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十七章:果然是你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白蛇昂起头,左摇右摆的向前移动着,小雀儿和如画的双腿发软,连牙齿都开始打颤,最后白蛇盘上小雀儿的腿,小雀儿感受到那冰凉的触感的时候脑海里一道惊雷炸开了,如画惊叫了一声来没有来得及跑开,那条白蛇就从小雀儿的身上窜到了如画身上,一转眼就缠住了如画的脖子,如画又害怕又感觉有生命的威胁,一时之间想不出应对的方法,只是狂乱的挣扎,伸手扯着缠在自己脖子上的白蛇,却越扯越紧……

    小雀儿愣了一下,见到如画痛苦的叫唤,还有充血涨红的脸,额头的青筋都暴起了,也顾不得害不害怕了,连忙上前去拉扯在如画纤细的脖子上缠了三圈的白蛇,拉扯中白蛇的蛇鳞被小雀儿和如画的手指甲刮掉了一些,顿时白蛇满体通白的蛇身上沾染了斑斑血迹,白蛇的血液特别的腥,那浓郁的血腥迎面扑来,让小雀儿有些脑晕脑胀的,很不舒服有些作呕。

    白蛇大嘴一张,对着如画迎面吐出一阵烟雾,如画当场晕倒,白蛇缠在如画脖子上的蛇身开始放松,小雀儿一把扯下白蛇把它重重的扔在地上,摇了摇如画:“如画,如画!你醒醒,你醒醒啊!”

    要了半天如画都没有动静,小雀儿不知所措,正想大声求救的时候,白蛇突然开口说话了:“我劝你最好给我安静点!”

    白蛇沙哑而压抑的声音让小雀儿感到一阵莫名的压迫感,小雀儿把如画的头枕在她的腿上,然后对着白蛇说:“都说仙界之物都是有灵性的,我和如画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为难我们?”

    白蛇上前,缠绕在小雀儿的脚边,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小雀儿的腿上咬了一口,然后释放了些毒液,白蛇还没有松口的时候小雀儿就已经觉得眩晕了,看东西也越来越模糊了。

    白色看着晕厥的小雀儿,眼里划过一丝期待静静的看着小雀儿,渐渐地毒攻上心,眼看着小雀儿就要一命呜呼的时候,小雀儿体内的朱雀封印再次启动,一阵金光从小雀儿的额头像一朵花一样慢慢的绽放开来,扩大……几乎就在那么一瞬间小雀儿体内被白蛇释放进去的毒素刹那间被清除,白蛇围着小雀儿转了一圈,然后默默地说了句:“主人果然没有认错,果然是你。”

    小雀儿迷迷糊糊的时候隐约听到了白蛇的最后一句话:“果然是你。”只是她听不懂,什么叫做果然是你,这条白蛇她认识?不她敢肯定白蛇认识她她不认识白蛇!

    再次醒来的时候,小雀儿问道一股浓烈的药味,由于小雀儿的意识还沉浸在孤鹜山上被白蛇咬伤的那时候,所以一睁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叫:“救命啊!有蛇!”

    一个医女嗤笑道:“你这雀儿,委实胆小,不过一条没毒的小蛇就把你吓成这样。”

    “没毒?”小雀儿不可置信的反问医女,那条凶神恶煞的白蛇看起来可不像没毒的样子。

    “若是有毒你现在还能这么清醒的和我说话?着仙界的灵宠可都是有灵性的,一般可不伤人,定时你闯入人家的地盘,惹怒了它,否则都是宠物作甚为难你?”那个医女看见小雀儿非仙体,身上却又仙气,半仙之躯以为她是哪位神君的宠物,便对她有几分轻视。

    小雀儿感觉到对方的不善,乖乖的闭上嘴巴,圆溜溜的眼睛扫视周围一圈,寻找着如画的身影,却不见如画的踪影,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听到一个药童说:“如画,眉眼如画,你这名字起得好!”

    “起的好吧!我师父起的!”如画骄傲又开心的回答。

    “好好好,真不愧是羌无邪上神,如画姊姊你可热?我帮你扇扇风。”另外一个药童献殷勤说。

    “不热,谢啦!”如画爽朗的摆手。

    其余的药童见到刚才的药童献殷勤不成,偷偷的掩着嘴巴偷着乐,其中有一个药童还拿出一粒沉沉包裹住的东西出来,看起来好像很珍贵的样子,献宝似得献给如画说:“如画,你看看,这是冰莲糖,你方才不是说吃了药觉得嘴巴苦吗?吃这个刚好,况且冰恋有美容养肌的工效,最适合你不过了。”

    ……几个药童围着如画轮番献殷勤,小雀儿见到这样的一幕有些羡慕嫉妒恨,美女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小雀儿看了看那些药童又看了看刚才无比鄙视自己的医女,顿时觉得没有高颜值又没有真本事的人伤不起啊!

