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三十五章:如画情伤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羌无邪闭了闭眼睛,然后有些苦涩的说:“且看看吧!”既非草木又怎能无情,既非无情又怎么可能将那副画一烧然后看着如画灰飞烟灭呢?

    “无邪,唉算了。”君霁华重重的叹了口气。

    “霁华,莫说我如此,换做是你你能狠心的因为所谓的情动而让她灰飞烟灭吗?”羌无邪看了看君霁华问到。

    君霁华想也没有想就直接说:“那蠢麻雀没有这个胆。”这样的回答似乎有些道理,但是也没有从正面回答羌无邪的问题,稍有闪躲之意。

    羌无邪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看着君霁华一字一顿的说:“霁华,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君霁华愣了愣,然后吐出一个:“会!”字,然后心情却越发的沉重了。

    “呵呵……”羌无邪笑了,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不过他深知君霁华的脾性,自然不会现在马上说什么,对于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的人多说无益。

    如画魂不守舍乱逛,没有留神竟然闯到越泽的灵秀宫的地界去了,在灵秀宫负责巡逻保卫的小仙见到如画误以为如画跟那些个想要攀高枝的小仙娥,便少不了鄙视的呵斥出口:“此乃灵秀宫地界,不许靠近,不要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便打起了太子的主意,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原本走神的如画被这么话给激得脸红脖子粗的,什么叫做打太子的主意,想想那越泽太子的样子,哪里比的上无邪神君半分,她又不滥情怎么可能对着随便一个人就能动情呢?如画不悦的回了句:“我当时哪个宫里的人呢!竟然如此的狗眼看人低,原来是越泽太里的人,真是什么样的人样什么样的狗。”

    “你!”那巡卫被如画这样一讽刺,觉得脸上挂不住,举起手中的兵器就要朝如画打去,就算如画有一张绝美的脸可是在如此神怒的情况下那个巡卫亦是无法怜香惜玉的。

    如画挺直腰板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巡卫丝毫不肯示弱,原本就比较倔强的她向来是遇强则强,巡卫也觉得若是被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不堪的小女子给欺上门了还无动于衷的话会丢了他的脸,于是碍于面子也定是要动手教训教训如画的。

    就在双双僵持不下的时候,越泽出现了,一袭明黄色为主色调玄色为辅的一抛凸显出王者的气概,越泽低沉的嗓音让他更具威严:“住手,何事如此喧哗?”

    “回禀太子殿下,这画灵闯入灵秀宫的地界还口出恶言所以才吵了您清净,还望太子殿下恕罪。”巡卫恭恭敬敬的回答。

    越泽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然后盯着如画嘴角带笑说:“可是遇到什么事情让我帮忙?”

    “太子殿长期在尔虞我诈的天庭之上呆的太久了,想东西也复杂得多,奴婢不过是误闯如灵秀宫地界,想来太子殿下也不会自失身份跟我计较。”如画虽是心里不悦,但是也知道对方是太子,天界的储君身份高贵,她也犯不着去招惹他给自己惹麻烦。

    如画说完转身想走越泽却伸出手来一把拦住如画,笑得极为刺眼,暧昧的对着如画眨了眨眼睛说:“小美人,你若是求我,我可以帮你,如今清韵的残魂回来了,过不了多久君霁华就可以收集齐清韵的魂魄,届时指不定就一把火把画给烧了让你这个替身灰飞烟灭。”

    “不会的!师父不会这样对我的!”如画激动的大声否认,脸色也跟着大变。

    “呵呵,事到如今你还自欺欺人,正主回来了他还留着你这个替身干什么?无端端的添堵让他和他心爱的人之间平添隔阂。”越泽继续敲打着如画心里最脆弱的地方。

    “不会的!”如画失控的大吼了一声,然后看着越泽就像看着仇人一样,眼神十分的凌厉恨意明显。

    越泽靠近了如画两步,伸出一手挡在如画的眼前,一手紧紧的禁锢着如画,然后低头在如画耳边说:“如画,如果不想要清韵回来,你就偷了她的残魂下界去,先羌无邪一步收集齐清韵的魂魄,然后再将她完整的魂魄送到司冥鬼君哪里去,九九八十一日之后世上便永远没有清韵这个人可,你就可以永远的留在羌无邪的身边了。”

