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六章:怪医无悔

时间:2018-01-21作者:澺澜潸

    “何人擅闯我的药庐?”君霁华正在沉思着的时候,一个身穿淡紫色衣袍,布带束发的男子走了出来,手轻轻一挥,那亡魂之虫编织的结界网就开了,他踱着优雅的步子一步一步缓缓的到小雀儿和君霁华的面前,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清爽好闻的草药味。

    小雀儿一看,心里直叹又是一个翩翩公子,看来最近桃花运不错总是遇到美男,想到这里小雀儿心里就美滋滋的冒着粉色泡泡。

    君霁华装作虚弱的指着小雀儿说:“我是来为我孙女求医的。”

    小雀儿顿时瞪圆了眼睛,他们来之前是这样说的吗?难道不是神君装病吗?怎么变成了她求医了呢?她一点准备都没有,这是故意让她在美男面前丢脸吗?可恶!神君怎么能这样!

    小雀儿在心里还没有抱怨完,就听见翩翩公子说:“我无悔从不医治活人,请回吧!”说完就要甩袖走人。

    “且慢!听闻怪医医术高明,虽说是有活人不医的规矩,但是我还听闻你还有一个规矩是只要别人答应你的条件你亦是可以救人的,不知老朽可否选第二个规矩?”君霁华及时出声制止。

    “喔?”无悔像是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回过头来打量着君霁华,然后往前一步,仔细的将小雀儿打量了一番,还围着小雀儿转了一圈,然后眼珠子一转说:“老人家,你在跟我开玩笑呢!你口中的孙女我左看右看看不出有任何病,她身子骨好着呢!”

    “呵呵,都说怪医医术高明难道就这点本事?我孙女大病一场后变得和之前版若两人,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高见?”君霁华拖长了语调,略带轻视和挑衅的看着无悔。

    无悔笑了笑,像打着哑谜一样的回了一句说:“老人家,您看起来也不简单,哈哈,得了今晚你们就先住下吧!有事明天再说。”

    小雀儿站在距离两个人一步远的地方来来回回的大量着两个人,听不懂他们的对话;里面含的深意,所以只能谁说话她就看着谁,最后她纳闷了,怎么在神君口中她成了大病一场后性情大变的人,而在无悔那里明明说她没有病怎么又要他们留下说明天替她看病?她有病吗?她怎么不知道?

    在无悔大步离开后,小雀儿带着满腹疑问走到君霁华跟前问:“为什么你们两个都觉得我有病?”

    “因为你有病!”君霁华看也不看小雀儿直接往里面走跟上无悔的脚步。

    “我怎么有病了!你才有病呢!”小雀儿不服气得冲君霁华嚷嚷了一句。

    “你有病无悔可以治,我若有病你有药吗?”君霁华反问了一句,把小雀儿满腹的话塞住了,一时之间只能干张着嘴说不出半句话来,总之一遇上君霁华小雀儿就只有甘拜下风的份。

    次日小雀儿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君霁华不知所踪,屋里屋外的找了一圈后,既找不到无悔也找不到君霁华,小雀儿郁闷的蹲在屋前,顺手拔起地上的一棵野花,想到昨天君霁华的那句:因为你有病。小雀儿就心里一阵纠结,条件反性的开始揪落一片一片的花瓣,嘴里嚷嚷着:“我有病,我没病,我有病,我没病……”

    揪着揪着小雀儿问到一股腥臭味,低头一看,手上的花朵居然流出暗黑色的黏糊糊的液体,还有种秃鹫身上的味道,这些液体看起来有些像血的感觉,花流血?小雀儿足足愣了几秒之后尖叫了一声:“啊!!!!妖怪啊!!!”估计要是有老鼠经过的话,早就被她这样的尖叫给震晕了。

    几乎是在小雀儿尖叫最后的一个尾音落地的同时无悔就出现在了小雀儿的身后,君霁华也随后赶到了。

    无悔看着小雀儿手上沾染的血污,又看看小雀儿发现她居然没有中尸毒,他有些不相信的眨了眨眼睛,然后顾不得君霁华在不在,直接上前一步,一把拉过小雀儿的手仔细查看,结果发觉小雀儿葱白的小手虽然沾了血污手臂上也有伤口,但是那些血污里的尸毒却渗透不进她的肌肤,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被尸毒给侵入了,可是她居然能够抵抗得了?

