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三十二章:无望之海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听闻无邪受伤,君霁华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看见哭得一塌糊涂的如画还有一旁低着头也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愧疚的小雀儿,君霁华朝着她二人动了动嘴巴,却没有说出什么,直径走到了羌无邪的床前,伸手置于羌无邪的身体上方约一尺的地方运气在羌无邪身上走了一遭,脸越来越沉,扭头看着如风厉声指责说:“你家神君中了离魂符,你怎可不去找那司药,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是能承担得起?”

    “我,我,神君,他,他说,若,若是请司药恐怕会被魔界的耳目探了去,所,所以,神君,才,才不让找司药的。”在君霁华黑脸冷颜的压力下,如风结结巴巴的半天才把事情略交代清楚。

    君霁华想了想,他自然懂得如今魔界正蠢蠢欲动,如果被他们知道羌无邪受伤恐怕会借机生事,而且这离魂符他约莫记得,当年羌无邪的同门师弟陆南离似乎就是因为偷偷修炼邪器离魂符所以才被逐出师门,偏偏他又自甘堕落便沦为魔道,所以此番想必羌无邪身上的伤与陆南离脱离不了干系,不过依照羌无邪的伸手又怎么可能被陆南离给算计了去?恐怕其中的原委……君霁华利眸一扫如画和小雀儿,心下有些明白了。

    被君霁华眼神一扫,小雀儿抖了抖,打了个寒颤,小雀儿僵硬着身体勉强支撑着自己,如画却没有多大的反应,面无表情颇有些心如死灰不复温的意味,她看着君霁华说:“霁华神君,眼下你若是有能耐请先救我师父,救了我师父你要怎么罚,如画绝不说一个不字,任凭您处置。”

    小雀儿见到君霁华的俊脸乌云密布的仿佛下一刻就要风雨大作的样子,心里一颤一颤的,可是偏偏如画还不知死活的出言挑战君霁华的底线,小雀儿只能对着如画又拉又扯又眼神暗示的,可是奈何如画压根就不把小雀儿的暗示看在眼里,多番暗示无果,小雀儿死心的往旁边挪了挪,远离一些如画,若是待会神君发怒却见如画花颜月貌的不舍得一道惊雷劈下来,却迁怒了她,一道惊雷朝她劈来一泄心中之火,所以她还是走远一点的好。

    “哼!”出乎小雀儿意料的是,君霁华居然没有发火,而是冷哼一声然后一甩袖子背对着她和如画说:“闲杂人等出去!”

    小雀儿一听连忙快步走出去,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巴不得出去呢,可是小雀儿走到门边才发现如画还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睛死死的盯着君霁华像是盯着仇人一样,小雀儿又折回去拉着如画小声的说:“走啦!先出去。”

    如画不甘心的瞪了瞪君霁华,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在小雀儿的半拉半拖中离开了房间,如风刚刚掩上门如画就气呼呼的道:“凭什么他就能守着师父,难道就因为他品级高,拿阶级来压人,腻不知羞。”

    小雀儿连忙捂住如画的嘴,然后拉着如画走远了一些才低声说:“你傻了呀,这样说,难道就不怕神君待会出来把你给劈了。”就算如画长得再漂亮,只要君霁华一暴怒恐怕也顾不得怜香惜玉的。

    如画却甩开小雀儿的手,失去理智一般大声说:“我怕什么,就算我再怎么逆天也没有他逆天,他堂堂的天生上神就这般的不懂规矩,居然私恋天界威名远扬的战神,这等龙阳之癖的丑事若是宣扬出去就算是他君霁华定是也要吃不了兜着走的,我作甚要怕?”

    小雀儿惊呆了,这,如画,这简直就是裸的威胁,要说这件事情,小雀儿隐约记得貌似似乎是她说给如画听的,要是宣扬出去了她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小雀儿正想着要怎么劝如画才能把这件事情压下去的时候,一直沉默的如风开口说话了:“如画,你做事好歹东东脑子,这件事情你一不能确认是否是事实,二宣扬出去岂止是霁华上神吃不了兜着走,恐怕咱们的无邪神君亦是承担不了这九重天上大大小小的仙人的议论纷纷的,届时你让神君何以在这九重天上再待下去?”