    小雀儿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不识相的打扰一下众星捧月的如画:“如画,我先回去蘅芜居了。”

    “哎,小麻雀,你醒了,咱们一起走!我也要回落华居了。”如画兴高采烈的冲着小雀儿摇摇手说。

    如画此话一出,周围的空气温度即刻下降了十几度,就如同从泡在水里都嫌热的夏天一瞬间变成了滴水瞬间成冰的冬天一般,几个药童用非常富有杀伤力的眼神齐刷刷的投向小雀儿,小雀儿抖了几抖全身汗毛竖起,如同置身冰窖。

    小雀儿愣了半晌假笑道:“呵呵……那个,我觉得吧!你还是多留一下一下,观察观察,毕竟刚才那条蛇那么凶,差点把你活活勒死,不可大意。”

    小雀儿硬着头皮说完这些话后,忽然看见如画身边的几个药童对着她露出几许赞许的眼神,小雀儿悄悄松了一口气,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压力真的好大。

    “我已经没事了!走吧!”如画丝毫没有发觉到异样,直接跳下床榻直崩小雀儿这边来,殊不知,在她走向小雀儿的时候,小雀儿再次接受几双眼睛射出来的寒光。

    由此可想而知,最后小雀儿就如同一块结了冰的冰块一样僵硬的被动的被如画拉着离开了司药司。

    如画和小雀儿两人刚刚踏出司药司的大门,就见到君霁华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一见到小雀儿就对着小雀儿凶叉叉的出口质问:“蠢麻雀!你又惹什么乱子了?居然把孤鹜山的镇山之宝给吃了!现在孤鹜山神已经闹到我的蘅芜居来了!”

    “镇山之宝?什么东西?”小雀儿一脸茫然的看着君霁华,表示对此非常的不解,她什么时候吃过什么镇山之宝?

    “我问你!你是不是和如画在上山的路上经过鹜亭,然后在哪里停留过?那你们有没有见过那株朱果?”君霁华咬牙切齿的问,恨不得直接灭了小雀儿,这次又给他惹了个大麻烦。

    “朱果?额,貌似……”小雀儿心虚的往后退了半步,貌似在上山的时候她和如画在鹜亭附近摘了几个红红的小果子,那味道酸酸甜甜的感觉很不多,所以后来,一株小树的朱果就这样全部进入她和如画的肚子里了。

    “看你这幅做贼心虚的样子,就是你吧!蠢麻雀,你知不知道你吃的东西有多珍贵?那朱果集天地之精华长成,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你暴殄天物,你简直就是气死我了,你知不知道那朱果是救命的东西?”君霁华越说越生气。

    小雀儿和如画对视了一眼,如画捂住脸不说话,小雀儿不得已,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那个,神君大人,当时,我只是,只是口渴了,见到那朱果所以……就……委实不知道那朱果那么珍贵。”小雀儿一副认认真真,诚诚恳恳认错的样子看着君霁华,希望能够换来君霁华的宽宏大量。

    可惜换来的不是君霁华的同情,而是一个重重的爆栗,小雀儿捂住额头一副委委屈屈泫泫欲泣的样子看着君霁华,她又不是故意的,为什么神君对她这么凶?如画也有份吃那些朱果,怎么就只凶她一人,难道神君也是外貌协会的?

    “蠢麻雀,那朱果要是没有什么,为何那腾蛇会追着你和如画?你就不会动动脑筋?你长这个大个头里面装的是草吗?”君霁华恨不得去撬开小雀儿的脑袋,看看里面是怎么构造的。

    小雀儿想了想,似乎腾蛇能够跟白蛇对上号了,于是小雀儿小声的抱怨了一句:“那条该死的臭白蛇,人家不久吃了几颗果子吗?它有必要差点要了人家的命吗?”

    “从今天开始,你每天到孤鹜山报到,以你的血协助腾蛇滋养朱果树,务必在越泽太子渡劫之前把朱果重新培育出来,否则莫说是你就连本神君也吃不了兜着走!”君霁华不理会小雀儿的反应直接下达了个死命令。

    神界每当有各路神仙渡劫的时候渡劫稍有不慎便会神魂俱灭,因为每当有神仙渡劫必定会准备一粒朱果服下,以保性命无虞,若是这次越泽太子渡劫没有朱果跟他牵扯上关系,那接下来将会有数不清的麻烦,原本越泽就忌讳他生来便是上神,心怕他会抢了储君之位,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想办法将朱果给培育出来,所以他明知道腾蛇提出的要求不合理还是答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