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三十三章:梦境心碎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有了如风承诺的三个鸡腿,小雀儿便很称职当起了如画的跟班,如风的眼线。如画想甩掉小雀儿,但是奈何小雀儿为了三个鸡腿却非常的称职,任凭如画围着落华居转了一圈又一圈,心里虽然发劳烧但是却还是跟上了。

    如画转身对着小雀儿说:“小雀儿,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不!我要跟,不,我也要,散步。”小雀儿刚想说我要跟着你,但是一想不对劲,所以连忙改口。

    如画看着小雀儿的眼神怪怪的弄得小雀儿心里毛毛的,最后连看着如画的胆量都没有了,如画突然笑靥如花的对小雀儿说:“小雀儿,那个如风给你什么好吃的?“

    “鸡腿!”小雀儿脱口而出之后发觉不对便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一脸的懊悔之色。

    如画哼了一声,然后伸出五个手指对小雀儿说:“不管如风答应给你多少好吃的我都多给你这个数,怎么样?成交还是?”

    “嗯……成交,回头,你要给我八个鸡腿!”小雀儿一脸严肃的看着如画说。

    “这个没问题,那现在……”如画直勾勾的看着小雀儿,拖长了声音示意小雀儿快闪。

    小雀儿见状很会做的连忙说:“那个,我突然有点困了,你自己继续慢慢散步,我先回去睡觉了。”一边说还一边煞有其实的打了个哈欠。

    看着小雀儿回去了,如画连忙四下看了看,发现周围没有人连忙提着裙摆快步朝着无望海的方向奔去了。

    如画站在无望海边,看着漆黑的夜空与海面,听着海浪拍打着礁石的声音,吹着凄凄的海风,感觉心里毛毛的浑身不自在,单单是站在岸边而已就已经感受到了海里集结的戾气,像是那些死去却不能安息的灵魂在没有天日的深海里发出的悲鸣的抗议,像她这样的小仙灵下去多半是凶多吉少的,想来那些生怨的灵魂怎么可能放过一个闯入无望海却可以出来的人呢?想想也知道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怎么可能那么大方的看着别人轻而易举的做到,如果一不小心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出无望海了,但是一想到为了师父,她硬着头皮闭着眼睛,心一横“咚”的一声跳进了海里。

    无望海的海水跟一般的水不一样,由于戾气重所以海水也带有一种刺骨的寒,而且越到深处就越发深邃得有些诡异,让人看了心里发毛,如画由于了一会还是决定往深处沉去,哪怕前方是通往十八城地狱的入口,她也认了。

    在海里沉沉浮浮几个小时,随着夜越来越深,戾气也越来越重,戾气集结而成的漩涡一个接一个朝着她袭来,渐渐的她也没有力气躲了被卷进了漩涡里,随着漩涡的旋转如画在水里就越来越身不由己,就在她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前方灵光一现,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仙人指,顿时无比兴奋,瞬间如画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奋力向前一冲,冲出了漩涡,直直的朝着仙人指所在的方向游去。

    可是当如画采到草的那一刻,仙人指突然大放异光,在异光的照射下她感觉自己的头一阵眩晕,然后意识就模糊了接着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昏迷的最后一秒如画听到一个幽怨的声音说:“我的脸……。”

    恍惚中有一个人影带着如画走到一出光亮之处……

    如画看到一个盛开着桃花的山谷,清澈的小溪旁,一个和她有着一样样貌的女子采摘了几多鲜艳的桃花对着清澈的小溪水里的倒影准备将花插在发髻上,她认得出来这位女子便是清韵,师父心里一直装着的人,若不是师父画了清韵的画像睹物思人如今哪里会有她这个画灵的存在?所以她能够出世归根究底还是托了清韵的福,想到这里如画心里有些酸涩,忽然一道黑影降落在清韵身后,手里持着一把冒着森森寒气的剑对准清韵准备一剑砍下去。

    “小心!”如画大声的一喊然后向前本能的想要救清韵,可是当如画手穿过清韵的身体的时候,如画才发觉原来自己的身体是虚的,说话清韵也是听不到的。

    正在如画分神之际,清韵已经险险的闪开了,如画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寒泉,你居然还敢来人间作乱!”清韵厉声质问。

    “呵呵,本尊有什么不敢,羌无邪血洗我魔界,杀我爱妻,弄得本尊如今成了孤家寡人,让本尊每日活在痛苦之中,凭什么他羌无邪就可以拥有如花美眷日日相守!本尊也要让羌无邪尝尝失去心爱之人的滋味。”寒泉双眼泛着血红之色,浑身上下透露着浓浓的杀意。

