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四十一章:缔结契约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族长想了想说:“也许你沉睡得太久,对自己都陌生了。”

    “对自己陌生?你爷爷的说话要负责的知道不!你会因为睡多了起来觉得自己的手啊脚啊不是自己的吗?你乱说一气敷衍我是不是想尝尝你们灵山自产的蛊的滋味,嗯?”子觉对族长的这个解释颇为不满,什么叫做沉睡得太久对自己都陌生了,难道看着自己的脸还会有人觉得不是自己?

    “呃,姑,姑奶奶,你,你听我说,我……”族长被子觉一个眼神吓得有些哆嗦,这年头连说句话也要小心翼翼看看人脸色,想想他堂堂一族之长混成这个样子也是醉了,忽然族长灵机一动想出了一条送佛计,长老的眼睛一转陪上笑脸对子觉说:“嘿嘿……姑奶奶,那个要不然你去找你梦里的那个人,再或者去南诏国曾经的国都试试,兴许能找到一丝蛛丝马迹也不一定。”

    “好像也行得通!那我要下山,我要去找他。”子觉想了想点点头,但是一想到南诏国已经被灭国也许也找不到什么线索跟着就眼神一暗,有些失望。

    族长见子觉心意已决,连忙说:“但是你走之前要先把你身上的蛊虫引下来,特别是我们灵山的蛊王!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好,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子觉淡然一笑。

    族长聚精会神的念动着古老的咒语,半晌之后族长擦着额头上的汗,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身上的散魂蛊,叹了口气说:“天意呀!这散魂我是没有本事取出来了。”

    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族长问:“为何?”

    “你身上的散魂有一魂一魄封印着,动不了。”族长遗憾的说到,不过看到手上的灵山蛊王族长又有些欣慰,好歹这老祖宗传下来的收了回来,要不然百年后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为何会如此?”子觉有些讶异,一脸疑惑的问。

    族长叹着气摇了摇头,他也不是不想拿是没有本事拿好吗,要知道那蛊可是失传已久的,要是能拿到手说不定灵山一族就在他的手中重新壮大,恢复百年前雲崖族长在的时候的风光。

    不过死要面子的族长绝对不会说是自己没有本事,而是故作高深的说了句:“这蛊与你还有未尽的缘分,所以不能强取下来。”

    “未尽的缘分?”子觉一脸怀疑的看着族长,对于这灵山一族的族长还有三大长老,子觉始终觉得她们比较坑,因此对他们的话向来半信半疑。

    子觉的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然后站起来整理一下裙摆说:“既然如此,我走了,老是呆着这里一想到那个什么该死的雲崖我就想挖他的坟。”

    此话一出,族长被子觉吓了一跳“啪!”一声,那本族长手记从族长手里跌落,掉落好几页泛黄的纸张,族长回过神来之后,蹲在地上一脸哀伤之色双手有些微颤的拾起手记,半晌,抬起头对着子觉像小孩子控诉一样说:“我,我的手记,你,你赔,赔!赔我!”

    子觉翻了一个白眼,转身拉开门潇洒的走人,留下族长蹲在原地继续为了那本破旧不堪的手记继续心疼落泪。

    几位长老合力打开灵山结界,含着欢喜的眼泪送子觉离开,子觉刚刚踏出结界,几位长老赶紧把结界关闭,心怕子觉反悔不走了,子觉看着几位长老的行为颇为无奈,这灵山虽说是个好地方,但是终究是巴掌大点的地方,呆久了闷得慌,她又岂会赖着不走?

    再次转身的时候,子觉下了一跳,因为清韵此时因为虚弱,整个人变得有些白得透明,悬浮在半空像个冤魂一样,子觉拍了拍胸口,安抚了一下自己乱跳的心脏,然后都囊了一句:“真是活久见,青天白日的这孤魂野鬼居然也敢出来晃荡。”

    清韵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个邪魅的笑,浑身上下透露着不怀好意,子觉不禁后背一凉,打足十二分精神看着清韵,清韵不急不慢的说:“你无需怕我,说起来,你能从忘川回来,还是我的功劳,你如今这样,可真让我心寒,若不是我,你恐怕再在忘川徘徊个千百年也未必能重返人世。”

