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一百四十三章进门

时间:2018-03-17作者:水中两条鱼

    宋狂风走到门前却停了下来,随着他一起的还有其他三宗的人,宋狂风哈哈大笑道:“血灯是二门的人点的,当然应该是二门的人先进去,一向强大的天门和玄门不会让我们这些小弟在前面带路吧!”

    “全是一群老狐狸。”

    孟虎听到宋狂风的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低声道:“本以为四宗的人会迫不及待的走进去,那样我们就可以安全的跟在他们后面,没想到那个傻大个,表面看起很粗狂,心思却很细腻,知道九龙墓不是普通的古墓,第一个进去不一定能得到好东西,却一定会遭遇到最大的危险。”

    刘国安往前走了两步,开口道:“我们主动走前面吧,就算我们不主动要求,最后还是会被欧阳飞要求在前面带路,一旦我们没有了利用价值,对方绝对会第一时间杀了我们。”

    “都是那个臭道士,如果这次能活着出去,虎爷一定要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来梁平市。”

    孟虎使劲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抬起手粗鲁的擦了下嘴,跟在刘国安身后在一次走向大门。

    “六哥,我们怎么办,真要走在他们的前面吗?”

    小七的脸色变得有点惨白,接二连三的死人,让她有了点心虚的感觉,尤其是她和马六现在的立场,没有一点依靠,没有一点势力,如果前面的路上在有需要人血的地方,恐怕最先被杀的就是他们两个,想到这里,小七抓着马六的手颤抖的越发厉害,颤声道:“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我们两个,我不想死。”

    马六拍了拍小七的肩膀,虽然他心里也没底,但为了不让小七太恐惧,只能柔声安慰道:“没事的,七妹,只要咱们紧紧跟着孟虎就不会有事,孟虎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他可是很轻易的就把我们带出了困住我们好几天的古墓,这次一定也能带我们出去。”

    经过马六的安慰,小七似乎好了很多,但依然紧紧抓住马六的衣角不放手,跟在他的身后,点头道:“对,孟虎一定能把我们平安的带出去只要能活着出去,以后咱们再也不下墓了,反正做直播也能挣好多钱,咱们不要在做这种冒险的事情了。”

    看着受惊过度的小七,马六心里也不好受,如果不是他提议来这座古墓做一次现场直播,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如果没有来这里,他们现在正在家里舒舒服服的睡懒觉呢,使劲晃了晃脑袋,同意道:“出去后,永远都不在下墓了,以后就好好做直播,赚很多很多钱。”

    马六和小七一边聊着天,一边跟在孟虎身后,很快他们就重新来到了大门边,四宗每一宗都有四五个人,二门每一门有十个人左右,门口站了差不多有四十个人,如果不是大门足够大,很可能站不下这么多的人。

    欧阳飞听完宋狂风的话,下意识的寻找孟虎的身影,在他眼里对方就是要用在这种时候的。

    孟虎看到欧阳飞的目光就知道,自己一行人要遭殃,很自觉的主动走出来,说道:“既然门是我打开的,理当我先进去。”

    欧阳飞没有说话,微微翘起的嘴角,说明孟虎的自知之明让他很满意,现场没有任何人反对,全是一副看戏的表情。

    孟虎在心里狠狠叹了口气,被人当枪使的感觉糟糕透了,他却没有任何办法,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衣兜,哪里有老道士给他的纸人,虽然在孟虎的心里感觉老道士很厉害,但他可不认为,只凭借一张纸人,老道士就能把这里的所有强人都给打趴下,一脸认命的走向大门。

    “大家都是道上混的,这位兄弟干嘛蒙着脸,难道你的长相见不得人。”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原本大家没觉得刘国安蒙着脸有什么问题,可经过有心人这么一说,现场的气氛就有些不对劲了。

    宋狂风微眯着眼睛看向孟虎身边的刘国安,声音低沉的点头道:“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老夫倒是挺好奇你的样子。”

    孟虎紧张的手心直冒冷汗,刚刚放开的手再一次放在了衣兜里,一旦发现不对劲,马上用打火机点燃纸人。

    “我的样子太过丑陋,即便是白天见到我的脸,也会让人感到害怕,更加不用说,在这种光线不是很亮的古墓里面了,我怕一拉开黑布,你们会忍不住开枪打我。”

    刘国安没有孟虎那么紧张,转过头看向宋狂风,只见他原本正常的眼睛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副斗鸡眼,声音变得嘶哑无比,比破锣嗓子还要难听,就像是老树皮被不断撕扯的声音,很多人听到刘国安的说话声,都不自觉的用手掏了掏耳朵。

    宋狂风看到刘国安两只斜的很厉害的眼睛时,就失去了看他真面目的兴趣,十分嫌弃的挥了挥手,道:“只看眼睛就能想到你的脸会是何等丑陋,赶紧进去吧,老夫很后悔叫住你,不知道刚才是哪个小崽子乱叫,让我抓到一定狠狠收拾他一顿。”说着,宋狂风竟然真的在人群中开始寻找刚才发出声音的人,不过因为对方明显改变了自己的声音,他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一点头绪,郁闷的挥了挥拳头。

    在欧阳家的最后面,欧阳文脸上的疑惑变得更加明显,刚才就是他出声喊的,他始终觉得那个蒙面人很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刚才试探性的喊了一句,原以为对方会拿下蒙脸的黑布,没想到他还是没有拿下来。

    听到刘国安嘶哑的声音后,欧阳文心里的疑惑就更大了,对方的声音只要听一次,就绝对不可能忘记,但他敢确定这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既然是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为什么会感到熟悉呢,如果是以前,他可以直接吩咐人上前去掀开刘国安蒙脸的黑布,可是现在,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权利的一般人,欧阳家没有人会听他的,这次让他进墓,摆明就是让他来送死的,尽管心头有疑惑,他也没有和其他人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