    清韵见状愣了一下,对上寒泉血红的双眼心里亦是一颤,像一只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连忙拔腿就跑,寒泉冷笑了一声,不换不忙的举起手中冒着森森寒气的剑,一提气使出一道剑气直逼清韵而去,只顾着逃跑的清韵压根没有任何防备所以就这样被剑气所伤,重重的倒地。

    寒泉见到清韵倒地之后踱着优雅的步伐,阴沉着脸一步一步朝着清韵走进,随着寒泉的接近清韵就缩成一团一点一点的挪动着……

    寒泉立定在清韵面前,然后冷笑着说:“乖乖受死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我尊会留着羌无邪一跳狗命,让他好好的尝一下失去爱人的滋味。”

    “不,不要……”清韵摇着头,凄厉的哀嚎着,可是寒泉的冰汐剑还是无情的落下了。

    被剔了仙骨重创了魂魄的清韵伤得很重很重,只是一瞬间她美丽的容颜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如枯树皮一样的脸。

    羌无邪赶来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那个美丽动人的清韵,而是一个全身枯如树皮的清韵,如画怔怔的看着抱着清韵留下两行清泪的羌无邪,原来师父竟然是一个痴情之人,怪不得她能在短短的几百年间就成灵了,时至今日她才知道师父对清韵的执念是如此之深……

    “无邪,别看我,我现在的样子一定丑极了,恐怕连下界的古稀老人都比我好看……”清韵伸手捂住了羌无邪的眼睛。

    “傻瓜,你的样子早就刻在了我的心里,不管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是我爱的清韵。”羌无邪颤抖着手拿开了她的手,很认真的对她说,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过陪着她一起变老,但是却没有机会。

    “我,我可否还有来生?”清韵一脸不甘心的问。

    “有的,一定会有的。”羌无邪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来安慰清韵,可是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无邪,我,我,来生,来生一定要永不苍老的容颜,陪在你的身边。”说这句话的时候清韵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得透明,她的魂魄正在慢慢散去。

    最后羌无邪的怀里空无一物,就只剩下羌无邪带着一脸浓郁的忧伤靠在开满花朵的桃树下,喃喃自语:“为什么我到现在才发现我对你动了心,为什么……”

    看着羌无邪一脸懊悔的表情,如画想上前安慰他,可是她走上前去,我伸出的手却穿过了羌无邪的身体,如画才清醒自己此时不过是一个虚影,根本就不存在这个空间里,所以就只能在一旁傻傻的望着羌无邪,跟着他伤心落泪,心里暗想:原来,师父的心里早已经有了一个人,有这么刻骨的一段情,纵使我和她有一样的容貌也不可能喜欢我……

    “我不是让你看紧如画的吗?人呢?”如风看到天都黑了,可是来吃饭的却只有小雀儿一人的时候便感觉到事情不妙了,于是连忙叫了一些人一起把整个落华居都找了遍也没有见到如画的影子,最后看着一旁因为心虚而低头的小雀儿的时候不由得把所有的怒气都朝着小雀儿发泄了。

    小雀儿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如画说想要静静,而且还给她鸡腿让她离开,分明就是不想她跟着,她能有什么办法?难道把到嘴的鸡腿给推开?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如风想来想去觉得如画最有可能是去了无望海,如今又不能禀告受了伤的神君,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来想去,最终如风还是决定去无望海走一趟。

    “唉,你去哪里?还没吃……”饭字还没有说出口的小雀儿被如风一瞪就只能乖乖的闭嘴了。

    “吃吃吃,你整天就知道吃,你知不知道要是如画今天回不来恐怕这辈子就没有办法回来了,等神君醒来后我们两谁能还神君一个徒弟?”如风不由得又气又担心,跟在神君身边多年,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到神君对如画与对别人不一样?就凭着这份特别要是如画真的葬身无望海了他如风也只能历来落华居再也不受神君待见了。

    小雀儿愣住了,原本趁着如风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拿起的一粒花生米被这么一下也拿不稳了,小雀儿有些可惜的看了看那颗吊在地上的花生米说:“没有这么严重吧!如画还蛮厉害的说。”

    “如画的那三脚猫功夫相对你来说是蛮厉害的。”如风没好气的扔下这么一句话后大步离开落华居。

    小雀儿晕乎乎的消化了半天这句话才悟出来原来如风是在损她,正想开口找如风理论的时候才发觉如风早就离开了,想了想小雀儿还是拔腿跟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