    小雀儿看着无悔紧紧的拉住自己的手,虽然有些疑惑不过更多的是飘飘然,美男正在紧紧地拉着她的手诶!虽然无悔没有神君帅,但是那种文质彬彬的气质加上原本就生得不错的脸,也是很养眼啊!于是小雀儿沉浸在无悔的美色里,娇羞的说了一句:“人家没事啦!”浑然没有发觉无悔眼里暗藏的杀气,还有君霁华黑得不像话的脸。

    站在无悔身后的君霁华自然是知道无悔在疑惑些什么,那符咒是他亲自封在小雀儿体内的,为的就是让一些邪气侵不入小雀儿的体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那只不知死活的蠢麻雀,是不是要她死一次才知道不是每个长得还不错的人都可以对着犯花痴,什么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难道不懂啊!还有那个无悔跟他有得比吗?完全没得比好不好!

    无悔放开小雀儿的手,转身看着君霁华半天才幽幽的说了句:“老人家,我希望你能看好你的孙女,别乱碰我这药庐的东西,否则要是不小心没了小命我可不管!”

    “失礼了!怪医放心我定会看好她不再让她乱走乱碰。”君霁华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明明是道歉的话可是偏偏却从他的神情上看不出半分歉意,所以稍显诚意不足。

    无悔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小雀儿的眼神一直追着无悔,因为现在前面的君霁华是一个古稀老人的模样,相比之下小雀儿当然选择多看无悔几眼而不是对着君霁华那张像老树皮一样的脸。

    “还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君霁华没好气的低吼了一声,还把杵着的拐杖在地上狠狠的敲了几下,一举一动像极了一个发怒的老翁。

    小雀儿看了君霁华的举动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君霁华,她发现随着慢慢的相处,原本那个在她眼里气质出尘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子现在已然没有了那种仙气,不过这样的神君让她觉得距离感没有之前那么遥远了。

    “傻笑什么!还不赶紧去把手洗干净,一股腐尸的味道恶心死了。”君霁华没好气的瞪了小雀儿一眼。

    “腐尸!”小雀儿难以自信的看着自己的手,突然觉得心里毛毛的,她突然想起秃鹫是以尸体为食物,那秃鹫身上的味道岂不就是……腐尸的味道?答案呼之欲出了,小雀儿一阵风似得冲到井边,反反复复搓着手,怎么搓都觉得还是有味道。

    君霁华在离小雀儿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她,忽然察觉身后有道白影一闪而过,君霁华双眼一米,然后用凶巴巴语气的对着小雀儿说:“洗干净手给我回屋里去呆着也不许出来!一点都不老实!”说完杵着拐杖一拐一拐的走人了。

    小雀儿看着君霁华,心想神君的腿受伤了吗?还是装习惯了改不回来了?还是神君以后都打算以这幅模样见人?又老又瘸那画面想想就觉得有些伤眼,最后小雀儿低头看了看积极葱白的十指,回头丧气的回屋子里了。

    在房间里呆了不到一个时辰,向来活泼好动的小雀儿忍不住想往外跑了,于是她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探出半个头东张西望了半天,发觉君霁华并不再附近之后侥幸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迈开一只脚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发觉整个药庐安静得有些可怕,凭着动物的本能,小雀儿来到了药庐的后堂,后堂的庭院内种着许多不知名的花,每朵花都开得很灿烂眼色很娇艳,很美但是看起来却有些诡异,可是具体的又说不上来诡异在哪里。

    小雀儿又继续往前走,看见君霁华正蹲在一盆盆送前研究着些什么,小雀儿有些纳闷,那个盆松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于是无知的小雀儿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学着君霁华的样子蹲在他的对面,透过矮矮的盆松看着君霁华,完全忘了她是偷跑出来的这回事。

    小雀儿万般无聊,便伸出手指在盆松上戳啊戳,一不小心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就像碰到了什么开关一样,伴随着一声声响不远处的假山上出现了一个可钻进去一个人大小的洞口,君霁华看了看小雀儿一眼,没说话站起来往假山那边走去,站在空口前探头去看了看,可惜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见。

    君霁华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下去看看,小雀儿见君霁华要往洞里钻,连忙扯住他说:“神君,你就这样下去,万一下面有什么怪物怎么办?”原谅她胆小,要是让她一个人下去她是打死都不会下去的,可是现在神君要下去她就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下去了,不去又怕神君把她抛下独自回天界去了,去的话她是真的很怕,谁知道那个小小的人洞穴里面有什么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