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小英

时间:2018-03-17作者:水中两条鱼

    孟虎解释道:“这人的真名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他的外号叫做大象,是祁峰宗第一号打手,特别的心狠手辣,据说身手至少背了几十条人命。”

    大门的声音不断响起,此时大门已经提升到一拳的高度了,从打开的地方能够看到,大门至少有一米多厚,像一个千斤巨石被一点点的拉起来,每当鲜血停止喷洒在大门上时,大门就会停止提升,当可以吸收鲜血时,大门就又开始响起咔咔声,缓慢的提升。

    第三个出手的是宋狂风,他没有让手下人出手,而是自己亲自出手,他的出手有些狂暴,像个坦克般直接冲进人群,一下子撞飞了好几个人,才提着一个扔到孟虎身边,被宋狂风扔过来的人没有死,却比死了还惨,身上大多数骨头都变形了,因为骨头的变形整个人已经没有人样了,像是一个被扭曲的玩偶,看着让人觉得有点恶心。

    马六强忍着恶心感,抓起不停惨叫的人,在他身上开始下刀,其他人都是死的,下刀的时候很安静,这个却是活的,一声声惨叫听的人头皮发麻,尤其是在这种阴森森的古墓里面,站在一旁的小七猛一甩手,一个勾爪出现在发出惨叫那人的脖子上,只见小七一用力,勾爪居然一下子抓破了那人的喉咙,喉咙破了之后,他就再也发不出惨叫声了,只能无助的张着嘴,马六看着小七歉意的笑了笑,因为对方变形太严重,一开始他竟然忘记在脖子上下刀了,这才让对方有机会发出惨叫声。

    第四个出手的是麻婆子身边那个俏生生的姑娘,小姑娘脸色有些腼腆,微微咬着下嘴唇,脸上可能是因为胆怯,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一直到她来到人群面前,那些已经被吓破胆的人竟然没有防备小姑娘。

    小姑娘抿着嘴轻轻开口道:“我力气小,搬不动你们的尸体,你们能出来一个人跟我走过去吗?到地方之后,小英不会让你们感受到一点痛苦,你们要相信小英。”

    人群中没有一个人出来,原本吵闹的人群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看到没人出来,小英的脸上有些失望,又有些委屈,仿佛是对别人拒绝了自己的好意感到失望、感到委屈。

    就在这时,人群中真的走出了一个人,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脸色微红的走到小英身边,低声道:“反正都是死,与其死在那些大男人手里,我宁愿死在你手上。”

    小英露出一副甜美的笑容,抓住少年的手,欣喜道:“谢谢,你真是一个好人,小英出手一定会干净利落,不会让你感受到一点痛苦。”

    少年大概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是好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任由小英牵着自己的手走向孟虎所在的大门。

    刘国安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他是一个警察,警察要时刻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虽然能进入到这里的都是一些坏人,但他们罪不至死,现在一个个的死在自己面前,他实在有些不忍心,尤其眼前这个少年,一看就是还没有成年的孩子,让刘国安看着他死在面前,刘国安真的做不到,其他人因为发生的太快,他来不及阻止,眼看着少年已经被小英带到了马六身边,刘国安想要越过孟虎上前阻止。

    “刘队,你不想活了。”

    幸好孟虎发现的早,及时出手阻止了刘国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圈四周,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快要打开的大门吸引着,这才松了口气,低声道:“这里很多人都认识你,如果你暴露了身份,他们没有一个人会放过你,绝对会先杀了你,在做其它的事情,这些人敢进九龙墓,已经等于被判了死刑,现在只是提前一会死掉而已,就算你救了他,等一会还不是要死。”

    经过孟虎的劝解,刘国安逐渐冷静下来,虽然不忍心,但孟虎说的是事实,他出手不仅救不了人,还会把自己搭进去,握紧的拳头逐渐松开,转过头不忍心看那个将要死去的少年。

    刘国安和孟虎没有注意到在不起眼的角落,欧阳文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刘国安,脸上有些一股子疑惑的神情。

    小英牵着少年的手来到马六身边,当马六想要挥动匕首杀死少年的时候,小英比马六的速度更加快,直接按着少年的头,微笑着猛的一下把少年的头撞向厚重的大门,一声闷响,少年的头像是一个被砸烂的西瓜,脑浆、血水四溅,小英只凭借蛮力就把少年的头颅撞击的粉碎。

    有些白色的脑浆溅到了孟虎和马六的脸上,甚至有的溅到了他们的嘴角,孟虎下意识的舔了舔,很快回过神来,胃里就像翻江倒海一般,不顾形象的弯腰呕吐起来,一股子呕吐物的臭味弥漫在四周久久不散,其他人都下意识的远离了一点距离。

    小英仿佛做了一件很自豪的事情,踢了踢头颅变成碎西瓜的少年,确定对方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这才天真的说道:“小英说过不会让你有痛苦的,虽然死相是惨了点,至少没有痛苦,”说完,小英拍拍手,一蹦一跳的回到了麻婆子身边,从她脸上一点都看不出刚杀过人,像是一个邻家女孩出去玩了一圈,欢快的回家了一般。

    “这个小娘们太狠了,居然这么直接的把人脑袋给撞碎,真是一个怪物。”

    孟虎吐了一会,把胃里的酸水都吐了出来,这才感觉好一点,直起腰看了眼地上失去头颅的少年,他大概是到现在为止死的最惨的一个,其他人的脑袋好歹还是完整的,他的脑袋碎成了一地,到处都是脑浆,血水已经被大门给吸收了,现在大门打开了半米高,人趴着已经可以钻进去了,不过这些人显然不会这么钻进去。

    接下下出手的是马飞扬,当马飞扬动手的时候,麻婆子脸上出现了一丝情绪波动,干枯的老手不自觉的抓在了一起,小英安慰性的轻轻拍着麻婆子的后背,在她耳边低声说着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