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十一章:一画成灵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无悔用尽全力做最后一搏,全然放手毫无顾忌,君霁华一手抱着小雀儿一手出招对付无悔,几招下来君霁华稍显吃力,不得已只能把小雀儿放到自己身后的空地上,腾出手来对付无悔,而无悔明知道自己会死,所以在最后关头,他与君霁华擦身而过,直接往小雀儿的地方飞去,然后一把捞起小雀儿,回头对着小雀儿诡异的笑了笑说:“君霁华,你以为我当真看不出这只飞禽身上仙气环绕?你不把她完全变成仙,是因为担心毫无修为的她升仙之时承受不住天雷吧!你可真慈悲,对一只鸟也能如此的慈悲!”

    “孽畜,放了她!”君霁华看着已经完全沦为妖魔的无悔,知道他已经变成一只不折不扣的尸妖了此时的无悔最需要的就是鲜血,但是无论如何他不想让小雀儿就这样成为无悔的食物。

    无悔看了君霁华一眼,冷笑了一声,伸出又长又锋利的指甲往小雀儿的心脏所在位置插去,想要在君霁华面前掏出小雀儿的心脏,可是当手指入肉三分无悔准备一鼓作气掏出小雀儿心脏的时候,却被小雀儿体内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弹开了,重重的跌落砸在石柱上的无悔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手,转而看了看还在昏迷的小雀儿不可置信她身上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君霁华也有些吃惊,没有想到小雀儿身上还隐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只会在小雀儿生命受到威胁,濒临死亡的时候才会爆发,怪不得平时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看来他真的要好好的查一查小雀儿的身世了。

    无悔不死心的站起来想要再次上前,却被君霁华举剑一下刺穿心脏,然后剑气一震,无悔的身体被震成了碎片。

    君霁华走到小雀儿身边,蹲下,运功为她疗伤,想到无悔的最后一句话君霁华的眼神暗了暗。

    “君霁华,因果轮回,总有一天你也会体会我现在的心情,想要保护一个人却又无能为力……”

    想要保护的人吗?目前没有,以后应该也许也不会有吧!

    小雀儿再次睁眼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一张吊床上,周围是密密麻麻的紫竹,还不停的有露水从紫竹叶子上滴落到自己身上,小雀儿揉了揉眼,坐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发觉静悄悄的,脸一声鸟叫都没有,莫不是神君把她扔下自己跑了?想到这里小雀儿心慌了,她扯着嗓子喊:“神君!神君!”

    叫了半天都没有回应,小雀儿彻底慌了,连忙跳下床,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串,走出紫竹林之后,小雀儿撞到一个仙婢,小雀儿正想问这事哪里的时候,仙婢一看清小雀儿的样子之后惊呼了一声:“啊!!!怪物啊!!”之后就逃之夭夭了。

    “怪,怪物?我吗?”小雀儿一头雾水的站在原地,怎么也想不透自己怎么就跟怪物扯上关系了呢?

    “蠢麻雀!谁允许你一大清早出来吓人的?”君霁华冷冷的在小雀儿身后出声质问。

    “神君!你没有,没有抛弃我!太好了!你没有抛弃我!”君霁华突然出现让小雀儿高兴得飞起,连忙三两下蹦到君霁华身旁,也顾不得合适不合适激动的一把拉住君霁华的衣袖,差点就要激动得泪流满面了。

    君霁华虽然早就习惯了小雀儿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对于这一句:你没有抛弃我。他实在是不敢恭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弄得他就跟那些抛弃糟糠的负心汉一样,想想就一阵恶寒,于是君霁华扭头对小雀儿说:“你在这紫竹林住上半个月,然后我再找个人来教教你,连说话都不会说,是该好好的学学了。”

    “在这里住半个月?神君,你是开玩笑的吧?”小雀儿一副讨好的嘴脸对着君霁华,还对着君霁华一下一下的眨着圆圆的眼睛,装做一副自以为无辜无害又天真的摸样。

    君霁华看着小雀儿的蠢蠢的样子,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睛,然后用手上的药瓶敲了敲小雀儿的脑袋说:“蠢麻雀,我何时在你面前说过笑?”

