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三十四章:表明心迹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滚烫的泪水灼醒了如画,如画刚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羌无邪,尚且还没有分得清现实与梦境,见到羌无邪便一下子扑进羌无邪怀里狠狠地哭,把梦里的悲伤延续到了现实,感觉到了真实的触感,如画带着浓厚的鼻音心疼的叫了声“师父……”

    “好了,没事了有为师在。”羌无邪没有推开如画而是苍白着脸伸出手拍着如画的后背安慰她。

    如画感觉自己刚刚好像睡了好长的一觉,可是醒来却又感觉好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哭太多了劳心费神了,被羌无邪拍抚了两下,顿时困意袭来,可是如画不敢睡,怕又回到那个梦境里,只能拍着羌无邪伤心,却又触碰不到他无法安抚他,光是想想她心里就一阵难过。

    “睡吧,没事的,不用怕。”羌无邪柔声对如画说。

    看着羌无邪温柔的安抚,如画的眼睛皮越来越重,最后终于抵不住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躲在外面窗户下偷偷观望着如画情况的小雀儿此时对如画羡慕嫉妒恨,想想一个威风凛凛的战神居然对着如画那么温柔,想来漂亮的人啊占的便宜就是多,小雀儿突然想到君霁华,唉叹一口气:什么时候神君也能如此对我?

    “你这只麻雀在这里干什么?”如风送药给羌无邪的时候凑巧看到小雀儿躲在窗户底下偷看。

    小雀儿连忙后退了几步,干干的笑了笑说:“呵呵,我,我那个,我找东西,对,我找东西。”

    “找东西?”如风疑惑的看着小雀儿半晌,然后恍然大悟的说:“喔!你莫不是在听墙脚?你好大的胆子你!”

    “嘘……我只是担心如画嘛。”小雀儿委屈又无辜的看着如风说,以免如风一激动把羌无邪给招了出来,偷听被发现了通常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吧!小雀儿在心里弱弱的想着,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微微发凉的脖子,然后一抹烟溜了。

    如风看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小雀儿不禁摇摇头老气横秋的叹到:毕竟还年轻啊!

    如风把药碗放下后,在走与留之间徘徊,若是走了,神君也受了伤如画也受了伤谁照顾两个伤员,若是留下,看着着氛围好像有点怪怪的,可是具体是哪里怪他也说不上来,就在如风正纠结的时候,一直沉默着打禅的羌无邪睁开眼说:“如风你下去吧!我在这里就行了。”

    “可是,神君身上的伤……”如风有些犹豫的说。

    “没什么大碍。”羌无邪打断如风的话,摆摆手示意他下去。

    “是。”如风依言离开。

    如风离开后,睡梦中的如画却低起来,羌无邪拧眉看了看如画,觉得不对劲,便走近了两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感觉到似乎有什么附在了如画身上,羌无邪运气一逼,逼出了一魂。

    羌无邪怒喝一声:“何人!竟然如此大胆离开无望海!”

    “无邪……”那虚弱的一魂发出一声微弱的叫唤。

    这一个微弱的叫唤却差点把羌无邪的一颗心都给震碎了,羌无邪走进两步辨认着几乎透明得随时都要烟消云散的魂魄,不可置信的呢喃了一句:“清韵。”

    眼看着离开附体的魂魄越来越弱仿佛下一秒就要烟消云散的时候,羌无邪从衣袖的暗袋里拿出一个小玉瓶,将清韵的残魂给吸了进去,盖上玉瓶之后羌无邪的眼里透出无比复杂的神色……

    如画昏睡了整整两天才醒过来,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发觉自己正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是一想到羌无邪就连鞋都顾不上穿就连忙跑到将无邪的房间里,等如画看到正在朝着一个玉瓶运功的羌无邪时才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冲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敲门,所以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羌无邪收起功力,看了看慌乱的如画,淡然一笑说:“如画你过来。”

    如画慢慢的移动着脚步,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

    “我还未罚你,你就这副样子了?”羌无邪用他一贯说话的语气跟如画说话,可是他越是平静如画就越是不知所措。

    “这次不罚你了,但是你好歹学东西用点心,我将无邪的关门弟子一事无成这要传出去,为师的脸往哪搁?”听羌无邪这样说如画深感惭愧。

    “师父,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跟司药女官学习法术的,若是我以后还混日子你就把我关进恶鬼牢吧!”如画下定决心的说,听闻恶鬼牢很恐怖,若是仙仆仙婢犯大错会关进冥界的恶鬼牢作为惩罚。

