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二百二十章悲催的孟虎

时间:2018-04-17作者:水中两条鱼

    李大山点头道:“也有这个可能,这次的事件闹得这么大,说不定马六和小七是故意跑路的。”

    “在过两天就要开学了,多多有没有接回来。”

    警局难得清闲,李大山和刘国安唠起了家常,李大山的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正是叛逆的时候,他最羡慕的就是刘国安家的多多,实在太懂事了,从来不用刘国安操心,自家的孩子有时候他都恨不得打死,非常调皮。

    “接回来了,不止一个多多,还多了一个调皮的小家伙。”

    说起孩子,刘国安又想起了兜里的储存卡,不知道石头这个小家伙以后还会闯出什么祸来,想起这个就是一阵头疼。

    “怎么回事?”

    李大山感兴趣的探了探身子,想要知道刘国安话里的意思。

    “就是有那么一回事,家里不知不觉又多了一个男娃。”

    刘国安靠在椅子上,把双腿往桌子上一放,双手舒服的放在脑后抱着脑袋。

    李大山见刘国安不愿意多说,没有继续追问,拿起桌上的文件又开始仔细看了起来。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经历了古墓中那么紧张的事件,突然之间闲下来,让刘国安还有些不习惯,晚上下班的时候,懒洋洋的走出了警察局,刚到门口,一道亮丽的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能不能不要让易东行在来烦我。”

    冷霜被刘国安看的眼神不断闪烁,过了一会,才冷冷的开口,和以往相比她的声音似乎有一丝慌乱,看来这几天,易东行真的把她给逼急了。

    刘国安看了眼站在外面拿着一束花的易东行,锃亮的大光头真的很显眼,花和早上的不一样,应该是换过了,拿着花的易东行不停的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警局门口,每当有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就会一脸欣喜,当发现不是冷霜的时候,又迅速变回到焦急等待的样子。

    “他是一个很执着的人,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他要做的事。”

    刘国安摇了摇头,他很了解易东行,对方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的,尤其是女人这一方面,看到冷霜站在门口不出去,刘国安不解道:“易东行长得应该还算可以,人也没得说,先驱科技创始人,多少女孩做梦都想嫁的钻石王老五,你对他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冷霜闻言面色一暗,低着头直接走了出去,弄得刘国安莫名其妙,苦笑着耸了耸肩,跟着走了出去,没走两步,就看到易东行紧紧跟在冷霜身边。

    冷霜为了甩掉易东行,走的非常快,幸好冷霜不喜欢穿高跟鞋,不然走这么快,说不定真的会扭到脚。

    易东行一直跟到冷霜上车,才停了下来,看着冷霜的车消失,失望的把手里的花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远远看到刘国安向着自己招手,慢慢走了过去,说道:“老大,咱们去喝酒吧!”

    “好啊!”

    刘国安径直坐上了易东行的车,来到梁平市之后,还没见

    过孟虎,刘国安觉得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去看看对方,舒服的坐在副驾驶上,说道:“时尚酒吧知道在哪里吧,我们去哪里喝。”

    “知道,就去哪里,最好是大醉一场。”

    易东行坐上车,发动车子,恶狠狠的说道。

    刘国安从来没见过易东行这个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不会真的对冷霜动情了吧。”

    “我喜欢她,不,我爱她,自从第一眼见到她,我就爱上了她,没有她,我的人生将会不完整。”

    易东行眼神迷离的看着前方,说话的语气非常坚定,刘国安发现他的样子,担心的看着车子前方,生怕他一个走神出车祸。

    “冷霜的个性清冷,她对外人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对自己人还是不错的,你要是真的喜欢她,就继续努力吧,总有一天,那座冰山会为你融化的。”

    刘国安回忆了一下这些年认识冷霜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觉的冷霜之所以表现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是想要保护自己的伪装,为了保护自己故意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不让人轻易的靠近,如果真的有人能够让冷霜打开心扉,说到底也是好事。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易东行抓住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很多,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刘国安很了解易东行的为人,知道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听到易东行的自语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易东行外表火热,内心冷酷,冷霜内心火热,外表冷酷,这两个人在一起不知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孟虎这两天过的很惨,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犹如一个行走的大熊猫,只要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出现非常恐怖的画面,只有喝醉酒之后,才会有短暂的安静,可是白酒并不能坚持太久,每次最多也就睡个把小时,就会被吓醒。

    为了能继续睡觉,孟虎只能在每次被吓醒之后,死命的灌白酒,然后睡一个小时,最后在被吓醒,后来连喝醉了都不敢睡了,身体在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脑子却很清醒,这对此时的孟虎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噩梦。

    “虎哥,你怎么来了,你的黑眼圈太严重了,还是上去睡觉吧!”

    周青松在酒吧里面来回穿梭忙碌着,现在的客人还不是很多,要等过一会天黑了人才会逐渐的多起来,周青松无意间看到孟虎走进了酒吧,连忙来到他面前关心的说道。

    “我也想睡觉,可是不敢啊。”

    孟虎哭丧着脸,打了一个哈欠,擦了擦眼角流下的眼里,恶狠狠的嘀咕道:“都是青云观里那个老道士害的,要不是打不过他,老子早就打上青云观了。”

    周青松不明白孟虎说的什么意思,不解的挠了挠头,说道:“睡觉还有什么不敢的,直接躺床上睡就行了呗,难道还能有人拿枪指着你不让你睡觉不成。”

    “唉,你是不会明白的,让你买的白酒买了没有?”

    孟虎叹了口气拍拍周青松的肩膀,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