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九十五章:休想伤害她

时间:2019-05-15作者:真爱小未凉

    “也不记得我了?”

    楚倾对上年玉的眼,出口的声音,竟是隐隐有些微不可察的颤抖。

    看着她的眼神,亦是紧张,甚至夹杂了些微恐惧。

    如此的反应,年玉看在眼里。

    传闻里枢密使大人是怎样的形象,她再是清楚不过,而眼前这人……年玉皱眉,饶是此刻,她也依旧没有消化过来,刚才发生的一切。

    而他的问题……

    年玉皱眉,低低开口,“记得。”

    当下,楚倾松了一口气。

    还好,玉儿记得他!

    或许,玉儿只是忘记了他们成亲一事。

    脑中冒出这个念头,楚倾正要继续探寻确定,却是没有留意到,年玉的眉越发皱得紧了,更是来不及出口,年玉的声音继续传来……

    “枢密使大人精明睿智,多谋善策,又位高权重,是当今才俊之楷模,年玉有幸得见几次,亦是对枢密使大人心怀崇敬。”

    心怀崇敬……

    楚倾听着,那一字一句,如一盆冷水,狠狠从他的头顶泼下。

    这话的意思,再是明白不过。

    她记得他,可她所记得的东西,似乎和他的认知,有着许多的不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倾心中更加慌了。

    顾不得许多,楚倾握住年玉的双肩,正要说什么,突如其来的男人的声音,却是先一步传来……

    “阿姐……”

    男人粗犷的声音,充满急切。

    “你放开阿姐,你是谁?你休想伤害阿姐!”

    话落之时,那声音的主人已经到了二人的面前。

    仅是那微愣的一刹,楚倾便被那突然冲上来的男人,推开了一步,楚倾回神,看着隔在他和年玉之间的人,俊美的脸上眉峰紧皱。

    一眼对视,那男人眼里的防备,再是明显不过。

    可只是一瞬,那男人就已经转身,面对年玉之时,那神色间就只剩下了关切。

    “阿姐,他有没有对你怎样?阿姐……”大牛满眼急切,打量着年玉。

    刚才他一来,就看这个人拉扯阿姐的一幕,匆忙冲下来,心中气愤,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从来没曾在村子里见过,可不管他是谁,他不容许任何人有机会伤害阿姐。

    大牛急切的询问之下,年玉却只是皱着眉。

    许久没等到年玉的回答,大牛看着,更是急了,更加肯定这个人欺负了阿姐。

    没做他想,大牛一转身,手中紧握的拳头,猛力朝着楚倾挥去。

    可他怎会是枢密使楚倾的对手?

    那一拳过去,楚倾不过是本能的反应,只是一抬手,那拳头就打进了楚倾的大掌之中。

    大牛皱眉,心中不甘,想收回手,他的力气算是极大,可拳头被那大掌握住,竟丝毫也无法动弹。

    如此的情形,年玉猛然惊醒。

    意识到什么,年玉忙的从大牛的身后上前,“大牛,不得无礼。”

    她虽还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也知道,不管是此刻的她,还是大牛,眼前这个枢密使大人,都是惹不得的人物。

    说话之间,年玉将二人拉扯开。

    看了楚倾一眼,正对上楚倾的视线,那一刹,年玉又迅速避开了目光,低低开口,“大牛,回家了。”

    顾不得许多,年玉抓住大牛的手腕儿,这个时候,或许走才是上策。

    大牛看了一眼楚倾,依旧防备,可阿姐的话,他却不得不听,最后看向楚倾之时,那眼神里,分明有警告,仿佛在告诉那个男人,若再骚扰阿姐,他便如对待山里的猎物那般,不会手下留情。

    楚倾看在眼里,却没有理会这男人。

    他的视线,一刻也没有从年玉的身上移开。

    她转身离开的一刹,楚倾就跟着朝前迈了一步,可随后,却是顿住了脚步。

    目送着那二人离开,一瞬不转,那眸中,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只是,男人美得不可芳物的脸上,却是一片凝重。

    他知道,就算是自己追上去,继续探寻下去,也无济于事,只会给玉儿徒增压力。

    玉儿刚才刚才的情形……

    想到方才,楚倾的眉,皱得更深了些。

    她的记忆有了缺失,可这一切,又是如何造成的?

    脑中的疑问冒出来,饶是楚倾,也想不明白。

    突然,脑中浮现出今天白日里,那个将他引出顺天府的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他的话,亦是骤然响起……

    后山森林,林中破屋……

    看来,自己势必要去找那个人一趟了。

    他既能知道玉儿的下落,或许,亦是知道,更多他想知道的东西。

    深吸了一口气,楚倾转身,看到水边放着的鞋袜,还有已经洗好了的衣裳,高大的身躯倏然一怔。

    没做他想,楚倾大步上前,将那鞋袜拿在手上,再普通不过的一双绣鞋,可此刻,在他的手掌之中,却宛如珍宝一般。

    沉吟了半响,楚倾才起身,提起洗好的衣裳,朝着刚才年玉离开的方向走去……

    一路回到竹屋,大牛面上的气愤,片刻也没有消减。

    一路上,对年玉的关心,亦是没有停歇,可年玉的思绪,却始终在刚才那个枢密使大人的身上,不知为何,那张脸,那枢密使大人看她的眼神,竟是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阿姐,你放心,大牛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大牛会保护你……啊,阿姐,你的鞋……”

    突然,大牛一声惊呼。

    看着年玉光着的脚,大牛眉心紧皱,那眼神里,更是有自责。

    阿姐一路光着脚,他竟是没有察觉。

    目光是闪了闪,大牛急切之间,年玉也是被这一声惊呼拉回了神思。

    低头,目光落在脚上,年玉眸光微敛,亦是才察觉,不但鞋遗落了,连带着她洗的衣裳,都还留在河边,而刚才那情形之下,她竟是全然忘了。

    “阿姐,大牛去给你找鞋。”大牛的声音再次响起。

    话落,刚迈出一步,年玉却是抓住了他的手腕儿。

    “别去!”年玉沉声开口,眼里分明有一抹慌乱一闪而过。

    脑中浮现出楚倾的身影。

    这个时候去,他还在吗?

    他或许还没离开!

    或许,他已经离开……

    这个猜测跳进脑海,年玉的心中,竟有一股怅然若失,丝丝萦绕,那滋味儿,异常诡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