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一百四十九章各怀心思

时间:2018-03-20作者:水中两条鱼

    “只能打成平手吗,那就足够了,剩下的几个人都不足为虑。”

    马振宇看向麻婆子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的眼神落在了一直搀扶麻婆子的小英身上,在他眼里小英比麻婆子要麻烦的多。

    小英似乎感觉到了马振宇的目光,转过头看向马振宇的方向,此时马振宇已经收回目光专心的打量起眼前的石棺,小英疑惑的摇了摇头。

    “小英,等下万一有危险不要理会奶奶,一定要保住你自己的命,血神宗不能断在我的手里。”

    麻婆子慈爱的摸了摸小英乌黑的秀发,这次来九龙墓,原本没打算带上小英,毕竟她来是和马飞扬拼命的,带着小英会束手束脚,是小英非要缠着她,没有办法才带着她一起。

    “小英不会让奶奶遇到危险的。”

    小英天真的挥了挥拳头,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麻婆子,很难想象,在不久之前,就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子,用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把一个人的头给撞碎了。

    麻婆子的嘴角动了动,满脸的皱眉仿佛拧在了一起,呵呵笑道:“小英长大了,懂事了,奶奶已经老了,这次进九龙墓奶奶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你不同,你还有大好的年华,血神宗也需要你来发扬光大,奶奶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拉着马飞扬那个畜生一起死在这里。”因为激动,麻婆子的语气变得有些不稳定,说到后来有点微微的喘息,充满仇恨的眼睛不时看下马飞扬,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马飞扬早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奶奶”

    小英知道报仇是麻婆子最大的心愿,但马家的势力实在太大,在外面连见到马飞扬的可能都很小,更不用说还要杀死对方了,这次在九龙墓是最好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是最后的机会,因为麻婆子太老了,已经快要死了,虽然小英不想承认,但岁月是永远不会停留的,心疼的看着麻婆子,小英的眼角流下了两行眼泪。

    “小英乖,奶奶不在的时候,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可惜不能亲眼看你嫁人了,奶奶的小英长得这么水灵,不知道将来会便宜那个小伙子。”

    麻婆子抬起手颤巍巍的擦掉了小英眼角的泪水,笑呵呵的调笑着小英,眼神有些迷离,目光似乎穿越了空间看到了小英为人妻,为人母的画面,又似乎看到了自己那早已死去多时的情哥哥,浑浊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咳咳。”

    李平生仿佛鬼魂般悄无声息的来到麻婆子身边,还没有说话先咳嗽了几声。

    小英恭敬的喊道“李叔,好。”看的出来,她和李平生的关系很好,脸上的恭敬一看就不是装的。

    李平生微微点了下头,看向身边的麻婆子,谨慎小声道:“欧阳飞和马振宇刚才不知道在密谋什么,两个人交谈的声音非常小。”

    麻婆子收拾了一下心情,很隐秘的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冷声道:“二门和四宗一直针锋相对,谁看谁都不顺眼,现在大家都被困在这么一个狭小的地方,随便想想都知道,他们打得什么主意,无非就是想要在这座古墓中灭掉四宗,这样他们出去之后,二门就真的是两家独大了,南北两派尽数被二门控制,到那时,打破这个平衡的欧阳飞和马振宇肯定会被各自的家族器重,成为真正的话事人。”

    “如果他们真是这样打算的,那他们两个未免也太小瞧四宗的人了,如果是马家和欧阳家的真正家主亲自带队,还有这个可能,现在就凭他们两个也想灭掉四宗的宗主,是不是想的太真了。”

    李平生闻言脸上出现了很不屑的神情,虽然四宗的势力没有二门那么庞大,但在四宗的宗主看来,他们是和二门的门主同一个级别的人,能和他们平等对话的只有二门的门主,现在二门随便两个人就想在古墓中灭掉有宗主带队的四宗,李平生对此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麻婆子虽然没有李平生那么不屑,但脸上也没出现太过担心的表情,她的眼中只有马飞扬,其它事情对于快要死去的她来说,都变得无关紧要。

    李平生和麻婆子又聊了一会,才回到自己人的位置,他们和麻婆子的位置距离的不是很远,一旦出现状况可以最快的速度相互支援,虽然李平生脸上很不屑,但人老成精的他可不会犯轻敌这种低级错误。

    “大哥,要不要在这里动手,直接做了欧阳飞那个死娘娘腔。”

    宋狂风捏了捏比一般人大很多的拳头,一阵骨骼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炒豆子的响声。

    宋狂风嘴里的大哥就是祁峰宗的黑熊,黑熊虽然长得粗狂,但心思却很细腻,听到宋狂风的话,语气轻松的笑道:“不用急,等会就算咱们不出手,也会有人等不急先出手,到那时,咱们说不定还能捞点好处。”

    宋狂风憨笑着抬起手挠了挠后脑勺,道:“我就是看不惯那个娘娘腔,看到他的脸就想上去狠狠揍一顿。”

    “会有机会的,欧阳家的人一个都别想跑出去。”

    黑熊目光阴狠的看向欧阳家的方向,当看到一直躲在角落的欧阳文时,嘴角不知觉的露出了一丝冷笑。

    欧阳文被放弃的事情,在道上早被传开了,现在谁都知道欧阳家下任家主是一个叫做欧阳玲玲的女人。

    “死胖子,刚才你不是说的很有自信吗,怎么还打不开石棺。”

    刘国安在一旁等的有些无聊,突然想起了韩雨婷对孟虎的称呼,下意识的叫了出来,话刚说出口,刘国安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这一刻突然发现,很想念韩雨婷,两人不过才两天没见,像是过了很久似的,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一如不见、如隔三秋”这两句话的真正意境。

    “这个石棺不仅表面雕刻着复杂的纹路,就连打开的方式也很困难,在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打开它。”

    孟虎没有在乎刘国安对他的称呼,两只手不停的在石棺上忙碌,眼睛也没有从石棺上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