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二百九十八章青年湖死尸

时间:2018-05-07作者:水中两条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说司徒全和严文飞出来之后,在上车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刘国安开过来的车。

    严文飞碰了碰司徒全,往刘国安哪辆车的方向努了努嘴,说道:“那不是张绍的车吗,他的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司徒全点头道:“不错,是张绍的车,我的心里怎么会有种感动的感觉,似乎看到张绍的车,很感激他。”

    严文飞附和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奇怪,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不是和张绍一起在时尚酒吧喝酒吗。”

    “先离开这里在说吧,我们不应该在这里。”

    正在思考事情的司徒全脸上又出现了一片茫然的神色,然后直接坐到了车里,催促严文飞快点开车。

    “对,我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必须赶快离开。”

    严文飞坐在主驾驶,缓缓发动车子,车子迎着朝阳慢慢离开了废弃厂房,消失在了远方,经过这么一闹,他们两个以后肯定会和张绍成为好朋友。

    刘国安抱着石头出来之后,司徒全和严文飞已经不见了,反正他也不怎么想见到对方,耸了耸肩,先把石头放进车里,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随着他的车发动,废弃厂房又变回了没有人烟的废弃厂房。

    回家之后,已经是六点多了,石头和刘国安没有去房间睡觉,只是在客厅里盘腿打了一会坐,当睁开眼的时候,有些疲惫的两人瞬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整个人都非常有精神。

    “爸爸,石头,你们起的真早。”

    多多起床走出房间,看到客厅里的两个人,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走向洗漱间。

    石头和刘国安相视一眼,很有默契的笑了笑,刘国安捏了捏石头的脸蛋,然后开始给两个孩子做早饭。

    吃完早饭之后,刘国安先送两个孩子去了学校,以前他总是忙着工作和睡觉,几乎没有送过多多上学,现在他就算一晚上都在忙碌,也不会感觉到困意,也有时间送多多和石头上学了。

    刘国安把多多和石头送到学校之后,就径直去了警察局,来到警察局门口把车停好,走下车看着警察局门口进进出出的警察,低语道:“两天没有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案子。”说着,走进了警察局。

    “刘队,你来的正好,青年湖又发现了一具尸体,一起到现场去看看吧!”

    刘国安刚走进警察局大门,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一队人,全是刑警队的,其中还有冷霜这个法医,李大山走在人群的前面,看到刘国安之后,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就走了出去。

    “又发现了一具尸体,具体什么情况?”

    刘国安发现了李大山说的又字,用这个字证明这不是第一具尸体,一边跟着李大山往外走,一边询问道。

    在刘国安问问题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警车旁,其他警察井然有序的走进车里,李大山先把刘国安推进车里,然后自己也走了进去,让司机开车,然后才和刘国安解释道:“前天,礼拜六早晨六点五分,青年湖的湖面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初步尸检死因是自杀或者不小心溺水死亡,基本排除他杀,昨天早上同样是六点多一点,又有人报案在青年湖的水面上发现了一具尸体,死因依然是自杀或者不小心溺水死亡,排除他杀的可能,今天早上七点多,又有人报警,在青年湖水面发现了一具尸体,我们正好赶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你。”

    “在同一个地方,一连三天出现三具尸体,这不可能是巧合。”

    听完李大山的解释,刘国安感觉这可能是一个精心策划的连环杀人案件。

    “是不是巧合,要去了才知道,昨天我去案发现场看过了,尸体身上没有一点挣扎的伤痕,手脚也没有绑缚,死因确定是溺水,除了自杀,没有其它的解释。”

    李大山从手上的卷宗之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刘国安说道:“这是昨天在死者现场拍的,你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刘国安接过照片,照片非常清晰,死者是一个女性,从穿着打扮看应该是一个女孩子,因为溺水的缘故,全身很是肿胀,基本上很难判断生前的长相如何。

    “从死者的样子看,倒是符合溺水死亡的条件,第一个死者是什么样子的?”

    刘国安看了看手里的照片,照片毕竟是死物,只能用作参考,没有在现场看的清晰,只看照片,刘国安也不敢妄下定论,只能先询问第一个死者的情况。

    “第一个死者也是女性,年龄十八岁,正是一个女孩最美好的年华,突然就这么死了,她的父母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自杀,一直坚信是被人害死的,昨天一整天都在局里闹,直到晚上才回去。”

    说起第一个死者,李大山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也是为人父母的人,很理解做父母的遇到这种事,是什么心情。

    “也就是说,第二名死者还没有确定身份。”

    刘国安再次看了看手里的照片,他有种感觉,照片上的女孩年龄肯定也不会大。

    “还没有,我是既想早点找到她的父母,又想晚点找到。”

    李大山身子往后一靠,过了一会,继续说道:“如果找到她的父母,就要告诉她的父母,她已经死了的事实,父母好不容易把一个孩子养这么大,突然间说没就没了,换成谁也没有办法接受啊。”

    “这是我们的工作,就算不想也要做。”

    刘国安拍了拍李大山的肩膀,虽然他比李大山要小好几岁,但是他的心却比李大山要坚强的多,这大概是因为,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经历父母的死亡,然后又是好朋友的死,有人说过,经历的多了,心就会麻木,其实,刘国安是因为没有办法不坚强,他的心有时候也会变的很柔软,只是没有在人前表现出来而已。

    “我知道该怎么做,如果这真的是凶杀案,我一定会抓到凶手。”

    李大山握紧拳头,暗自发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