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二十章:朱雀之后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那日白无鸢得知众神要除去四大神兽,最好的方法便是杀掉四神兽其中之一,而当时唯一有弱点的就是朱雀,当时的朱雀心系妻女,所以这成了他的致命弱点,的知这一切的白无鸢前去阻止朱雀神君,不让他下界。

    可是朱雀却说:“若是护不住妻女我宁愿和她们死在一块!”

    “锦娘不过是凡人,活不久的,清芙也只是半人半仙而已,若是修炼不成仙也一样活不久的,你为何要如此执着?”白无鸢不可置信的看着朱雀,不明白为何一个凡人为何可以这样死死的占据着他的心。

    “你让开!我要去找我的妻子!”朱雀根本就没有耐心听白无鸢废话,直接拂开白无鸢就要往下界去。

    白无鸢扯住朱雀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说:“我可以陪你永生永世,可是她们却不可以。”

    “我可以在她的每一生每一世都去找到她,然后和她相知相守,而你的永生永世我注定只有辜负!”朱雀头也不回的说了这么一番话,白无鸢每当想到那日朱雀对她的那番话的时候心里就百般不是滋味,她居然连一个凡人也比不过,亏她还自诩貌美。

    可惜朱雀听了这番话后还是无动于衷,拉开她的手就离开了,而她惯有的骄傲让她站在原地不再去追,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对方还是无动于衷那么她何苦还要作践自己?

    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朱雀神君了,因为这世上再也没有朱雀了……

    白无鸢伸手缓缓的将眼角的泪水抹去,嘴角慢慢的弯了一个孤独,转身对着小雀儿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张明媚的小脸,她对着小雀儿笑着说:“你不应该长这幅模样。”

    “啊?????”小雀儿被白无鸢的话给惊呆了,什么叫做她不该长这幅模样?那她应该长什么模样?

    “你应该长这幅模样才对。”白无鸢手一挥,在小雀儿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画,画上有一个看起来宛若出水芙蓉一样亭亭玉立少女正在小船上采莲还盈盈而笑,算不上漂亮,比不上白无鸢的明艳无双却非常耐看,让人看不够,确实是比她现在的样子强多了,不过小雀儿不明白,为什么她应该长这样?为什么?

    白无鸢看见小雀儿痴痴呆呆的样子,叹了口气继续说:“这是你父亲与你母亲画的画像。”

    “母亲?”小雀儿纠结的看了白无鸢一眼,她的母亲不应该是只麻雀才对吗?

    “你如今跪的是你的父亲。”白无鸢指了指香案上的灵位牌说。

    “朱雀神君?怎么会?”小雀儿这下子更加惊讶了,虽然听起来朱雀神君好像也是雀,可是怎么能证明她就是朱雀神君的后代呢?小雀儿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眼白无鸢看见白无鸢神情比较平静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小声的嚅嗫:“朱雀神君不是魔化了然后被上一届神尊君无寿给杀了吗?怎么现在到跟我扯上关系了?”

    “什么魔化!这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九重天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沦为魔道四个字上,着四个字根本就是诛杀人的万能理由!”白无鸢抓起香案上的酒杯就往小雀儿的身上砸去,厉声指责着小雀儿,然后转头对着香案上的朱雀牌位说:“看到了吧!着就是你明知道去送死还要保护的人,根本就不懂你!普天之下还有谁比我更懂你?”

    小雀儿捂住被砸疼的脑袋看着白无鸢,心里非常纳闷,感觉白无鸢喜怒无常,脾气不怎么好,感觉就像下界那些疯婆子一样,一会哭一会笑的,难道白无鸢疯了?这个念头在小雀儿的脑海中闪过,她立刻机警看着白无鸢,生怕她突然发狂,被反捆在身后的手偷偷的尝试着解开绳索。

    白无鸢上前揪起小雀儿的衣领,把她按在香案前,抵住她的头让她看着桌上的的排位,然后说:“你给我认真的看着,着便是你的父亲,你若是敢诋毁他,我可不管你是不是他唯一的血脉,我定会抽干你身上的每一滴血!”

    小雀儿被白无鸢掐住脖子按住头,又被绑着,此时根本就无法动弹,只能被迫对着牌位……

    白无鸢感觉到小雀儿的顺从之后便慢慢的松了手,然后恢复了平静,一副妖娆发媚的看着小雀儿,对她说:“从今儿起,你就留在这里跟我学本事,等有朝一日时机成熟替你父亲报仇!”