    “是你?真的是你?那你能不能带我去找那个易衡?”子觉试探着问了问。

    清远,眉头一挑直接问到:“我帮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我要是对你来说没有用,你也不会帮我,你自己这样子看起来都自身难保了却还费那么大力气把我从忘川捞出来,要说你是善心突发我都不信。”子觉想都没想就直接扔了这么一句话给清韵,她也在堵,反正输赢无所谓,最后结果都一样,她子觉去那个诏国是去定了,那个易衡她也一定要见的。

    清韵打量了一下子觉,然后说:“我可以帮你达成你的心愿,找回过去,但是,事成之后,我要你的身体。”

    “什么!!!!身体!!!我不喜欢女人!”子觉连忙拢了拢衣服,双手抱住自己,一脸惊悚的看着清韵。

    清韵由着子觉误会,也没有解释,而是逼近子觉,划破食指点在子觉的额头上,念了个咒,然后那血沁入子觉的额头,瞬间隐去……

    子觉心里一惊,连忙用力推开清韵,然后用力的擦着额头,气急败坏的指着清韵大叫:“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该不会对我用啥血咒吧。”

    清韵却耐人寻味的看着子觉一眼,然后轻飘飘的说:“你还知道血咒,看来也不简单,你放心,我不过是和你缔结了个契约,等你魂魄离体,你的这具身体就是我的了,还有我现在比较虚弱,就暂时寄养在你的身体里。”清韵说完就直接化成一缕烟钻入刚刚在清韵额头上刚刚点血的地方,消失了。

    子觉不可置信的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什么都没有,但是一想到有一个幽魂一样的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子觉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爆发了一下情绪“到底谁答应了跟你缔结什么乱七八糟的鬼契约了,真是青天白日的被幽魂给缠住了,姐姐这也是没谁了。”

    子觉话音未落地,整个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腾升起来,慢慢的子觉适应了之后,又觉得有点小兴奋,她居然腾云驾雾了起来,说起来,有这幽魂附体也不见得都是坏处,至少她现在拥有凡人没有的能力,想到这里子觉心里对清韵也就没有那么的膈应了。

    子觉觉得这种可以腾云驾雾的感觉非常不错,子觉心里正得意的时候,身体却突然下降,子觉惊得打呼,最后在重重的跌落,把青苔横生的瓦顶砸出了一个洞,最后落在稻草堆里,子觉缓了缓艰难的从稻草堆中爬起来,嘴里还吐出几条稻草,子觉气愤的吼了句:“好你个死幽魂,降落的时候能不能跟姐姐打声招呼,能不能对姐姐温柔以待,你是要摔死姐姐吗?”

    “闭嘴,在这里休息两天,要不然我可撑不到帮你找到你的易衡,我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过不到哪里去。”清韵虚弱的声音在子觉脑海中响起,子觉感觉就像有另外一个人住在自己身体一样,但是子觉还还不急说什么,就觉得自己一场的疲惫,抵不住困意的子觉一睡就睡了两天,子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熏烟给呛醒的。

    子觉捂住嘴巴,艰难的呼吸,原本以为是着火了,可是看了半天感觉不像,这烟似乎是从隔壁飘来的,而且似乎还有一股肉香味,一闻到这股肉香味,子觉瞬间觉得自己饿了,于是就开门往外走,可是清韵却开口阻止说:“别处去。”

    子觉停了脚步,可是心里还是记挂着那股香味,所以不满的开口问:“为什么,我要吃东西,你不让我出去总得有个理由吧。”

    “外面有高人在,你要是出去了就会被带回忘川河。”清韵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不安分的子觉,乖乖的蹲回角落里,闻着外面的肉香,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无可奈何,忍一忍留在人间以后还有机会可以吃,若是被抓回去了忘川河,那可真是还不如在这边挨饿呢。

    而另外一边小麻雀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人家在做烟熏肉,心想神君既然没有给钱,而她又不是人类,美食当前没有钱买不到就只能依从麻雀的本能,有想吃的直接叼走就是了。

    只是守了整整一个下午,那熏肉的人一点都没有离开的意思,在哪坐着加柴火,扇扇子啥的,一心一意的熏肉……

    小麻雀看得正专心的时候,君霁华出现在小麻雀的身后,见到小麻雀正望着熏肉流口水的时候,一脸嫌弃的用手指戳了戳小麻雀的脑袋。

    小麻雀头也没回的伸手打了打后面,君霁华再次戳了戳,小麻雀依旧如此,第三次,君霁华连续在小麻雀的头上戳了三下,这下一心只有熏肉的小麻雀恼火了,咬着牙齿转身吼了句:“哪个挨千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