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一百八十二章逃跑的小七和马六

时间:2018-03-29作者:水中两条鱼

    当场中停止战斗后,晃动中的石棺也停止了晃动,像他们一样居然瞬间变得无比安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棺的晃动是哪个女人引起的!”

    李青指了指一直躲在角落里的小七,脸上出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在血屠手上受伤的他,急于找一个出气筒,发泄心里的郁闷。

    刚才的战斗实在太过激烈,以至于现场的人都不敢有丝毫分心,如果不是李青说出来,好几个人都不知道晃动的石棺是小七引起的。

    “早就怀疑他们两个不简单,一般人怎么可能活到最后,正好抓住他们问清楚,对这里知道多少。”

    黑熊嘿嘿笑了一声,嘴上这么说,脚下却没有任何动作,他在等着二门的人表态,如果二门的人不表态,那就证明两方还要继续战斗,他可不想被二门趁虚而入。

    欧阳飞冷冷的看向小七和马六,说道:“他们既然故意去激活两具石棺,肯定对这里非常了解,抓住他们好好的逼问一番,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二门和四宗的人仿佛商量好的一样,同时把矛头对准躲在角落的小七和马六,众人成包围之势慢慢走向两人。

    “那两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为什么能让两具石棺晃动,难道他们真的隐藏了实力?”

    孟虎不解的看着小七和马六的方向,有些不明白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以前只见过一次面,对他们两个一点都不了解,即使对方隐藏实力,他也不可能知道。

    刘国安疑惑的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这么回事,那两人脸上害怕的表情不像是装的。”刘国安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刑警队长,通过细微的观察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对方的心里状态,但至少能有个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他仔细观察了小七和马六此时的表情,发现对方害怕的表情不像是装的。

    刘国安、孟虎两人没有上去凑热闹,而是默默的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反正小七和马六在他们眼里是必死之人,正好借二门和四宗的人把他们杀死。

    此时的小七和马六两人看到慢慢围上来的众人,似乎知道在劫难逃,脸上一片死灰。

    “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对这里知道多少,我劝你们趁早说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黑熊面无表情的站在距离两人三四米的地方,他身边站着四宗的其他三人,二门的人站在另一边,彻底的把小七和马六二人往前走的道路堵死了。

    “我们不知道这里的任何事情。”

    马六站在小七前面,伸出手把小七护在身后,虽然两只脚在微微的颤抖,说话还算硬气。

    “还敢嘴硬,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是不会说的!”

    一根纤细的暗器从欧阳飞的身上飞了出去,暗器一闪而过,瞬间就飞到了马六身前,马六捂着肩膀一声痛叫,暗器已经完全的插进了马六的肩膀里面,连暗器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

    “六哥...”

    小七一脸紧张的想要查看马六的伤势,只看到马六肩膀处的衣服上出现了一个小洞,连一丝血迹都没有,如果不是马六的脸色无比苍白,很难想象他现在是受伤的状态。

    马六勉强抬起一只手晃了两下,示意自己没事,紧接着他直起腰看了一圈四周包围他们的人,心里暗叹一声,明白今天有可能难逃一死,靠近小七低语道:“七妹,看来咱们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小七不停的摇头,似乎无法接受要死在这里,就在她摇头的过程中,她的表情突然又变成了一脸茫然的样子,伸出手紧紧拉着马六没有受伤的胳膊,不含一丝感情的开口道:“跟我走!”

    “七妹...”

    马六从来不知道小七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在他刚说出两个字的时候,就被小七拉进了他们来时那个充满机关陷阱的过道,没有人想到他们敢进入过道里面,一时间现场的人居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过了一会,欧阳飞才反应过来,冷哼一声,道:“以为退回去就能活命,简直做梦,过道里面的机关随时都会发生变化,就算之前被破坏掉的那些机关,经过这么一会的时间也已经修复完好了,说不定现在两人已经变成了一地的血水。”

    机关陷阱欧阳家的人最精通,既然他这么说了,没有人不相信,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马振宇还是靠近过道查看了一下,过道里面一片漆黑安静,马振宇利用手里的强光手电在过道里面照了一会,没有看到小七和马六的身影,随后放弃了查找,他可不敢在走进过道里面。

    四宗的人虽然相信欧阳飞的话,但依然一个个的查看了过道,毕竟两方人马现在还是交战状态,不可能完全的相信对方,随着一个个的靠近过道,然后在一个个回来,没有一个人看到小七和马六的身影,那两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当然也可能是化成了血水。

    小七和马六的消失让众人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他们不知道刚才石棺的晃动代表着什么,不知道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这些常年进出古墓的人,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石棺,前面大殿中一百多具石棺,已经让他们吃尽了苦头,现在的两具石棺可比前面那些石棺大多了,天知道里面的东西会有多么的可怕。

    最要命的是眼前的天葬之法,凤巢棺墩,虽然棺墩四角贴着四宗的血符,但众人总觉得半空中的棺墩很不一般,对方就像一个怪兽般在空中冷冰冰的盯着他们,仿佛随时都会冲着他们扑下来。

    “我怎么感觉那个棺墩像是活了一样,好像在棺墩上面有眼睛在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毛毛的。”

    孟虎双手不停的搓着肩膀,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半空中的棺墩,随后又会快速的把目光挪开,似乎怕棺墩发现自己在看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