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一百六十五章过道

时间:2018-03-25作者:水中两条鱼

    随着血屠的动作,其他人都抬起头看了过去,地上的白骨几乎被踩碎完了,因为白色碎骨渣飘散在地上,经过人们来回走动,印出一些杂乱的脚印。

    血屠在顶部移动了很久,当他把一个手从墙壁上拿下来的时候,众人都以为他是因为累了,想要休息一下手臂,谁也没想到,他竟然高举着那只手,猛的砸向顶部的墙壁,一阵闷响,血屠的手臂直接陷进去了大半个拳头,一些石块碎渣从顶部纷纷落了下来。

    血屠艰难的晃了晃脑袋,显然不满意这一击的结果,把手从墙壁里面拔了出来,再一次砸向墙壁,一连砸了十几下,地上落了一推石渣,在血屠不断砸击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半米左右的洞口,洞口黑黝黝的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

    血屠从身上拿出一个发光的物件往洞口里面一扔,接着把头探了进去,随后血屠的半个身子都钻了进去,就在大家紧张的等待中,血屠收回了半个身子,直接从五米高的顶部落在了地上,当落回地面之后,先是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脚,这才走向欧阳飞。

    “上面是一条长长的过道,同样是一地白骨。”

    血屠来到欧阳飞面前,脸上的神情很凝重,能让他露出这种表情,看来上面的过道很不简单。

    “欧阳飞,现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被困在这个地方,有什么发现都应该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商量,难道你想独自上去。”

    黑熊的话说的有点挑破离间的意思,经过他这么一说,就连欧阳家的盟友马振宇看向欧阳飞的眼神里都有了一丝询问的意味,更不用说其它四宗的人了。

    欧阳飞觉察到四周充满防备的眼神,暗骂了一声黑熊,其他人,他倒是不在乎,可如果马家也怀疑他,那就不是他能承受的了,毕竟在这个空间中只有二门联手才能和四宗抗衡,虽然马振宇不至于这么蠢,但总会在两人之间产生一点隔阂,就这一点隔阂就有可能影响到这次的古墓之行。

    欧阳飞心思急转,过了一会,大声说道:“血屠把你在上面看到的情形大声给所有人说一遍。”

    血屠转过头冷冷的看了一圈众人,说道:“上面是一个很长的过道,过道大概有三四米那么宽,长度因为空间太暗看不清楚,两边的墙壁是用石砖砌成的,很可能有机关陷阱,过道的地面上到处都是人类的白骨,应该是被过道里面的机关杀死的,现在无法确定过道里的机关经过这么多年会不会失效。”

    血屠解释的很清楚,把自己看到的仔细叙述了一遍,众人听了血屠的话,三三两两的开始低头交谈,都在商量怎么上去。

    “上面的机关真的没有失效吗?”

    马振宇来到欧阳飞的面前,低声问道。

    欧阳飞摇了摇头,说道:“你也是经常进古墓的人,应该知道有些机关即便是过去千年依然能够杀人,更何况这里可是九龙墓,如果机关这么容易失效,那还能叫九龙

    墓吗。”

    “机关陷阱是欧阳家最拿手的,看来这里的人这次都要靠你们欧阳家了,”马振宇下意识的看了眼还在谈论的四宗众人,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听他的口气,似乎想要在这里直接弄死四宗的所有人。

    欧阳飞敏感的看了看马振宇,从马振宇的眼神中能看出他打的什么主意,欧阳飞出人意料的拒绝道:“不能在这里和他们发生打斗。”

    马振宇满脸不解的望向欧阳飞,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只要在机关陷阱上动点手脚,就有可能把四宗的人全部弄死。

    “这个地方很古怪,地上死了这么多人,上面同样死了一地的白骨,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就算动手也不急于一时,我总觉得这个地方不能久待,好像在待下去,我们也会变成地上的一堆白骨。”

    欧阳飞抬起脚踢了一下身边的一根人骨,他的脚一碰到白骨,白骨就碎成了粉末。

    马振宇闻言眉头皱了起来,因为马飞扬的死去,让他急于想要除掉血神宗和青竹宗,听欧阳飞话里的意思,现在最危险的竟然不是四宗的人,而是这个奇怪的空间,转圈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转而又看向头顶的洞口,血屠扔进去的那个发光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从这里看只能看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你打算怎么做,要带着四宗的人一起继续前进吗?”

    马振宇语气中有点不满,愤恨的看向李平生和小英的位置,小英充满仇恨的眼睛正好也在盯着他,觉察到小英的目光,马振宇很自信的笑了笑。

    欧阳飞指示最后一个屠神组的人利用工具爬到头顶的洞口,对方直接钻了进去,过了一会,从上面丢下来一根绳子,欧阳飞伸手拉了拉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现在还不知道主墓室在哪里,咱们的人手已经损失了好几个,在路上总有需要人手的时候,万一在碰到像刚进大门时需要人血的情形怎么办,带着一些人关键时刻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马振宇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个事,一开始二门发动战斗,是为了消灭一宗,打破四宗的平衡,现在虽然消灭了麻婆子,却又出现了一个不知深浅的孟虎,更加让他在意的还是一直在孟虎身边的那个蒙面男子。

    欧阳飞心有忌惮的看了眼孟虎和刘国安,他之所以不敢在这里动手,有他上面说的原因,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因为孟虎,一个隐忍了很多年的人,谁也不知道孟虎到底是什么底细。

    如果被孟虎知道,他现在被二门的人所忌惮,恐怕能兴奋的当场嚎叫起来,只有他和刘国安最清楚,他是怎么从一个三流低手变成超一流高手的。

    “我怎么感觉,欧阳家和马家总是往我们这个方向看,不会是发现你的身份了吧。”

    孟虎后知后觉的看向欧阳飞和马振宇,有些担心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