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三十一章:情敌相见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可是,我已经有师傅了,你以为你能比我师父有本事?”如画再次汗颜,只得无语的强调她已有师父的事实。

    “多拜一个师傅又何妨,况且看你从树上都能掉下来,想必你那师傅也没什么本事,不要也罢!”陆南离眼睛一转,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胸有成竹的说。

    “哇,如画人长得漂亮真是占便宜,都有人赖上门来收你为徒。”小雀儿一脸羡慕的看着如画。

    如画顺手把小雀儿往前一推说:“她刚好没有师父,你若是想要收徒便收她吧!”

    还没等陆南离来得及发表嫌弃的言论,小雀儿就已经连忙摇头拒绝说:“不要!”要是被神君知道她又拜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为师,还不知道会如何惩罚她呢!她才不要,况且看这人活脱脱的一个男版的白无鸢,她又没有受虐倾向,干嘛给自己找罪受?

    小雀儿此话一出陆南离不淡定了,正想炸毛的时候又听到小雀儿语出惊人的说:“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已经有一个后妈了不想再要一个爹爹来管着我。”

    陆南离简直要呕死,收那个跟清韵长得一样的人为徒收不到就算了,如今连这个丑丫头也不要他当师父,而且他明明就风流倜傥,俊逸无比怎么看都还没有到当人家爹爹的年龄好吗?陆南离黑着脸对着小雀儿不客气的说:“本座没有收一个飞禽到徒弟的癖好。”

    小雀儿一听不高兴了,什么叫做飞禽,她已经幻化成人形好多年了好不好,真是连嘴都跟白无鸢一样的毒,难不成和白无鸢是失散多年的兄妹不成?

    “不管,反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陆南离的徒弟了,来,跟为师走。”陆南离话间手也没有闲着,一边说话一边就朝如画伸出爪子拉着如画就走。

    如画挣扎了两下挣扎不开,叫喊了两声小雀儿,小雀儿才回过神来,连忙拉住陆南离的衣袖说:“你,你,放开如画!”小雀儿此时此刻真的非常没有气势,所以她这一番话根本就对陆南离起不到一点儿作用。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陆南离带走,自己又挣扎不开,小雀儿又指望不上,如画彻底的绝望了,就在这个时候,羌无邪竟然从天而降,如画瞬间觉得到处一片枯萎气息的秋季刹那间刮入一阵春风所到之处开满朵朵灿烂春花,季节一下子从秋季跨越到春季,如画心里一喜一脸希冀的看着羌无邪大声喊:“师父,快点救我。”

    “羌无邪,你来做什么?”陆南离有些微怒的看着羌无邪,其实当年他陆南离认识清韵在先,可是羌无邪却先他一步得到清韵的心,每每想到这里陆南离心里就一阵不悦。

    “他是我师父,你快点放开我,我要跟师父回去!”如画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对着邪魅的陆南离大声的吼。

    陆南离先是一愣,然后眼神复杂的看着如画问了句:“你就那么喜欢他?”

    如画心里一惊都忘了挣扎了,怎么她表现得这么明显吗?连一个仅仅见了一面的人都看得出来?

    忽然,陆南离邪魅的笑着对如画轻声轻语的哄着说:“小画灵,你乖乖的看为师是怎么打败他的哈。”

    卖萌!一个妖孽在可耻的卖萌,这是小雀儿第一感觉。

    “不要!不许你打我师父。”如画很坚决的拦住陆南离,看着陆南离一脸的厉色,好像只要陆南离敢上前一步,她就要跟他同归于尽一样。

    陆南离噙着似笑非笑的笑容,挑挑眉看着羌无邪说:“羌无邪,你一个大名鼎鼎的战神……躲在女人后面?”

    羌无邪淡淡的朝着如画摆了摆手说:“如画,你站到一边去。”

    见到师父发话了,如画纵使不愿意却也只能够郁闷的走到一旁去,小雀儿像是局外人一样看着他们,小脑袋扭来扭曲的。

    正所谓高手过招,围观的是炮灰,小雀儿和如画这次算是深切的体会到了,羌无邪和陆南离两人还没开打只是一运功,一股强大的气流就直接把小雀儿和如画一起撞飞出去了……

    小雀儿和如画一起飞出来之后,两人一起撞到了一棵大树后齐刷刷的往下掉,而运气不怎么好的小雀儿跌落的速度快了那么一丁点,于是当了如画的肉垫,当如画砸到小雀儿的时候,小雀儿闷声了一声,半晌之后才缓过一口气哀嚎道:“哎哟,我的老腰啊!”

