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五十八章:年依兰的下场

时间:2019-05-15作者:真爱小未凉

    “走?你们是想走去哪儿啊?”

    妇人的声音,威严凌厉,丝毫不若往日的温柔和善。

    那语气里蕴含的怒气,震着人心,传入南宫月母女二人的耳里,几乎是本能的,那恐惧在心里弥漫,刚起来的二人膝盖一软,仓惶的重新跪在了地上。

    “太……太后……”年依兰满脸慌张,连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南宫月虽然镇定许多,可那脸上也依旧难掩局促,目光闪烁着,忙接过年依兰的话,继续道,“回太后的话,依兰受了伤,臣妇带她回年府,让大夫看看。”

    南宫月话落,却是半响沉默。

    那沉默弥漫一室,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越是往后,越是是让人心生不安。

    “受了伤?”

    终于,常太后开口,那视线若有似无的落在年依兰的身上,似乎是看着年依兰的伤处,此刻的常太后,那一份居高临下的气势,甚至比皇上还要压得人喘不过气,渐渐的,那眸子里一道凌厉凝聚,如狂风暴雨的怒吼声紧随而至,“刚才她对皇上说那些话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如此急着带她回去,找大夫给她看伤?”

    受伤?

    她年依兰不过是受了伤而已,就算是死了也不足惜,但她可知道,他们损失的是什么?

    “臣妇……”

    “刚才皇上的话,你们敢情是忘了吗?”常太后冷冷打断南宫月的话,目光越发凌厉骇人,“你年依兰如今是骊王府的人,该怎么安置你,该是由赵焱决定,是你想回年府就能回年府的吗?”

    当下,年依兰心中一颤。

    常太后的意思,再是明白不过,她是在告诉自己,以后,她的命运掌握在骊王赵焱的手中,而现在……

    她知道,这件事情赵焱和常太后都不会放过她,在骊王府的生活,也休想好过了去,可她却依然没有想到,这一切,来得会是这么的快。

    现在常太后就迫不及待的要为难她了吗?

    她又会怎么对她?

    年依兰心里满是不安,深吸了一口气,年依兰慌乱的朝常太后磕了一个头,望着常太后,满脸热切的求饶,“太后娘娘,贱妾却该死,贱妾刚才是迫不得已的,可这件事情不是贱妾的错,昨晚的事都是年玉,都是她的设计,是她要害骊王殿下,贱妾……”

    年依兰脑袋里一片混乱,这个时候,只有将年玉推出来。

    常太后就算是要发怒,也应该去找年玉!

    如果有常太后对付年玉,那年玉的日子怕也是不好过的,如此,她的心里也定会好受许多。

    年依兰如此的推卸,常太后眉心皱得更深了些。

    就算知道这件事情到如今这个地步,确实是拜年依兰所赐,可最大的因素却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女人……

    那年玉……

    常太后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心中的除了愤怒,还有警惕,那是对强大对手的警惕,她甚至有一种预感,仿佛他们的想要追逐的东西,都会毁在那个女人的手上!

    那年玉,当真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年玉,她是越发的不能小瞧,甚至不敢小瞧!

    常太后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她没有办法拿年玉怎样,却能任意处置年依兰。

    今日他们栽了这么一遭,总该有人来承担这个责任,承担她的怒火。

    赵焱……他已经奄奄一息,经不起折腾,但年依兰……

    常太后眸子眯了眯,一步一步朝着年依兰走去,那脚步声在茶室里回荡,一声又一声,每靠近一步,年依兰的心就跟着颤一下,直到那妇人站在了她的面前,年依兰心中的恐惧,已经再也压制不住,更加慌乱的磕着头。

    “太后娘娘,求你饶了贱妾,贱妾以后做牛做马……”年依兰的声音也是跟着颤抖。

    这求饶的模样,让常太后不屑,冷冷的将她打断,“年夫人,去把门关上。”

    常太后的话,让这几人都是一愣。

    把门关上?

    常太后要做什么?

    “没听见本宫的吩咐吗?”

    南宫月没有动作,常太后倏然拔高了语调,那气势之下,南宫月就算是知道关上门不会有什么好事,她也终究还是起身,到了门前,将门关着,转身之际,竟是瞧见常太后高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朝年依兰打下……

    “依兰……”

    南宫月下意识的唤道。

    可一切,她都没有能力阻止,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在房间里回荡,震得人心里生畏。

    火辣辣的疼痛在年依兰的脸上蔓延开来,这一耳光,几乎让年依兰懵了,脑袋一片空白,耳边只有轰鸣声,可她还在呆愣之中,常太后的另外一个耳光就已经打在了她的另外一张脸上。

    这一巴掌,似乎比刚才还多了几分力道,那力道之下,年依兰身体一偏,倒在地上,仿佛感受不到什么是痛,瞬间麻木,可口中弥漫的血腥味儿,却是让她瞬间清醒。

    “依兰……太后娘娘……”南宫月忙的上前,想要拉扯阻止,却终究是不敢,只能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饶,“别打了,太后娘娘,求你别打了,依兰她知道错了……”

    许是刚才那两个耳光打了出去,常太后心中炽烈的怒火,瞬间消了一半,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那耳光打在年依兰的脸上,她的手也会疼,不过,就这样放过了年依兰,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常太后淡淡的瞥了一眼那母女二人,似乎生怕惹了常太后更大的怒气,倒在地上的年依兰忙的坐直了身体,规规矩矩的模样,不敢有丝毫造次。

    常太后看在眼里,嘴角轻笑,“这打着,确实挺疼的。”

    说话之间,常太后收回了视线,转身到了椅子上坐下,替自己倒了一杯茶,一手拨着佛珠,一手端着茶,浅浅的抿着,那气氛压得人透不过气,终于,喝茶的妇人再次开口,“年夫人,就由你来打吧,可别因着她是你的女儿,你就手下留情。”

    常太后看也没看那母女一眼,可那最后的语气,几乎是有些咬牙切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