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六十六章:将她推向刀锋浪口

时间:2019-05-15作者:真爱小未凉

    众人心里不由打了个寒颤,皆是小心翼翼的留意着那阴山王的一举一动。

    那沉默之间,终于,那男人有了动静。

    “西梁国的面子……”燕爵口中喃喃,轻声一笑,顿了一顿,仿佛带了无尽的讽刺,“如此说来,本王倒是沾光了,但仔细一想,长公主说的话,也确实在理,我西梁国强盛,其他几国,确实望尘莫及,是以,不得不要给西梁国面子了,可听长公主的口气,似乎有些不满意,北齐皇帝给我了本王如此大的面子啊!”

    说话之间,燕爵嘴角依旧笑着,目光幽幽的落在清河长公主的身上,那眼神,让人头皮发麻。

    话落,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饶是元德帝心里也有些慌了,感受到气氛越发的阴沉凝重,回过神来的元德帝,忙笑着打圆场,“非也非也,清河她不过是一个妇道人家,素来不知道什么国事,更不了解天下事,说话又从来不过脑子,怪都怪朕平日里,将她惯坏了,西梁国是强大,可纵然不是因着西梁国,阴山王的身份地位,也足以让整个赤宇大陆震慑。”

    西梁国虽然和外界鲜少通有无,可对于这阴山王的身份,他们却是知晓一二,尤其在阴山王来了北齐之后,北齐的达官贵族之间,私下里对于这阴山王也是偶尔忍不住讨论。

    西梁皇帝,如今的几个皇子之中,大皇子虽亦是嫡出,可据说,是从母体里就带了病来,这些年来,深入简出,一直用药养着,许多人甚至连他的面都没见着,他能活多久,都是个未知数,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失去了皇位继承的资格。

    而二皇子,正是这阴山王。

    他亦是嫡出,生母还是如今西梁国的皇后,那皇后娘家颇具势力,加上阴山王自己又精于朝中之事,如今,在西梁国,该是最有可能继承大统的人。

    所以,这阴山王的身份,如今尊贵,之后,恐怕更是不可限量。

    元德帝如此一说,倒是缓解了些许燕爵的不悦,可是……

    燕爵看向清河长公主,瞧见她阴沉的脸色,眉峰一皱,“可长公主仿佛还是不这么认为啊,似乎长公主对本王有怨气?敢问长公主,本王是哪里得罪了您,惹到长公主不快了吗?”

    “呵,阴山王,你自己做的事情,当真是不知道吗?本宫以为,阴山王贵为西梁国二皇子,当有大国风范,却没想到,处处与女人为难,说出去,让天下人知道了,阴山王就不怕被人笑话吗?”清河长公主冷声道,心中只有玉儿所受的委屈,此刻,倒也顾不得这阴山王,有多大的身份与背景。

    燕爵眉峰一挑,当下,似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因为她吗?

    那日洗尘宴上,他以这长公主的性命想逼,那年玉为了她,也是奋不顾身,颇费心思。

    她们不过是一对义母与义女,可当真是情谊深厚!

    燕爵微微一笑,眸光微转之间,声音缓缓响起,“哦,是,是,是,本王想起来了,本王终于明白了,本王来北齐的这些时日,倒只和一个北齐女子打过交道,先前,确实和她有些不愉快,不过,本王后来仔细一想,确也没有必要和女子一般见识,所以,早早就已经和她化干戈为玉帛,所有恩怨,一笔勾销了。”

    燕爵说得不紧不慢,一番说辞,再是妥帖不过。

    果然和宇文皇后之前的顾忌一样,他不会承认!

    当下,清河长公主的脸色更是沉了下去。

    可此刻,既然已经将此事提了出来,没有一个结果,她自是不会罢休,终归要让这阴山王给一个说法,以后,最好是断绝了他找玉儿麻烦的心思。

    暗吸了一口气,清河长公主一声轻哼,“好一个所有恩怨,一笔勾销了,那今日,就在这南湘园里,你再次刁难欺凌,又是何意?”

    清河长公主厉声质问。

    那分凌厉,众人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

    明眼人都知道,清河长公主这是在为那楚少夫人讨公道。

    可清河长公主当真要为了这个义女,和阴山王杠上吗?

    众人心里暗道,那年玉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好运气,得了这么一个护着她的义母,可这事的结果……

    众人思绪着,亦是小心翼翼留意着场上的一切。

    “本王不知道长公主在说什么。”燕爵眉峰一扬,再是云淡风轻不过。

    话刚落,清河长公主眉心微皱,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了,他还在装傻,那她便也不介意将事情挑得更明了些,“阴山王真是贵人多忘事,那本宫就让人提醒提醒你,玉儿……”

    这一声唤,所有人的视线,都齐齐看向了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坐在了枢密使大人楚倾身旁的女人身上。

    那些视线看来,当下,赵映雪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目光里闪烁着不安。

    她知道,清河长公主是在为她讨公道,可要在这阴山王身上讨公道,谈何容易?

    说不定,反倒是将自己再次搭上去!

    该死的!

    赵映雪心里暗自低咒,她最怕惹上这阴山王,现在可好,清河长公主这般一闹,也是将她推上了刀锋浪口啊!

    她该怎么办?

    感受到众人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其中一道,让她如锋芒在背。

    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向那人,正对上阴山王含笑的视线,那眼里虽含着笑,却透着能让人仿佛坠入深渊的冷,只是一瞬,便让赵映雪心里的恐惧更浓。

    那恐惧,清河长公主看在眼里,柔声对她安抚道,“玉儿,你不要怕,今日这么多人在,无论是谁,就算是尊贵无比,也终归是要讲个道理,本宫亦是会为你做主。”

    为她做主?

    赵映雪心里哀嚎。

    清河长公主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靠山,在这北齐,纵然是元德帝,也要买她的面子,可如今,他们面对的人是阴山王啊!

    这个男人的手段,她见识过,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且不说这些,单单是这个人的身份,也是她惹不起,也不愿去惹的,可现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