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棺墩的响动

时间:2018-03-29作者:水中两条鱼

    马六搂住小七的肩膀,手掌轻轻在小七的肩膀上拍了拍,像是哄孩子般,低声安慰道:“七妹,不要乱想了,石棺是不会动的,我们现在只要等他们找到出口,然后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悄悄的跑出去就安全了,只要能出去,以后咱们再也不进古墓了。”

    小七心有余悸的靠在马六的怀里,对方安慰的话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她依然死死盯着不远处的石棺,似乎害怕里面突然跑出什么可怕的东西。

    马六感受到小七微微颤抖的身体,心里满是悔意,这次的古墓之行对他影响太大了,以前都是看着别人死,这次自己两人却变成了任人宰割的弱小之人,每时每刻都要担心被其他人杀死,这种心情没有感受到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搂着小七的马六暗自发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会在进墓了,哪怕没有钱去要饭,也不在做这一行,这一次他是真的怕了,自从进墓之后,两人就像是失去了对自己生命的控制权般,任人宰割。

    “六哥,咱们出去以后要个孩子吧。”

    小七靠在马六的怀里,舒服的蹭了蹭脑袋,眼神迷离的看着前方的石棺,脸上莫名的冒出一股红晕,看起来格外诱人。

    马六没想到小七会说这种话,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以前她总是不愿意要孩子,说生孩子影响身材,宠溺的揉了揉小七的秀发,点头道:“好,出去后,咱们就生个大胖小子。”

    两人像一对热恋的情侣般依偎在一起,因为在角落里面,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只有孟虎和刘国安偶尔的会看一眼两人,确保他们不会先逃掉。

    “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打开棺墩?”

    宋狂风虽然大大咧咧的,但他对危险的预感很灵敏,当听到棺墩里面的呼吸声后,就知道里面的东西非常危险,虽然贴了血符后里面恢复了安静,但他依然有些担心里面的东西。

    小英和李青两人因为亲人的逝去,并不是很在意棺墩里面的宝贝,有些心不在焉的站在棺墩上,没有发表意见。

    黑熊阴沉着脸看了一下地面,低声道:“棺墩的事情先不着急,现在二门的人正在等着咱们下去呢,目前还不知道棺墩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为了安全期间,先弄死二门的人在考虑要不要打开棺墩。”

    “我早就想弄死那个死娘娘腔了,欧阳飞让我来收拾,我保证用最短的时间打碎他全身的骨头。”

    听到打架,宋狂风激动的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两只比一般人要大很多的拳头更是捏的咔咔直响。

    “我来对付马振宇。”

    黑熊目光冰冷的看向小英和李青,继续道:“你们两个对付血屠和欧阳文应该没有问题吧,怎么说也是快要继任宗主的人,如果连两个年轻人都解决不了,那干脆就不要出去了。”

    小英和李青没有说话,他们几乎同时看向下面的人,眼神中充满了仇恨,两人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

    “现在最大的变数是哪个叫做孟虎的和他身边那个蒙面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手帮助二门,如果他们两个冷不丁的出手,咱们就危险了。”

    黑熊摩擦着下巴紧盯着孟虎和刘国安,想要从他们身上看出点什么,最终只能失望的摇了摇头,什么都没看出来。

    不说他担心孟虎和刘国安,二门的人也担心,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没有时间去拉拢孟虎和刘国安二人,只能希望他们不去帮助对方就行了,至于小七和马六早已经被他们给遗忘了,小七和马六两人则安静的躲在角落里,等着看他们怎么找到出口。

    “怎么没有人来拉拢我啊,本来还想弄点钱花花呢,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找我。”

    感受到场中凝重的气氛,和不时看向他的目光,孟虎原以为会有人来拉拢他,毕竟在怎么说,他曾经也是一个高手,虽然现在不是了,可没想到,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找他,就像是没有他这个人存在似的,这让一心想当高手的孟虎心里很郁闷。

    刘国安平静的分析道:“因为不敢,一直以来,二门和四宗之间的平衡都保持的很好,虽然不停的在死人,但他们都觉得自己一方有很大的胜算,一旦有人想要找你帮忙,另一方肯定也会来,到那时,你就成了决定他们成败最终要的筹码,为了能活下去,就算你狮子大开口,他们也会满足你,可这个后果是他们所不愿意承受的,因为对你不了解,谁知道你会贪婪到什么程度,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两方势力很有默契的都没有找你。”

    孟虎撇了撇嘴不满道:“我有那么贪婪吗,只要谁给个几百万,我一定会帮助谁的。”

    刘国安笑道:“你这样说,是因为没到那个时候,当你的加入会造成一方全灭的时候,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他们会把价码开到什么程度,那真就是全凭你一张嘴了,当然事后他们会不会杀你灭口就说不准了。”

    孟虎幻想了一下,如果真的到那个时候,自己真的有可能会说出无法想象的价码,随后一脸失望的说道:“这么说我失去了一个发家致富的好机会。”

    “应该说你捡回了一条命。”

    刘国安看着场中诡异的气氛,头也不回的低声道:“你不会忘记自己的底细吧,就你那两下子,只要敢出现在他们的战斗之中,瞬间就会露出破绽,他们可都是打架的高手,到那个时候,你觉得自己还能活命吗。”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孟虎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身上不禁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过了一会,恢复过来的孟虎,充满希望的看着刘国安,说道:“刘队,要不你还是把那张符纸给我吧,没有符纸在身上,我总感觉心里有些虚。”

    感觉到孟虎真的吓着了,刘国安笑着拍了拍孟虎的肩膀,道:“符纸你就不要想了,如果真的害怕,就紧紧的跟在我身边,老道士不是说了吗,只要你跟在我的身边,就不会有危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