    如画却没有心情管小雀儿,从小雀儿身上爬起来之后便往前走去,再一次靠近羌无邪和陆南离,想看一下两人现在是什么状况,小雀儿感觉身上一轻就知道如画起来了,正等着如画扶她一把却看到如画已经直接忽略她往前面走去,小雀儿有些哭笑不得的唉叫一声:“如画,扶我……”奈何如画太专注于羌无邪那边的情况了,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小雀儿这边。

    如画紧张的盯着两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看漏了些什么,忽然如画看见陆南离一只手伸进了腰间挂着的口袋里,如画的神经瞬间绷紧了,心怕陆南离暗算羌无邪,于是在陆南离的手离开口袋的时候,如画便不管不顾的飞身上前,生硬的隔在陆南离和羌无邪中间,想替羌无邪挡住这一次暗算……

    “如画!”羌无邪大叫一声,他岂能看不出陆南离的那点花花肠子,怎么说他和陆南离也师出同一人,说不了解对方是不可能的,从前陆南离就总喜欢用点小聪明什么的,如今已然遁入魔道的陆南离又岂会那么的光明正大,只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如画会冲过来替他挡招,几乎是本能的反应,羌无邪想都没有想便上前一把把如画拉进怀里的同时抱着如画转了个方向,用自己的后背对着陆南离,硬生生的承受了陆南离暗算的一招。

    小雀儿看着羌无邪师着如画轻旋落地,风吹拂着他二人的头发,羌无邪飘逸的蓝色衣袍和如画粉色的衣衫交缠在一起,看起来二人在一起极其的唯美,此时小雀儿的脑海里闪现出“惊艳”二字,不由得看得目瞪口呆了。

    如画和羌无邪二人第一次面对面这么靠近,彼此呼吸交缠,在如画和羌无邪两人双双出神的看着对方的时候,陆南离却一掌打了过去,羌无邪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就这样又生生的接了这一掌,然后师父闷哼了一声,嘴角渗出了鲜血。

    如画一惊,转身想去攻击陆南离却被羌无邪可是此时君无邪用力一把推开了,自己则转身接招。

    小雀儿看着如画被羌无邪用力推开了十几仗远,顿时有些慌了连忙跑过去看看如画有没有怎么样,跑不到一半就见如画流着眼泪和鼻涕不停的叫喊着:“师父,师父……”一边叫喊着一边还打算再次冲过去,小雀儿一见不对,连忙加快脚步跑过去拦住如画。

    如画推开小雀儿说:“走开别拦着我。”

    小雀儿却突然厉声吼了如画一句:“你这样过去岂不是给神君添乱吗?”话一出口如画愣住了,小雀儿也愣住了,这是小雀儿第一次敢对人这样大声的说话,也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教训人,连她自己都不习惯这样的自己。

    也许是觉得小雀儿说得有道理,如画便站在原地,泪眼朦胧的看着正在交战的二人。

    连续几招下来,羌无邪受伤后明显处于下风,而且刚刚用来暗算羌无邪的神奇有短暂削弱法力的作用,所以此时的羌无邪和陆南离对战得很吃力。

    虽然陆南离也被羌无邪打伤了,但却伤的没有羌无邪那么重,最后陆南离放了一个大招,陆南离与羌无邪二人双双从半空跌落下来。

    陆南离缓缓的站起来捂住胸对羌无邪说的说:“这次就算了,但是,你抢走清韵的事情我一定会再跟你清算!”

    “呵呵,你不过是剃刀头子一头热罢了,清韵自始至终没有喜欢过你,清算?这话说得好笑”羌无邪苍白着脸嗤笑着说,语气里满是挑战的意味。

    陆南离一听,一动怒一口血气上涌,“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至此陆南离才后知后觉羌无邪是故意惹他动怒的,为的就是让他自己加重自己的伤,思及至此陆南离指着羌无邪说:“羌无邪,你等着,我跟你没完!”语毕之后陆南离火速离开了。

    陆南离前脚刚离开后脚羌无邪就直直倒地,如画连忙朝羌无邪跑去,羌无邪已经晕过去了,如画哭着趴在师父身边一个劲的使用自己略通皮毛的七星唤魂,她记得司药女官说这是中上乘的疗伤法术,学到最上乘的七星唤魂的人甚至可以做到起死回生。

    如画一次又一次的运行七星唤魂为羌无邪疗伤,可是羌无邪任旧是没有反应,反倒是她自己因为连连强硬运气反而遭到了反噬,小雀儿见状连忙上前拦住如画说:“如画,你冷静点,在这样下去,恐怕你死得比神君快。”神君好歹是神,如画不过是一个画灵而已,虽然是仙灵级别,可是终究只算只灵而已,功力不不强,修为也不高,确实没有那个能力去救羌无邪。

    “别管我!呜呜呜,师父……”她此时特别后悔自己为何不好好的跟司药女官学习,如今肠子都悔青了。“呜呜呜……师父你不能有事,你要有事我也不活了,呜呜呜……”

    如画哭得正起劲的时候,羌无邪虚弱的开了开眼,皱着眉头沙哑着声音说:“早在你收你为徒的时候我就说过,不要学凡间的女子哭哭啼啼的太没出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