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三十四章她的求饶

时间:2019-05-15作者:真爱小未凉

    年玉求救的声音突然传来,年依兰猛然一惊,只是瞬间,便敛去了眼里的热切,满脸焦急的上前,“叶儿,玉儿她不是故意的,都是姐妹……”

    纵然心里再想看到年玉被砍了手,可这个时候,这么多人都在场看着,她这个心慈善良的好姐姐形象,可不能崩塌了。

    “什么姐妹?不过是一个贱婢,也就是你心地太善良,把她当回事。”南宫叶冷冷的哼了一声,瞥了一眼另外几个丫鬟,“你们几个,把我兰表姐给看住了,别让她上来伤了自己。”

    南宫叶吩咐,年依兰被几个丫鬟拦住,那脸上的焦急更浓,口中玉儿玉儿的唤着,想上前,又不没办法上前的模样,演绎得淋漓尽致,任谁一看,都丝毫不会怀疑,她对自己这个妹妹的疼爱。

    年玉冷眼看着她表演,石桌的凉意浸着她的手心,南宫叶手中锋利的匕首,在石桌上划着,发出刺耳的声音,单是听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众人看着那匕首,渐渐的靠近年玉被压在石桌上的手,似乎下一瞬,那利刃就会碰到手,那画面,必然是血腥残忍。

    南宫月放下茶杯,脸上带着笑容,和一旁的年老夫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二人似都没有看到眼前这一幕一般。

    倒是不远处,一袭白影,看着这一切,面纱底下,那双眉不由皱了皱。

    “郡主,听说南宫月一直不待见这位二小姐,明明是个女子,却偏要让她做男子打扮,还曾经肆意虐待,上次火烧阁楼,他们也是想将二小姐推出来替年城背锅,你看,咱们要不要……”萍儿在赵映雪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在这年府,如果能够把二小姐拉拢过来,多一个自己人,那也不错。

    似听到“火烧阁楼”几个字,赵映雪眼底的神色明显有了些微波动,眼看着南宫叶手里的匕首就要朝年玉的手切下,赵映雪似做了什么决定,往前迈了一步。

    可仅仅是一步,赵映雪就停了下来,只因年玉轻唤了一声……

    “慢着……”

    年玉出声阻止,所有人都是一愣。

    南宫叶果然顿了一拍,这倒让南宫月和年依兰皱了皱眉,似担心这年玉会耍什么花样。

    “怎么?想求饶?”南宫叶倒乐意看到这年玉求饶的样子,待她求了饶,她再砍下她的手,不也一样吗?倒还多许多乐趣不是?

    年玉望着南宫叶,“对,我想求饶。”

    南宫叶眉毛一挑,拿开了年玉手边的匕首,“行,去跪着把你洒落的茶水舔干净,我就给你求饶的机会,记住,茶杯的碎渣,也要一并用你这张嘴给收拾了。”

    言下之意,她是要让年玉吞下茶杯碎片。

    这……

    在场的人都不由吞了一下口水,但心里看好戏的兴致却越发浓烈,查茶杯碎片,怎能是人吞得下去的?

    一旦入了口,还不割破了喉咙,怕是连小命都要丢了吧。

    年玉瞥了一眼地上的茶水与茶杯残渣,嘴角浅扬起一抹笑意,对上南宫叶的眼,“好,我有一句话想先对南宫小姐说。”

    南宫叶皱眉,她南宫叶才是这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哪容得她年玉说什么?

    可没待她拒绝,年玉就已经凑到她的耳边,低低的说了几个字。

    只是一瞬,南宫叶的脸色瞬间变了。

    年依兰看在眼里,眼神也暗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年玉对南宫叶说了什么?

    南宫叶该不会打消了念头……年依兰的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年玉看着南宫叶变了的脸色,把手重新放在了石桌上,一字一句的道,“我不求饶了,南宫小姐,你继续砍我的手吧!”

    南宫叶微怔,似猛然回过神来,瞪着年玉,眼底神色变换。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南宫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片刻,南宫叶狠狠将手中的匕首摔在地上,“哼,不好玩儿,砍什么手,那么血腥,莫要再溅了本小姐一身的血,实在是晦气得很!”

