候,如画突然停住了脚步,心想不对,君霁华没有出现在皇宫里面,很大可能就是没有进宫,而且她留在宫里可以借助诏皇的天罡之气掩盖自己,如果出去了,那么就毫无藏身之处了,想到这里,如画犹豫了一下,又往回走了,决定回去监管好小雀儿,死都不能让她有出去的机会。

    如画想到这些,匆匆的跑寝宫,却在门口遇到正从正殿出来的诏皇,如画连忙低下头去行礼,可惜却被诏皇看到了她脸上的胎记,诏皇饶有兴趣的看着如画说:“宁淑仪,你这大晚上的这幅打扮打算去哪里?”

    如画一惊连忙跪下,一脸的惊慌失措,不知道改怎么解释,她想过很多个和诏皇见面的方式和她要怎么应对,但是绝对没有想过眼前这么糟糕的场面,如画心思一转,逼出一些泪水,憋在眼眶之中,欲落不落的微微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着诏皇,颤抖着声音说:“臣妾想出宫,求皇上成全,臣妾出宫后立刻离开国都,此生隐姓埋名安度余生。”

    “宁淑仪,你这意思,朕留你在后宫委屈你了?”诏皇一凝眉,颇有些不悦。

    如画重重的磕了一下头说:“不,是臣妾不配为皇上后妃,既没姿色也没有七巧玲珑心可为皇上排忧解难,在这后宫中还招惹是非,不如离去的好。”如画定定的看着诏皇,神情满满的都是认真,如画心里在赌,诏皇看惯了对他百依百顺的后宫佳丽,如今一个他看不上的无盐女若是几次三番的想要离开,并不屑他,兴许能够勾起诏皇的意思兴趣,如今她这幅样子,恐怕用不了所谓的美人计了,只能以退为进了。

    诏皇见到与自己直视半晌的宁淑仪,眼中对出宫的渴望还有脸上的神情不似作假,心里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靖远将军嫡女,心想如果,宁淑仪果真如此的不对后宫贪恋半分的话,兴许真的和宫里的其他女人不一样,比别人多几分真挚,不过先观察一下好了,左右就冲她是靖远将军嫡女这一点,留在这后宫之中,对他而言就有利无害,于是诏皇板着脸,对身后的内侍说:“狗奴才,还愣着干什么,把宁淑仪扶回去,告诉皇后,今后多照看一下宁淑仪,免得宁淑仪心里一委屈指不定哪天就给朕长翅膀飞了。”

    如画脸色有些苍白,这个,就这样有一句话就把她软禁了?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诏皇并没有给如画这个机会,而是直接甩袖走人了,如画看着那一抹明黄越走越远,心里拔凉拔凉的,若是以前,以自己的容貌谁不围着她转,如今装得这么可怜也得不到多余的一个眼神,看来这凡人都是看脸的主呀!

    这边如画被软禁了,另外一边,太后寝宫的人却要闹翻天了,太后按着头,皱着眉毛,对身边的麽麽说:“哀家这寝宫多年没有这般热闹了,给哀家找!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到!那么打个活人能在这禁宫之中凭空消失不成?”

    “太后您先喝口水,雀姑娘定是对这皇宫不熟,一时迷路了,奴婢已经加派人手去找了,相信很快就能有音信,您先别着急。”麽麽一边安抚着太后,一边使眼色让宫里的人赶紧去找,要知道这雀姑娘虽然出生不怎么样,但是架不住人家年王喜欢,就冲这一点,要是人真的出什么事了,太后非得急出个好歹来。

    “哀家这不用伺候了,你们赶紧去找人,要是年儿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说不定都会跟哀家翻脸。”太后心绪不宁,越发的急躁。

    麽麽不敢再耽误,赶紧亲自领着几个人去找人去了……

    直到次日依然一无所获,太后宫中的人还是没有找到小雀儿,太后一夜未眠,双眼泛着血丝,思索了良久,才沙哑着声音问:“你们确定都寻了个遍?”

