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一百八十七章血屠对血尸

时间:2018-03-31作者:水中两条鱼

    小英走出人群,抓住绳子没几下就爬到了棺墩上面,动作比孟虎和刘国安麻利很多,她的上去,自然又引起了棺墩一阵轻微的晃动。

    “马振宇,你先上!”

    欧阳飞没有让自家人先上去,这一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连马振宇都感觉很奇怪,不过他也没多说,直接抓住绳子爬了上去,在他看来现在地面上非常危险,还是距离地面十米左右的棺墩上安全。

    当马振宇爬上去之后,四宗这边的宋狂风也爬了上去,紧接着二门这边的是血屠,然后是李青,黑熊把自己放在了最后,倒还算是一个汉字。

    “叔叔...”

    当现场只剩下黑熊、欧阳飞和欧阳文的时候,欧阳文似乎知道了自己的下场,满脸期待的看着欧阳飞,希望对方能让自己先上去,他已经失去了一只手臂,如果被排在最后一名,他根本无法用一只手爬到距离地面十米的棺墩上面,只有在别人的帮助下才可以。

    欧阳飞嫌弃的看了眼欧阳文,毫不犹豫的抓着绳子攀爬了上去,留下一脸死灰的欧阳文。

    黑熊幸灾乐祸的看了看欧阳文,丝毫没有同情的意思,快速抓住绳子跟了上去。

    欧阳文一只手抓住绳子,努力尝试了几次,失去一条手臂的他根本就无法往上攀爬,只能把棺墩拉扯的不停晃动,此时的棺墩上面站了十一个人,显得非常拥挤,随便一下晃动都会让四周的铁链响起一阵咔咔声。

    欧阳文因为用力太大,原本止住血的伤口又重新流了出来,鲜红的热血染红了欧阳文一边的衣服,就在他打算拿出一瓶药止血的时候,突然一条白布缠在了他的身上。

    看到缠住身体的白布,欧阳文心胆俱裂,这种白布他并不陌生,不久前他在血尸身上看到过,欧阳文下意识的看向站在石棺上面的两具血尸,发现其中的一个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后,身上的白布就是身后血尸的。

    “啊...”

    欧阳文只来及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他整个人就被白布包裹了起来,血尸和欧阳文的身体慢慢融合在一起,当众人听到欧阳文的惨叫声,看过来的时候,场中已经失去了欧阳文的身影,只剩下一具血尸站在棺墩下方,一大一小一双猩红的眼睛犹如毒蛇般死死盯着棺墩。

    “看吧,是不是连骨头渣子都不剩,血尸吃人都是囫囵个的吃。”

    孟虎用肩膀碰了碰刘国安,可能感觉棺墩上比较安全,竟然有心情调侃起被吃掉的欧阳文。

    “小心祸从口出。”

    刘国安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欧阳飞,生怕对方一个不高兴把孟虎从棺墩上踹下去。

    “有你在,我怕什么。”

    孟虎很不屑的看了欧阳飞一眼,虽然嘴上说的嚣张,但声音却放得很低,他也怕被欧阳飞听到。

    “血尸已经被惊醒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找到出口,万一血尸能上到棺墩上来,咱们这些人都会被血尸吃掉的。”

    欧阳文的死没有影响到欧阳飞,他冷静的看向四周,想要找到出口在哪里,其他人闻言不约而同的寻找起来。

    马振宇指着头顶,说道:“出口应该在上面,让血屠上去查看一下,只要他身上有能上去的工具。”

    孟虎早就想让血屠上去找出口了,为了不引起欧阳家的注意这才没有开口,现在听到马振宇的话,第一时间看向血屠,希望他能上去。

    血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马振宇嘴里说的不是他而是别人,欧阳文看了看头顶雕刻着日月星辰图案的顶部,点头道:“上去看看!”

    收到命令的血屠从身上拿出一个奇怪的工具,直接对着一旁的墙壁,随着他的手指扣动,一条缠着绳索的利箭猛的飞了出去,深深的插在了墙壁里面,血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用力拉了拉绳索,试了下牢固程度,然后在脚上穿上了在前面砸墙壁时穿戴的工具,做完这些,按了一下手腕上的一个按钮,他整个人就这样被绳索带到了墙壁上面。

    血屠就像一个壁虎快速的在墙壁上爬行,没用一会就来到了众人头顶,他手里拿着一个砸墙壁的工具,这里敲敲,哪里砸砸,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出口却始终没有出现。

    “如果出口不在上面,那出口会在哪里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查找,孟虎已经不抱希望了,如果上面真有出口,血屠应该早就找到了,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发现,只能证明出口不在哪里。

    此时的血屠可能是太累了,每移动一下就要休息一会,哪怕是休息在上面也不好受,又寻找了一会,实在没有什么发现,血屠原路回到了墙壁上。

    在墙壁上感觉稍微好一点,至少没有在众人头顶时候的那种头晕目眩感,看了看墙壁和棺墩的距离,血屠犯了难,过来的时候没有考虑怎么回去,跳过去是不可能的,距离太远,如果从棺墩的上方直接跳到棺墩上,也不太现实,因为棺墩上站满了人,恐怕没有人会同意他从顶部跳上去,两条路都走不通,那就只有一条路了,从地上重新上去。

    血屠看了眼地上那具血尸,他不是一个怕死的人,既然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没有什么犹豫的,直接从墙壁上落向地面,到地面后眼睛死死盯着血尸,两只脚快速迈出,一瞬间就到了血尸的面前。

    就在血屠伸出手打算抓住绳子的时候,血尸身上的白布突然无风自动缠向血屠。

    看到缠向自己的白布,血屠没有一丝慌张,弯匕首在空中转了几圈,白布瞬间就被割成了一个个的布条条,飘散在空中,做完这些的血屠,快速抓住绳子往棺墩爬去。

    血尸在白布被割开的时候发出了一阵细密的尖叫,声音非常刺耳,就像是有人在耳边用尖锐的东西划玻璃,听的人耳朵非常的不舒服,血屠强忍着用手堵住耳朵的冲动,快速爬到了棺墩上,当他爬上棺墩之后,发现棺墩上的人看他的目光很不正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