    南宫月脸色微沉,年依兰心里也咯噔一下,南宫叶果然打消了念头,看来是要放过年玉了。

    心里失望,可只是瞬间,年依兰就冲开了拦着她的丫鬟,匆匆走到年玉面前,将她放在石桌上的手抓在手里,好松了一口气一般,“对对对,那么血腥,可是砍不得,幸亏……辛亏……”

    年依兰口中不断的喃喃着,抚了抚年玉的肩,“刚才没吓着你吧?”

    “让姐姐担心了。”年玉感激的笑笑,“左右也是玉儿不对,冲撞了客人。”

    “没事了,现在没事了。”年依兰温和的笑着,年玉看在眼里,心宗讽刺,这年依兰的心里,只怕是另外一番滋味吧。

    失望么?

    “呵,怕什么血腥?南宫家的小姐,竟也怕血腥吗?”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嘶哑难听。

    那声音……南宫月心里猛然一颤,一抬头,果然看到那让她恨得牙痒痒的白色身影,朝着这边走来。

    被点名的南宫叶看到来人,脸色有些难看,本就是娇蛮的性子,刚才在年玉那里吃了憋,心里正不痛快着,此刻更是不悦,“你是谁?”

    旁边的各家小姐,看到这一身白衣,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听说映雪郡主大婚那天,是穿着白衣进的门,而眼前这个白衣面纱的女人……

    “见到映雪郡主,还不行礼?”萍儿朗声道,语气带了几分威严。

    映雪郡主?果然是映雪郡主吗?

    “参见映雪郡主。”千金小姐们立即福身行礼,除了南宫叶。

    赵映雪目光幽幽的落在南宫叶的身上,“你呢?”

    南宫叶微愣,虽然娇蛮惯了,可也知道身份和地位的重要,眼前这个,毕竟是皇室郡主,她南宫家的势力纵然再大,她也是一个没有封赐的世家小姐。

    “参见映雪郡主。”南宫叶不情愿的行了个礼,心里却在暗忖,不过是个毁了容的女人,左右不过还有个郡主的身份是值得得意的。

    赵映雪嘴角轻笑,目光扫过年玉,眼底似多了些深意,随后,朗声道,“今天年府这么热闹,怎么没人去如意阁请本郡主?”

    这质问,显然是针对南宫月。

    自赵映雪出现起,南宫月的脸色就没有好看过,一想到这些时日,赵映雪对她儿子的折磨,南宫月就压制不住心里的恨意和愤怒,可眼下,她却不愿当众和赵映雪撕起来,深吸一口气,低声对身旁的年老夫人道,“娘,儿媳刚才提的事情,不知道……”

    “你是说年城么?他喜欢我那院子,就让他去我那院子住着便是。”年老夫人也没有避讳,一出声,南宫月脸色瞬间更加难看,似没料到年老夫人会当着众人的面把事情也说了出来。

    老夫人这么一说,被赵映雪听去,哪里能让年城搬?

    南宫月暗骂年老夫人糊涂,可事情却已经无法挽回。

    “年城去老夫人的院子住?”赵映雪眸子一眯,立即明白这南宫月的心思,“老夫人,这可不行。”

    年老夫人看向赵映雪,“你就是年城媳妇儿?”

    “是啊,老夫人……不,祖母,映雪给祖母请安。”赵映雪朝年老夫人福了福身,态度温和乖巧,惹得老夫人心里欢喜不已,朝赵映雪招了招手,“来来来,你们成亲有些时日了,老婆子我本是专门从岐山别院回来参加你们的大婚,可那几日,大夫非说老身身体不适,年曜也让我必须得好好将养着,这么长时间,一直憋在我那小院儿里,今日亏得年曜不在,我才偷偷出来,映雪是吗?来让祖母看看你。”

    年玉看着赵映雪走到年老夫人面前,她知道,年城的事情,年曜一直瞒着老夫人。

    可今日,赵映雪和年老夫人打了照面,只怕有些事情,是瞒不住了吧!

    果然,老夫人拉着赵映雪的手,看到上面的伤,皱眉问道,“这手……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在自己家里,带个面纱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