    “是……是!”宫人们都战战兢兢的回答道,大气都不敢出。

    “谁敢在哀家的眼皮地下这么大胆公然动年王府的人!”太后一生气,把手边的茶杯一扫,全部摔碎在地上。

    吓得所有宫人赶紧跪地,心怕太后迁怒,太后气极,过了一会,缓了口气命令道:“去,跟皇上说,哀家要调动禁卫军寻人,哀家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再派个人去年王府支会一声。”

    “是!”麽麽接到命令,连忙出去迁人去办事,自己则是去泡了一下金银花茶给太后送去。

    不多时,收到消息的魏经年风风火火的赶到太后寝宫,张嘴第一句就是:“母后,怎么回事,面团呢?”

    太后见状,心里很不是滋味嘴巴张张合合几次,终是说了一句:“禁卫军已经在寻了。”

    魏经年满心都装着小雀儿失踪的事情,没有留意到太后的异样,旁边的麽麽见状,轻轻的咳了一下说:“年王,太后昨晚担心了一晚都没有合眼,这回禁卫军已经在寻了,不如您劝劝太后,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魏经年经过麽麽这么一提醒,硬生生的憋了口气,斟酌了一下说:“母后,你先休息,派个知道前因后果的奴才跟儿臣说一下情况,儿臣亲自去寻。”说完,拎了个殿内宫人就出去了。

    太后看着魏经年风风火火的样子,对身旁的麽麽说:“老话都说,有了媳妇忘了娘,如今看来这老话说得没错。”

    “太后,如今年王正新鲜呢,自然上心些。”麽麽劝慰到。

    “哼!你何曾见到过年儿这般过,从小到大,心里就只装着吃喝玩乐,对啥都不上心,哀家以前总觉得年儿这辈子就应该就那样了,当个毫无建树的纨绔子弟,闲散王爷,如今看来,他也并非是学不好,只是对什么都不用心罢了。”太后冷哼一声,自己的儿子她能不了解?要是早几年有个小雀儿这样的人出现,说不定她儿子还能有点追求,也不至于烂泥一样,太后想想都觉得头痛,怎么就栽倒一个其貌不扬,家世一般得不能再一般的小丫头身上呢?

    太后起身,看了看乱哄哄的宫殿,大手一挥说:“你们都下去,哀家要一个人清静清静。”

    魏经年问清楚情况后,直接带着一队人到皇后寝宫去了,然后连皇后的正殿都没有去,直接杀去宁淑仪所在的偏殿。

    皇后在魏经年闯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动静了,便连忙叫绿腰过去看一下情况,有诏皇金口玉言所说的关照一下宁淑仪这一句话,她就不能不去管。

    魏经年直接一脚踹开宁淑仪的门,如画虽然早已经听到动静,但是并不清楚这人为什么是冲自己来的,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呆呆的看着魏经年。

    魏经年直接逼近宁淑仪,厉声质问:“说,你把本王的侧妃弄到哪去了?”

    “侧妃?”如画一听更表懵了,她什么时候见过什么侧妃呀?

    “别给本王装蒜,昨个她送你回来之后就失踪了,整个宫里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人,你敢说跟你没关系?”魏经年继续吼。

    昨个送她回来?那个不就是小雀儿?如画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个所谓的王爷,她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小雀儿又和这个王爷扯上关系了,君霁华呢?小雀儿不是跟着君霁华的而是自己来的吗?

    “本王问你话呢!你给本王装傻充愣,行不行本王直接一刀砍了你!”魏经年有些不耐烦了。

    如画立刻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然后期期艾艾的说:“昨个,昨个,一到殿门就分开了,后面,实在,实在不知道那姑娘去哪了,况且无冤无仇,王爷,这话又从何说起?”

    如画一时之间也理不清头绪,但是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说出小雀儿的下落,毕竟现在很多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她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小雀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