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杀母之仇(三更)

时间:2019-05-15作者:真爱小未凉

    “她舍不下你,只能苟活着,却比谁都痛苦,而那南宫月又哪里容得下你娘亲占着年府正室夫人的位置,巫蛊案之后,你娘亲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所以,南宫月便时时算计着你娘的性命。”

    薛雨柔看着年玉,顿了一顿,继续道,“南宫月终于还是得了逞,你娘,看似是病逝,可府上许多明眼人都知道,并不是,是南宫月,是她谋了你娘的性命,甚至……甚至年城的腿……

    都说是你娘亲害得年城的马受了惊,才摔断了腿,可分南宫月算计,她想要惊了你怀了身孕的娘,可她却没想到,那一次,竟是将她的亲生儿子也搭了进去。”

    薛雨柔说着,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回忆起那些过往,此刻对她来说,亦是折磨。

    年玉亦是深吸了一口气,脑中想着许多事情。

    “我娘……到底托付了你什么?”年玉再次开口。

    薛雨柔嘴角一抹苦涩,看着年玉,竟是朝着年玉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年玉看着,那一双眉峰皱得更是紧了些。

    “你这是做什么?”

    “妾身无能,妾身……”薛雨柔抬起头,望着年玉,那眼神里满是自责。

    “妾身当初在年府,深受你娘的照拂,她是妾身的救命恩人,那一次,南宫月害我小产,若不是你娘亲,妾身早早就没了性命,可她临终之时,将你托付给妾身,让妾身好好照顾你,可自她死后,南宫月将你放在她的身旁,日日折磨,妾身看着,却害怕引火上身,什么也没做,还有……”

    薛雨柔似想到什么,目光闪了闪,“当初……当初你母亲将这些事情告诉妾身,她想让妾身有朝一日,能够找到机会,将这些公之于众,给她报仇,为前丞相府平反,可是……”

    “可是你一个深闺妇人,又是那般软弱,在年府里都已经是自顾不暇,又怎么能够为我母亲,为前丞相府伸冤?”

    年玉接了她的话,目光幽幽的在薛雨柔的身上,那双眸子,幽如深潭,让人探不见底。

    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似乎年玉的话,说到了薛雨柔的心里。

    薛雨柔的眼里瞬间泛出一丝泪花,跪着到了年玉的面前。

    “二小姐,是妾身无能,在年府,妾身看着你受着南宫月的欺负,却是连话都未曾说一句,是妾身该死,妾身忘恩负义,没有记着你娘亲的嘱托,可这些时日,妾身时常梦到你的娘亲,梦到当年她对妾身的恩情,受不了那自责的折磨,终究,妾身还是回来了,妾身所有的不甘,所有的恨,都是你娘亲心里的不甘,你娘亲心里的恨啊!”

    “你回来,是为了告诉我当年那些真相?”年玉深吸了一口气,依旧紧盯着眼前的妇人,“那些你做不到的,你想让我去做?”

    年玉一眼看便透了她的心思。

    当下,薛雨柔心中一怔,瞬间恢复如常,却是没有避讳。

    “是,如今二小姐已经不是昔日的二小姐,你嫁给了楚倾,嫁入了大将军府,妾身想……你定是有办法为你的娘亲报仇,为当年丞相府云家的那些枉死的人报仇!好全了你娘亲的在天之灵!”

    薛雨柔望着年玉,那眼神里,分外急切。

    年玉看着。

    报仇吗?

    如果娘亲真的是南宫月害死,这仇,她自是要报。

    而丞相府云家的仇和南宫家有关,纵然是没有前丞相府的这桩事情,单是凭着前世,南宫家和赵焱联手对她的陷害,她亦是不会放过了他们!

    她和南宫家的交锋,从这一世开始,就是注定了的。

    不过……

    年玉敛眉,一道幽光一闪而逝。

    再次抬眼看着薛雨柔之时,那眸中添了几分无奈,起身,将跪在地上的薛雨柔扶起来。

    “二小姐,你……”

    年玉眼里的无奈,薛雨柔看着,心中有些不确定。

    “三姨娘,你跟踪我好些时日,也应该知道,我虽然嫁入了大将军府,虽为正妻,可处境并不如你想的那般乐观,那苏家的女儿入了大将军府之后,我的处境就更是艰难了,不过,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无论怎样,这仇,我势必要报,可三姨娘,你切不可再跟踪我,不然,若是被人察觉,一来,你本来已经‘死了’,你的身份不好说,二来,若是被人利用,那后果不堪设想,你可明白?”

    年玉直视着薛雨柔的眼,一字一句。

    “明白,明白,我自是明白,以后我会藏着行踪,若是有事……”

    “若是有事,城北有一个米庄,那是我私置的产业,你想见我,便在那里留个信,我自会想法和你会面。”

    年玉打断了她的话,从容的安排,仿佛一切,都已经在她的心里有了算计。

    “好,好!”薛雨柔忙不迭的点头。

    “如此,今日我就让人送你回去,你且好好安置着。”年玉脸上扯出一抹笑容,说话之间,拿起了先前从薛雨柔身上解下的黑巾。

    薛雨柔看着她的举动,明显一怔。

    年玉倒是也没有避讳,淡淡一笑,“还望三姨娘见谅。”

    薛雨柔敛眉。

    年玉……终究还是不信任她吗?

    任她用那黑布蒙住了她的眼,黑暗降临,薛雨柔犹豫再三,似豁出去了一般,急切的开口,“二小姐若是不信妾身今日所说的这些,可以暗中查访,妾身亦是可以对天发誓,今日所说,绝无半点虚假,若是有假,天打雷劈!”

    “三姨娘无需这样,我自是信你的,可事关重大,查明原委,终究还是要的!”

    年玉不紧不慢的开口,拍了拍手,两声响,门再次打开,两个人进来,扶住了薛雨柔,便往外走。

    刚到门口,年玉似想到什么,眸中的颜色更深沉了些,端起面前的茶杯,缓缓开口,“三姨娘,那庙里的女人,也劳烦你好好照看着,可不要出了什么差错,兴许……兴许她以后还有大用途!”

    年玉的话,让门口薛雨柔下意识的顿住脚步。

    南宫月……

    二小姐竟是连她也知道了?

    心中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却是没有察觉,身后,那女子的目光,隔着一层纱帘,幽幽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