    小雀儿欲哭无泪的看着白无鸢,她不敢再白无鸢面前说不,只能在心里暗暗的腹诽到:我没有承认朱雀神君是我父亲啊!为什么要替他报仇?我怎么就成了身负血海深仇的人了呢?我只想每看看美男外加吃饱喝足,没有想过要练就一身的本领啊!能不能不要把那些所谓的爱恨情仇加在我身上?

    “怎么,你哑巴了?怎么不说话?”白无鸢抬起小雀儿的下巴,紧紧的捏住问。

    “好,好……”小雀儿在白无鸢的淫威之下,只得硬着头皮咬牙应下,然后看向白无鸢的时候满眼饱含幽怨之情。

    白无鸢忽视小雀儿的眼神,直接拎着小雀儿往前面冰棺出走去,小雀儿死死的拉住香案的桌脚死不放手,她才不要去冰棺那边一瞻遗容呢!谁知道吓不吓人?

    “你放手!”白无鸢最讨厌的就是小雀儿这贪生怕死的死脾气。

    “不要!”这一次小雀儿倒是很果断的拒绝了。

    “你不放我就跺了你的手!”白无鸢幽幽的吐了一句话,吓得小雀儿赶紧缩手,认命的随着白无鸢来到冰棺前,紧紧的闭着眼睛就是不睁眼睛。

    白无鸢拍了拍小雀儿的头说:“给我睁开眼睛,否则我挖了你的双眼!”

    小雀儿整个人一个激灵,然后眼皮一点一点的睁开,最后闭住呼吸看了一眼,看到里面躺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那模样就是刚才那副画里的女子的缩小版,小雀儿不由得感叹:死得真早,可惜了。

    “这个就是你,回头等时机到了我会把你的魂魄引回去的。”白无鸢松开拎着小雀儿劲后衣领的手,重重的在小雀儿的后脑勺上一拍,趁小雀儿呼痛的时候往小雀儿嘴里塞了一粒东西,小雀儿半天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貌似吞下了一颗不知是否有害的东西,于是小雀儿连忙抠喉,想要吐出来刚才不经意间吞下去的东西,可惜抠了半天都吐不出来,最后只能双手放在脖子间一脸绝望的望着白无鸢。

    可惜这样可怜兮兮的小雀儿并没有让白无鸢可怜她,反而有些厌烦,她最讨厌那些娇滴滴柔柔弱弱的女子,特别是现在小雀儿还是装的,白无鸢就更加反感了,她直接转身走人,这次是连威胁的话都懒得说了。

    小雀儿看着白无鸢一点一点的走远,又回头看了看朱雀牌位还有那副冰棺,最终还是提着裙摆追了上去,用小雀儿的话来说白无鸢再可怕再怎么喜怒无常好歹也是活的,和死的相比好一些,没那么可怕!

    小雀儿跟上白无鸢的步伐,看着白无鸢的侧脸,突然有些晃神,她看错了吗?她好像看见白无鸢哭了……

    “你还发什么愣?不打算出来就在里面呆着!”白无鸢在小雀儿晃神的时候已经走到了门边,发觉小雀儿还一动不动的站在后面发呆,心里就来气,笨就算了偏偏还喜欢发呆,真是够了,对于一个资质这么差的人她要多久这只小雀儿才能担当起报仇雪恨的重任?

    小雀儿连忙拔腿往外跑,心怕白无鸢一个不耐烦顺手把她关在里面,跑出门外之后,小雀儿看着白无鸢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她却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啊!她现在又十万个为什么想要问白无鸢,可是她不敢啊!

    看着小雀儿欲言又止的样子,白无鸢终于绷不住了,败下阵来的白无鸢语气很不好的冲着小雀儿说:“有事就说有屁就放!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

    “本来就是一朵花,比花还艳……”小雀儿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但发觉白无鸢的脸色渐渐的越来越黑的时候也赶紧闭嘴,转移话题说:“那个,你,为什么觉得我跟朱雀神君又关系啊?他可是上古神兽诶!虽然都是雀,但是差别却是一个天一个地,所以……你会不会……弄错了?”

    “我也希望是我弄错了,以你的资质恐怕我再个上千年也是白搭,可是偏偏是你,我能有什么办法。”白无鸢无奈的看着小雀儿,虽然她不敢相信朱雀神君的后代居然资质差成这幅模样,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也无可奈何,刚才塞进小雀儿嘴里的是神火珠封印的残块,若是进入一般小仙的体内修为差的一命呜呼,修为好的也会有损仙元,偏偏小雀儿一点事都没有,反而被她转化了,如果她不是朱雀之后谁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