    “好。”羌无邪微微一笑,看起来像是并没有认真的样子。

    如画看着羌无邪,半晌鼓起勇气想向羌无邪表明心意:“师父,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后,徒儿下定决心要向你坦白一件事。”

    “何事?”羌无邪看着一向有话直说的如画如今居然变得有些扭捏,看起来到了了几分小女儿姿态,心里也大概猜到了一些,不过还是问出了口。

    如画原本想简单直白的说‘我喜欢你’四个字的,奈何到了嘴边却成了“师父,人家想在年华如画之时许你天荒地老。”

    羌无邪沉默了,过了一会羌无邪对如画说:“如画,原本给你起这个名字的本意是……”

    “我知道,是犹如画中人的意思,师父不必说了,我都知道,只是如画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只盼着就这样守在师父身边就好了,犹如画中人就犹如画中人吧。”如画开口打断羌无邪的话,无非就是不想听他亲口说出来罢了,说完她就跑出去了,就算她在怎么假装不在意那也只是表面上的假装而已并不是真的,就像是掩耳盗铃一般的自欺欺人罢了。

    看着如画跑远的身影,羌无邪眉头紧锁,如画动情了这是他以前收她为徒时始料未及的,原本只要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护短也人之常情,可如今清韵的残魂竟然在无望海之中找到了还被如画这么凑巧给带了回来,想想这天意也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

    自从如画跟羌无邪表明心意后就变得比之前更敏感了,她发觉羌无邪一连几日都没有出房门,以为羌无邪是在疏远她,如画越想心里越不对味,于是跑到羌无邪的房间外偷偷的观看里面的情况,两日下来,如画发觉羌无邪总是忘那个玉瓶里运功输功力,像是在蕴养什么东西一样。

    事后如画才知道,原来那日她竟然从无望海带回来了一个残魂,那残魂正是羌无邪画中的女子,那个她学不来半分姿态的女子————清韵。而这几日羌无邪费尽心机蕴养的正是装在玉瓶里的清韵残魂。

    如画感觉自己备受忽视,对着一池碧绿的池水发愁:他最爱的女子就要回来了,他怎么还会对别人上心呢?正主回来了那她怎么办呢?这下连想当替身都当不成了。

    纵使她年华如画,纵使她许他天荒地老,可是他心里也容不下她。

    “如画,你怎么了?”小雀儿突然窜出来,吓了如画一跳,而且来不及擦去的眼泪被小雀儿看到了。

    “没,没什么,被风吹了眼睛。”如画掩饰性的揉揉眼睛,微微测过身子。

    转不过弯的小雀儿不依不饶的说:“我才不信呢,你若是被风催了眼睛为什么我却嗅到了伤心的味道。”

    “你就会胡说,伤心还有味道,你以为是吃的。”如画瞪了小雀儿一眼,被擦穿了多少有些难堪。

    小雀儿想了想说:“对了,说到吃的,你好像还欠我八个鸡腿来着,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就分你两个,我吃六个你吃两个。“

    如画看着小雀儿无忧无虑仿若孩童般天真的样子不禁有些羡慕,她看着小雀儿说:“小麻雀,你千万不要对任何人动情,动了情你就再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快乐了。”

    “你动情了吗?谁?神君吗?”小雀儿一连甩出几个问题。

    如画的神情僵了僵,然后转身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转移话题说:“走,我带你出招鸡腿吃。”

    “等等!”一听到吃的小雀儿什么都忘记了,连刚才一连串的问题都忘了追问如画了。

    小雀儿和如画离开后君霁华和羌无邪两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君霁华问羌无邪:“这情形你要怎么处理?”

    “我不知道。”羌无邪放眼放空的看着前面。

    君霁华冷哼了一声说:“既然你犹豫,那不如索性由我替你解决了吧!左右不过是一个画灵,如今清韵的残魂都回来了,不如就把那副画烧了吧!”

    “烧了就是灰飞烟灭啊!霁华。”羌无邪扭头惊讶的看着君霁华。

    君霁华不以为然的说:“你何曾见过这天界的仙灵有轮回或是长生不死的,哪一个灵死后不是灰飞烟灭的,无邪柔肠百转不适合天界威风赫赫的战神,就如同不学无术才最适合我这个天生的上神一样,这个道理不要告诉我你不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