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五十八章公子累了吗?

时间:2019-05-15作者:真爱小未凉

    这个猜测跳进脑海,常翎歌眸子越发的收紧了些,看年玉的眼神,越发充满了探寻和防备。

    常翎歌思绪的片刻,一行禁卫军,就已经在距离他不过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公子累了吗?”

    诡异的寂静之中,年玉首先开口,骏马上的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悬崖处站着的男人。

    饶是此刻狼狈如逃兵,那男人依旧挺直着胸膛,帝王的气势,掩盖不住。

    常翎歌眸子眯了眯,对上年玉的眼,“我不知,北齐的禁卫军中,居然能混入女人,我听说,女子入军营,在北齐是重罪。”

    常翎歌如此一说,年玉倒是兴致颇浓的一挑眉,“难得公子还认得我,可重罪不重罪,就不劳烦公子操心了,公子这么匆忙的连夜赶路,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年玉没有避讳,意有所指,话落,果然瞧见常翎歌脸色一沉。

    “我不是什么公子。”常翎歌冷声道,“你北齐将我南越的王爷扣在行馆内,我不过是赶回南越,禀报情况。”

    “是吗?禀报情况?倒真是一个忠心的侍从。”年玉听着他的说辞,心中讽刺,这话,也只能骗骗旁人而已,骗她……

    呵,年玉心中轻笑,凝视着常翎歌,这个男人,前世在战场上,单是凭着二人交锋,她就知道,他是一个狠辣的对手,不仅如此,南疆征战,绝城一役……

    年玉脑中,那战争的惨烈,再次浮现。

    被围困时的绝望,那蛊毒侵袭时,全军的恐惧,还有……

    那场战争中,她失去的最重要的东西……

    年玉皱眉,“不过,你似乎忘记带走什么东西。”

    年玉开口,那声音不疾不徐,可在旁人听来,却比方才多了几分森冷。

    常翎歌浓墨的眉,皱得更紧了,看着骏马上的年玉,忘记带走什么东西?

    常翎歌不解,可心中,却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他的反应,年玉看在眼里,嘴角浅浅一笑,“怎么?想不起来了吗?呵,那么重要的东西,你都忘记了,实在是有些可惜,不过还好,我把它给你带来了。”

    年玉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放在手心。

    就算是隔着一定的距离,单是看着那锦盒,常翎歌的眼里,就惊起了波澜。

    “认出来了吗?”年玉的声音缓缓响起,含着笑意,很满意常翎歌此刻的反应。

    认出来了,他自然认出来了。

    那锦盒里面,装着他养的蛊虫,为什么……为什么会在年玉的手上?

    很多事情在脑海回荡,联系起一切,帝王的聪明,很快,刚才的猜测,就已经变成了肯定。

    “是你!”常翎歌冷冷开口,锐利的目光直视着年玉。

    这突兀的两个字,但年玉和他,都知道他话中的意思。

    昨日他和常红鸢那一场颠鸾倒凤,是年玉的设计,不仅如此,他甚至猜想,昨夜他的逃离,也在这年玉的料想之中,或者说,她在等着自己从行馆逃离。

    这……意味着什么?

    常翎歌看着年玉,那眼神里,突然生出了太多的东西,甚至有些微不可察的恐惧。

    这个年玉……或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不可测,还要难以对付。

    “是我。”年玉明了他的意思,倒也不避讳,大方的承认,“怎么?你是不是在想,那日在百兽园,怎么就没杀了我?或者,神策营的蛊毒,怎么就没把我的命要了,对吗?”

    话落,常翎歌深色微怔,似被说中了心思。

    但年玉的话,却更加让他肯定,自己的许多事情,对眼前这个女子来说,已然不是秘密,包括那封将她引到神策营的信。

    那时,他就嗅到年玉的危险,直觉告诉他,这样的一个女人,只有死了,他才会安心。

    所以,他才在常红鸢向他求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设计这一出,一方面,是想毁了神策营和楚倾,一方面,正好除掉年玉。

    可他却没想到……

    “你们是怎么脱身的?”

    常翎歌望着年玉,他想不透,明明整个神策营都中了蛊,就算是没有那场大火,他们也势必死在蛊毒中,可为何,事情却完全偏离了轨道,仿佛不曾中过蛊毒。

    常翎歌心中有个猜测,这年玉会是他心中疑惑的关键吗?

    年玉嘴角的冷笑更浓了些,“你是想问,我们本应该中了蛊毒,这个时候,应该早早丢了性命,可我却完好无损的站在你的面前,呵,南越擅蛊,确实是厉害的东西,公子的蛊毒,更是凶残无比,可这世上的东西,本就相生相克,纵然你这蛊毒再是厉害,也终究有克制它的。”

    “是你?”敏锐如常翎歌,瞬间就听出了端倪,果然是这个女人,破解了他的蛊毒吗?

    可……

    “你是怎么做到的?”

    常翎歌心里有些不甘,这蛊毒,是南越皇室禁术,单是培育,就极其困难,那解法,甚至连他也不知道,而这年玉……

    常翎歌看着年玉,一瞬不转,想寻求一个答案,可年玉却只是淡淡一笑,端详着手中的锦盒,半响才开口,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朗声道,“听闻这蛊毒很难培育,费了你很多的鲜血和精力吧,你就这么走了,舍得吗?”

    常翎歌看了一眼那锦盒,他自是知道那蛊虫的金贵,那里面的母虫,如今这天下只有一只,若再培育,必然花上好几年的时间,他当然舍不得,可眼下……

    “那不是我的东西。”常翎歌敛眉,收敛好心神,语气添了几分平静。

    他的回答,让年玉饶有兴致的挑眉,不是他的东西?

    这个时候,再来否认,是不是太晚了些?

    “呵,是吗?那可能是我弄错了。”年玉皱眉,隐约叹息了一口气,但仅是一瞬,年玉便拔高了语调,“来人,拿火来。”

    年玉话落,身旁,程笙一个眼神,身后的禁卫军,就递来了火把。

    “玉小姐。”程笙恭敬的将火把交到年玉手中,想着昨夜枢密使大人的交代——所有事情,任凭玉小姐吩咐!

    之前,他是遵从枢密使大人的交代,而方才,玉小姐那一声命令,竟似有一种魔力,牵引着他的心,让人不知不觉的为之臣服,仿佛,她天生就是下命令的王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