    说完越泽便松开如画,玩味的看着如画纠结的神情,但是他仍然有信心如画会照做的。

    如画没有了越泽的禁锢一时没有站稳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喃喃自语了一句:“司冥鬼君专门收集魂魄吸食,如此……”

    “她便万劫不复,可是就是让清韵万劫不复,你,才有机会。”越泽灿笑着接着如画的话继续说下去。

    如画却被惊吓到了,半晌都没有缓过神来,看着越泽呆呆的,等缓过神来的时候如画有些恼怒,她怒呵了一声说:“越泽,你真卑鄙!”然后就落荒而逃了。

    越泽没有追上去,单看如画的表现他就知道这一次她赢了,要不了几天如画必定会按照他说的去做,届时原本就已经生怨魔化的清韵残魂得到了着最后一魂,魂魄完整之后的清韵定会功力大增比现在要强不知道多少倍,届时他再暗中助她一把,他就不相信这次清韵不搅个大乱子出来,届时羌无邪或多或少会受到牵连,他倒要看看没有了羌无邪罩着君霁华那个窝囊废还怎么跟他争。

    如画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落华居,心神不宁的她此时此刻只想去看看羌无邪,哪怕只是看一看她也能安心,当如画跑到羌无邪的房间的时候,却听到羌无邪对着如风低语说:“如风,你且帮我向司命神君借他的三生镜来,就说这个人情来日我必定还他。”

    “是。”如风领命便走了出来,如画连忙躲到一旁的柱子后面,心却凉了一半,听闻司命神君的三生镜除了能看到人的来世今生之外还可以看到人,魂,仙,魔,灵的具体位置,如此羌无邪借三生镜的目的可想而知。

    如画勉强的挤出笑容,走进羌无邪的房间,看到羌无邪正对着那个装有清韵魂魄的玉瓶发呆,如画故意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问:“师父,你这玉瓶有什么特别的,师父怎么对着它发呆呢?”

    “喔,如画你什么时候来的。”羌无邪把玉瓶收了起来,看向如画的表情有些纠结。

    “看来这玉瓶果真有什么玄机,师父竟然不知徒儿什么时候来的。”如画大方的坐在羌无邪的对面,自己动手帮自己倒了一杯茶也顺便帮羌无邪舔了舔茶。

    “你来找为师有什么事?”羌无邪看了看如画,感觉如画有些不对劲。

    “那个,如画听说,那日我从无望海里带出来了一个残魂,不知道是真是假。”如画开口试探羌无邪,小心翼翼的观察羌无邪的表情。

    如画的神情全部都被羌无邪看在眼里,羌无邪叹了叹气知道纸包不住火,早晚是要知道的索性大方的承认到:“不错,你把清韵的一魂带了回来,如今为师每日都在蕴养,如若能早日将她的魂魄集齐,送入轮回,不出四个月清韵便可回来了。”

    “如果果真是这样,那可就要恭喜师父终于如愿以偿了。”如画口是心非的说着恭喜的话,心里苦涩得厉害。

    “不过是机缘巧合,这都是你的功劳,若不是你找回清韵的一缕残魂我也无能为力。”羌无邪看出了如画心里并不是真的开心,但是如果现在痛苦一些能彻底的斩段如画对他情丝,以后都能安安分分的当着他的关门弟子如此似乎是最好不过的,所以羌无邪也不去安慰如画。

    如画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朝羌无邪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苦笑了一下说:“天意如此,如画不敢居功。”心里却想:这天意,委实……看来纵使我年华如画如今也只能暗自神伤了。

    “那个,我,我最近,最近学法术遇到了难题,我去找司药女官请教请教。”如画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一下,便匆匆跑出羌无邪的房间,在背对着羌无邪的那一刻如画的眼泪就再也无法克制的涌了出来。

    羌无邪看着如画微微颤抖的后背,他知道如画定是哭了,只是,他只能这样看着她伤心,希望如画能够早日走出这段情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