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三十九章:往火坑里推

时间:2019-05-15作者:真爱小未凉

    楚倾的话,同样是让年玉,一时之间,脑中闪过太多的东西。

    不知道……

    赵逸本不知道此事,可是,如此一出出的,让旁人看着,当真是惹人遐想。

    “皇上的态度呢?”年玉低低的声音响起,那语气虽然平静,可此刻,她的心里,却是牵起了波澜。

    仿佛是关系到赵逸,就连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年玉的心都是紧着的。

    “皇上没有任何反应。”楚倾开口,仅是几个字,说话之时,目光已经从赵逸那边收了回来,落在年玉的身上。

    许是感受到那道视线,年玉转眼,迎上楚倾的目光。

    那一刹,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里,流进了她的眼里。

    年玉明白,楚倾那一句‘皇上没有任何反应’,看似寻常,却是承载了许多的东西。

    那帝王的心思,比海还深,看似没有任何反应,只怕那心底……

    年玉联系起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从那道士的出现,再到皇上将年依兰赐给赵逸,再到那南宫家的父子,在朝堂之上对赵逸的拥护……

    这里面,隐藏着一个阴谋!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想让皇上,让这所有人都以为,南宫家拥护沐王赵逸。

    以元德帝的性子,又怎会允许皇子臣子结党营私?

    他就算是有意让赵逸继承皇位,那也必然是在他的掌控之下,一步步的走上去,赵逸的皇位之路,走得太快,超出了元德帝的掌控,势必,会引起那帝王的猜忌与防备。

    这明明就是在将赵逸往火坑里推!

    可这一切,又对谁有利?

    脑海中浮现出一抹身影,年玉好看的眉,皱得更深了些。

    那银色面具的男人看在眼里,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轻抚着那凝在一起的眉心,指腹轻轻揉着,那触感与温度从眉间的肌肤,传进年玉心底,牵起一阵涟漪。

    年玉抬眼,对上楚倾的视线,眸光微漾,仿佛那按摩,让她的紧绷着的心,舒缓了不少。

    深吸了一口气,年玉的思绪,回到了这件事情上,沉吟半响,口中喃喃,“那人设这一个局,到底是为了什么?”

    楚倾的手微微一顿,看年玉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许。

    这女子,当真是玲珑心思。

    “玉儿觉得,那南宫家是设局之人?”楚倾低低的声音在年玉的头顶响起,语气早已不若最初那般冷硬,不知从何时起,这个男人在面对年玉的时候,那份柔情,竟有些自然而然不受控制的流露。

    “不。”

    年玉下意识的开口,语气坚定,“南宫家不该是这设局之人,可就算是不是,南宫家在这局之中,也起了不少作用。”

    南宫父子在朝堂对赵逸的拥护,分明就是做给元德帝,做给旁人看的。

    “不错。”楚倾敛眉,精明如他,也早已看透这点,“南宫家甘愿暴露野心,让皇上猜忌,也要来这一出,将赵逸拉下水,恐怕那后面还有许多的东西,是咱们不知道的,赵逸若和太子之位无缘,那这皇室之中,皇上的希望又会放在谁的身上?”

    脑中浮现出一抹身影。

    年玉身体一怔,几乎是脱口而出,“赵焱!”

    那个男人野心勃勃,加上那一次,神策营的事情后,那常太后又给皇上抛了那么一个“秘密”出来,如今皇上的几个儿子中,除却赵逸,赵焱该是最有力的皇位竞争者了。

    年玉想到什么,眸子眯了眯。

    “可他这一出算计,是要将赵逸毁了?”年玉皱眉,那赵焱该是知道,有皇后在,就算是如此,他也毁不了赵逸。

    就算是元德帝在猜忌之下,也不会杀了自己的儿子。

    元德帝是帝王,可对赵逸却是真有父子之情,单是从赵逸上次大难,他的担心,就看得出来。

    况且,这发生的一切,看似精妙,却经不起仔细推敲。

    “或许,有人想要的,很简单,只是,那人却故意将这一切复杂化,声东击西,让人看不透他的路数。”楚倾淡淡开口,“可是,他要的是什么?”

    想到那日在沐王府,赵逸大醉之时,赵焱那一系列的反应,男人那深邃的眸中,颜色越发暗了些。

    年玉听着楚倾的话,再次陷入沉思。

    此刻,那边南宫老夫人依旧跪在地上,不知和赵逸说着什么……

    而此时,元德帝已经到了长公主府,今日他到来,身旁还特意带了一个人,由宫人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待众人行了礼,元德帝便径直往长公主府的主院走去,可刚没多久,赵焱却是匆匆朝着这边走来。

    看到元德帝,赵焱微微一愣,回过神来的他立即行礼,“赵焱参见皇上。”

    “免了。”元德帝朗声道,每一个语调仿佛都带着高兴,“怎的没陪着你清河姑姑? 这般匆忙出来,是为何?”

    元德帝问道,自知道赵焱的身世,心中对他便越发亲近了些。

    赵焱拱手一拜,声音温润如水的流泻而出,“回皇上的话,刚才逸儿匆忙出来,臣有些不放心,所以,就出来找找。”

    “逸儿?”元德帝皱眉。

    自那日赵逸从自己的御书房离开,而后,清河生产那晚,他出现过一次,那之后,他们二人便再也没见过。

    这一月,甚至连早朝他也没来,想这些时日早朝上的事,元德帝的眸光微敛,有一抹不悦凝聚。

    “皇上,听下人说,在那边看到了逸儿,臣这就去看看。”

    元德帝思绪之间,赵焱朗声道。

    这声音拉回元德帝的神思,元德帝顺着赵焱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许是想到那侍妾之事,元德帝开口,“如此,朕随你一起去找他。”

    对于赵逸,元德帝心中矛盾。

    他因为将年依兰赐给赵逸的事情,对赵逸心感愧疚,可是,这些时日,那些立太子的奏折……

    元德帝挥开思绪,他倒要看看,关于立太子之事,逸儿是如何想的。

    如此想着,元德帝调转了方向,领着一干宫人,朝着那僻静的地方走去,却是没有留意到,那白衣男人的眸中,一抹冷笑一闪而过。

    这局……或许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