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九十五章实力护短

时间:2019-05-15作者:真爱小未凉

    楚倾这么一说,南宫月的脸色更是僵了,求助的看了年曜一眼,“老爷……”

    楚倾在这里,他们还动得了年玉吗?

    年曜心里也是为难,映雪郡主如今下落不明,一方面,他们急需快些问出头绪,另一方面,枢密使大人这摆明了是要护着年玉,他该怎么办?

    “怎么?本官还不能看了吗?”

    年曜为难,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楚倾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语气里似添了几分不悦。

    “不,不,能看,枢密使大人自然能看。”年曜忙不迭的道,生怕得罪了这个手握重权的男人,那无形的威慑之下,脸上细细密密的汗冒出来,惶恐不安。

    年玉看在眼里,自然知道自己这个父亲是个趋炎附势,又畏惧权势的人,心中鄙夷,楚倾面具下的嘴角牵起一抹冷笑,“如此,你们就继续。”

    继续?

    继续什么?

    继续绑年玉吗?

    他堂堂枢密使在,明显护着年玉,她哪里还敢绑?!

    南宫月脸色难看,心里不甘今夜让年玉如此脱了身,却也忌惮着这楚倾,沉吟半响,低低一声啜泣,掩着面,哭了起来,“我的城儿,都这个时候了,都还没找到,不知道在受着怎样的苦……”

    这一哭,晋王妃想着赵映雪,心也越发不安起来,扯了扯晋王的衣袖,意思再明显不过,晋王也是担心自己的女儿,便也顾不得许多,“枢密使大人,映雪失踪,下落不明,必须要请玉小姐配合。”

    “配合?她如何配合?”楚倾冷冷开口。

    晋王皱眉,“说出映雪在哪儿,只要映雪没事,今天的事情便也不追究了。”

    这已经算给了他楚倾很大的面子!

    可楚倾听来,却是轻声一笑,目光转向年玉,“玉儿,你说呢?”

    一声“玉儿”,在私下里楚倾偶尔那么一叫,年玉都觉得太过亲密,此刻,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楚倾这么一唤,年玉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不只是她,这一声“玉儿”,更是让所有人都是一愣,诧异的看着二人,似在揣度着这楚倾和年玉,到底是怎样的关系?这关系,又会有怎样的亲密!

    年依兰也是吃惊,紧盯着年玉,微咬的唇,隐隐泄露了心里的不安。

    年曜却似猛然打了一记强心针,前些时日,沐王殿下放言要向年玉提亲的事情,他有所耳闻,只要玉儿成了沐王妃,那他年曜便是沐王的岳父,皇室姻亲,那等尊贵,当不可同日而语。

    而这楚倾位高权重,且不管他和玉儿是怎样的关系,单只要是交好,就必然对他有利,对年府有利,不是吗?

    “玉儿,枢密使大人问你话呢。”年曜看年玉失了神,立即提醒道。

    年玉倏然惊醒,心里依旧因那一声亲昵的称呼,泛着涟漪,但眼下的情形……

    年玉迅速收敛好思绪,对着众人,再次坚定的开口,“我方才也已经说了,现在再说最后一次,映雪郡主和大少爷的失踪,和我年玉没有丝毫关系!”

    那语气,虽有着女儿家的温柔婉约,可那一字一句,却似有魔力一般,敲打在人的心里,隐约所含的霸气,仿佛她说的话,不容任何人质疑。

    楚倾看着年玉,面具下,嘴角上扬。

    “晋王,你可听见了?”楚倾转眼,锐利的目光,直射向晋王,那气势,饶是同样在朝中势力不菲的晋王,心里也有些泛虚。

    没待晋王回答,楚倾敛眉,摩挲着腰间的枢密令,“你们可也都听见了?本官也再说最后一次,玉儿说和她无关,就是和她无关,你们找人便找人,若再继续在这里扰人清静,滋生事端,便以闹事处理,虽不至于入诏狱,但顺天府的府衙和牢狱,走一趟,该也不冤枉。”

    楚倾声音平和,可说出的话,意思再明显不过。

    单是诏狱和府衙二字,就已经让人心里惶惶,谁都知道,楚倾手握重权,除却禁卫军,这顺天府的治安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要处置一两个人,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当下,南宫月脸色就已经铁青,心中气愤难消,这枢密使,分明就是仗着权势护短!

    可纵然是知道他护短,南宫月也只能咬牙,将这不甘吞下心里去。

    “晋王,晋王妃,你们看……”年曜被楚倾的话惊摄到,立即打着圆场,生怕当真得罪了这枢密使大人,招来牢狱之灾。

    晋王看了那银色面具的男人一眼,沉吟片刻,一甩衣袖,大步朝着倾玉阁外走去,晋王妃紧跟身后,他们二人这一走,南宫月更没了底气,暗暗瞪了年玉一眼,悻悻然离开。

    倾玉阁内,原本看热闹的人,也不敢再多留,陆续出了院子。

    二姨娘陆修容,本是离开了,不过是小半会儿,又折返了回来。

    她心里满是不安,她不知道自己刚才将那证据拿出来,指证年玉,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而方才,枢密使大人和二小姐的熟稔,更让她心里忐忑。

    陆修容望着倾玉阁,仓惶的踱着步,突然,细微的脚步声传来,陆修容一抬眼,正瞧见另外一个人也朝这边走来……

    “你……”

    “你……”

    似乎看到对方,都很诧异,但仅是片刻,心里却是了然。

    徐婉儿首先回过神来,打量了陆修容一遍,仿佛天生和她不对盘,轻笑道,“怎么?姐姐站在门口不进去,是刚才没害得了二小姐,还存着祸心,还是担心没害了二小姐,以后二小姐将这事记在心里,借机报复?”

    徐婉儿丝毫也没掩饰自己看好戏的心思,迎上前,分明瞧见陆修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陆修容被她一顿奚落,心里说不出的气,却也不得不承认,徐婉儿说的不错。

    可即便是如此,她也不甘示弱,“妹妹还有心思说我吗?刚才二小姐那般被那般指控,你却没帮着说话,呵,妹妹去而复返,也是怕二小姐怪罪你,想补救吧!呵!”

    陆修容一声轻笑,正戳到了徐婉儿的心里。

    徐婉儿面上闪过一抹不自然,想着刚才的事,二人皆是没有心思再看对方笑话,戳对方痛处,思绪着如今年府的情形,都是一阵沉默。

    看着倾玉阁的围墙之内,年玉阁楼上的房间里,灯光大亮,隐约有一个男人高大挺拔的剪影……

    “枢密使大人,还没走吗?”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wed, 21 nov 2018 09:33:45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68946 fikker/webcache/3.7.6

    <html>

    <head><title>502 bad gateway</title></head>

    <body bgcolor=”white”>

    <h3>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h3>

    <small>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8-11-21 09:33:45

    </small><hr />

    <small>fikker/webcache/3.7.6</small>

    </body>

    </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