    “可是这里,这里……下雨了怎么办?”小雀儿想了半天,只想到这么一个比较好的理由。

    君霁华却嗤笑了一声说:“蠢麻雀,天界从来不下雨。”

    “天界!天界!苍天啊!我居然在天界!”小雀儿傻笑,都忘记了上一刻她正在抗议的事情,等她高兴完了,又觉得不对劲,收住笑容想了想,连忙又开口说:“神君,可是这里,紫竹也有露水啊!你看看我身上都被打湿了。”

    君霁华以手扶额,叹了口气,用最后的一点耐性对小雀儿说:“蠢麻雀!紫竹露是许多修仙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看看你的麻雀腿是不是有变化,还有你的鸟嘴是不是短了些?我好心好意让你在这里吸收一下紫竹子的精华,让紫竹露可以让你退去你的丑样子,你不领情是不是?既然这样别住了!”

    小雀儿低头看了看脚,又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一下,好像是君霁华说的那样没有错,小雀儿连忙赔笑讨好卖乖的对君霁华笑着说:“神君莫生气,是小雀儿不懂,求神君让我住下去!别说半个月,就算住一年我也愿意!”

    “愿意是吧?”君霁华不确定的问了句,眼里闪烁着一丝算计。

    “确定确定!绝对确定!”小雀儿没有眼力的连连点头。

    君霁华嘴角抹起一抹让人难以看懂的笑容,让小雀儿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吞了口口水,抓住腿部的衣裙紧张兮兮的看着君霁华。

    君霁华眯着眼说:“那你就住一年吧!以天界的时间来算!”

    “什么!!!”果然,在神君面前说话要小心,一不小心就被坑进坑里了,神君又坑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啊!天界的一年不就是人间说的365年了么?那时候她这只小麻雀就真的成为了一只老得掉渣的老麻雀了……

    落华居内,一个小仙童如风拿着一鸡毛掸子正在认认真真的打扫着羌无邪的书房,他打扫完外间之后走进内间准备打扫的时候却却眼前的一幕给弄得无语了。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副座椅,在朝向窗户的方向挂着一幅画,两盏忽明忽暗的油灯在画卷的两边悬空挂着,画中的美人荷袂蹁跹,莲步微移,笑靥如春桃,娇如春花,画卷的前方,空有一副跟画中美人一样的皮囊却没有画中美人的半点气质姿态的画灵正双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画上的人看。

    如风看着对着画看得那么入迷的画灵忍不住笑了出来,打趣她说:“哈哈……我说小画灵,你也忒有趣了,每天盯着画中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看,可看出什么玄机了?说来听听我也好参悟参悟。”

    “为什么明明长得一样,可是为什么就是感觉她比较耐看一点?”画灵扁了扁小嘴,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如风听了之后毫不留情的实话直说:“人家比你有气质呗!想当年谁人不知道上神身边的大仙婢清韵气质非凡,容貌出挑,才情更是没得说,那可是咱们上神手把手教出来的!”

    “她既然那么优秀,我为什么还要出现呢?”画灵一下子蔫了许多,和这样的一个人长得一样可真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纵使容貌再怎么美,她只是眼前这幅画因为长期感受到强大的仙气滋蕴继而生成的画灵,因此出世之日便有了这么一副皮囊,无从选择。

    半晌画灵又问:“如风,羌无邪上神云游何时归来?自我从画中走出来至今都百余年了还未曾见过作这幅画的羌无邪上仙呢!”她痴痴的望着画像连眼睛都不移动一下,不过她的语气透露出她的郁闷之意。

    谁知如风却两手往身后一背,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羌无邪上仙一向最爱云游,出去个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也是常有的事情,难不成你一天见不到上仙你就守在这幅面前一天不成?若真是这样估计等到上仙回来之时你都石化了。”

    “你才石化了呢!你全家都石化,你这个乌鸦嘴!”看如风这副样子画灵本就极其不爽,加上他刚才又转着弯的笑话她,于是画灵便露出本性毫客气的回敬如风。

    谁知画灵的话音未落,门就被推开了,一个身穿浅蓝色衣袍的神君走了进来,他白发凤目,轮廓就如同用神斧刻画出来的一样深邃刚毅,整个人颇有一番出尘脱俗之态,又因逆光的缘故,看的不真切反而因为这样添了一丝朦胧之美。

    画灵的那脑海里闪现出一个不适合形容男子的词“惊艳”还顺口说了出来,弄得站在旁边的如风差点下巴掉到地上去了,这画灵的用词也忒那啥了吧。

    在画灵还处在石化状态中没有缓过来神的时候那堪称“惊艳”的仙君走进来两步用好听的声音问:“谁全家石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