    如风说了一番老成的话算是彻底的把如画给唬住了,于是如画整个人焉了,不吵不闹也没有了刚才的那股气焰了。

    见到如画呆呆的杵在无邪神君的房门口,如风问:“如画,你不是学了救治疗伤之术吗?你当时为何不用七星唤魂给神君疗伤,即使你法力不够做不到起死回生,可你当时用七星唤魂给神君疗伤的话神君的伤势这回恐怕早就好了一半了。”

    如画一听顿时心虚了,混了那么久的日子,疗伤法术学得半生不熟的,如若不然刚才她就早把神君给救了,于是如画吞吞吐吐的说:“呃……那个,那个。”

    “不会吧!你连这么简单的仙法都没有学会?你可知神君是这天界的战神,哪次出去总免不了有些小伤什么的,原本神君让你学习治疗之术想必是想把你待在身边的,可是你居然,唉,拜拜辜负了神君的一番心意。”如风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如画道。

    如画更加心虚的往后挪了半步,躲避着如风的眼神,如果说刚才如画心里满满的都是怒气的话此时此刻如画的心里则是满满的都是惭愧,平时太过任性关键时候上不了台面,这就是所谓的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小雀儿陪着如画站在门口等,如画一动也不动的活像石化了一样,看起来像一尊望夫石而小雀儿则是一点都不淡定的走来走去,是不是的和如风闹一闹,半点也闲不住。

    在月华溶溶之时,如风端来了一些吃的,小雀儿一见到吃的立刻围了上去,伸手就要去扯下一只鸡腿,如风眼疾手快的截住了小雀儿,然后对着小雀儿一脸嫌弃的说:“你去洗手去,不洗手不许吃。”

    小雀儿嘟着嘴一脸的不情愿,走了两步后回头叮嘱如风说:“不许把我的鸡腿给吃了!给我留着!”

    “快去吧!回来慢了渣都没有了。”如风故意逗小雀儿。

    小雀儿一听,又打量了一下如风感觉他确实是个吃货,于是连忙百米冲刺一样跑去洗手,唯恐慢了全部东西都跑进如风的肚子里去了。

    小雀儿风风火火的回来的时候,如画正坐在桌前看着那些吃的发呆,小雀儿走过去坐下,不动声色的扯下鸡腿,看了看颇有些依依不舍的意味,不过最后小雀儿还是把鸡腿递到如画面前说:“喏,好点吃点,要不估计等不到你师父醒来你就得倒下了。”

    如画干看着眼前的鸡腿,一点食欲都没有。

    如风看了看如画开口说:“如画,你不是想要上仙快点复原么?我帮你打听到了。”

    如风见状原本是想为了让如画不要钻牛角尖而转移一下如画的情绪的,可是如画却当真了,如画一听顿时精神了,一心想要为羌无邪做点什么的如画此时此刻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激动的抓住如风:“什么方法?快点告诉我!”

    如风见状有些后悔了,干嘛要选择这样的方法让她转移注意力嘛!如风越想越后悔,捂住额头说:“你先吃,吃饱了我就告诉你。”

    如风话音未落,如画就已经一把夺下小雀儿手中的鸡腿,大口啃了起来,然后又快速席卷了一桌饭菜,小雀儿目瞪口呆的看着如画吃饭的那速度,这,这分明是吃货中的吃货,原来她该防备的人不是如风而逝如画才对,看着那一桌她还来不及动筷子就已经所剩无几的饭菜,小雀儿有种想哭的冲动,身为吃货和另外一个吃货在一起简直就是悲哀。

    如画狼吞虎咽的最后一口晕吞了下去之后,她看着如风问:“你快说什么方法!、”

    如风欲言又止,可是最后在如画的威逼之下,只得考口说:“听说无望海中有一种灵草叫做仙人指,用它熬的汤药服下可以在一个时辰内治好任何伤,只是……”

    “只是什么?你快说呀!”如画有些心急的想知道,见如风停下来便赶紧催促道。

    “那无望海戾气很重,因为所有残魂游灵都会聚集在无望海,一般的小仙去只怕有去无回,所以你怕是去不了了。”如风很丧气的说。

    如画却暗暗的做了决定无论无望海有多凶险她一定都要去。

    小雀儿自然是看不穿如画的表情的,更何况她压根没有留意如画,整幅心里思都在那堆残羹剩菜里,正在用目光挑拣着看看有没有可吃的。

    如风却看出来了,如风怕如画一冲动做出些什么事来,便撞了撞小雀儿低声说:“跟你商量件事,你盯紧她,我给你两个鸡腿。”

    小雀儿想了想觉得有点少便伸出三只手指说:“三个!”

    如风翻了翻白眼说:“好,成交,有什么事情及时跟我说。”

    “好!”小雀儿满足的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