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一百三十二章风火双龙脉

时间:2018-03-14作者:水中两条鱼

    “我们进去要怎么阻止,难道还像上次一样跟在那些人身后。”

    对于上次的古墓之行,刘国安记忆犹新,一幕幕危险的画面像是放电影般,在脑海里重新过了一遍,尤其是提前跑掉的古长风。

    老道士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了孟虎,意味深长的开口道:“这次要全靠小胖子,让他把进入古墓的人带到其中一个门里,看他的面相,额头乌云盖顶,最近的运气非常不好,如果是他打开的门,里面肯定不会有那些人的目标,现在九龙墓里面还剩两道门没有打开,不管是那道门都非常危险,进去的人应该差不多都会死在里面,只希望通过这件事,能吓退那些对九龙墓虎视眈眈的人,让他们再也不敢打九龙墓的注意。”

    听到老道士的话,孟虎感觉两腿有些发软,扶着桌子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手不停的拍着胸脯顺了顺气,说道:“还没进去就快被吓死了,既然道长知道进去的人都会死,还要我们进去做什么,去送死吗?”

    “我只是说差不多都会死,却不敢保证百分百全死,万一他们进去拿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惊扰到不该醒来的存在,世界将会走向灭亡,小胖子,你这可是在拯救全世界,要有自豪感哦。”

    老道士说的话很夸张,动作也很夸张,像个神棍在糊弄人似的,双手不停的来回摆动。

    孟虎已经无力说话了,额头在石桌上不停点着,把石桌撞得一阵咚咚响。

    刘国安紧皱着眉头,问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会让这么多人不惜舍命也要得到。”

    刘国安不相信老道士所谓的世界灭亡,但他却很想知道九龙墓里到底有什么,那些人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你们没有必要知道,只需要明白一点,那就是绝对不能让人把里面的东西带出古墓,哪怕是在小的一件东西都不行。”

    老道士似乎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很明确的拒绝了刘国安。

    孟虎撞了几下脑袋,郁闷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抬起头说道:“让我们进去也行,但道长是不是应该准备几只小黑狗、老黑猫,还要把那只大黑公鸡带上来,我们毕竟是进去玩命,总不能什么都不准备吧。”

    不知是不是巧合,在孟虎刚说到黑猫时,以前和他们一起进过古墓的老黑猫悄无声息的来到老道士脚边,轻轻一跃就跳到了老道士的怀里,很人性化的白了眼孟虎,缩卷着身子直接在老道士怀里睡起觉来。

    老道士顺了顺黑猫的毛发,道:“这次你们要进的古墓太危险,黑狗、黑猫已经不管用了,大黑公鸡过两天老姜头会送上山,至于能不能用到,我也说不准。”

    “我怎么感觉人还没有进去,就被提前宣判死刑了,”孟虎认真看向老道士,说道:“你真的不是让我们两个去送死。”

    “放心吧,虽然我暂时还看不清楚你的未来,但刘国安是绝对不会死的,只要你紧紧跟他在一起,就一定能平安的走出来。”

    老道士眼睛盯着孟虎看了好一会,直把孟虎看的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脑袋。

    孟虎又开始不断的用头撞击石桌,小声嘀咕道:“我果然会死在古墓里。”

    刘国安没有理会自暴自弃的孟虎,拿出身上的洪荒道法,问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上面写的那么厉害。”

    “这要看你什么时候能放下心里的仇恨了,放下仇恨不是不让你报仇,而是让你能坦然面对仇人,这也是为了你好,万一在你心智不成熟的时候,突然获得强大的力量,谁也不敢保证那时的你会不会变,为了让你能有很好的自控能力,只有当你的心智十分成熟,即使看到最想杀死的仇人时,也能保持冷静不冲动,到那时,你才能真正领会里面的内容。”

    老道士似乎想起了当年自己练习洪荒道法的情形,眼神中出现了一丝伤感,很快就被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刘国安心里最大的心魔是独眼狼,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就是能够找到他,至于找到他之后会怎么做,他还真没有仔细想过,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大概会第一时间杀死他吧。

    收起洪荒道法,现在天快要黑了,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七点多,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进古墓。”

    老道士指着还在不停撞石桌的孟虎,道:“这个应该问他,他知道怎么找到古墓入口。”

    孟虎闻言抬起头,他的额头出现了一片红,虽然用的力气比较小,但毕竟是拿血肉之躯和石头碰撞,额头没有起包已经很不错了,揉了揉发红的额头,拿着罗盘的手垂落下去,有气无力的说道:“明天正午十分,大风刮,山火起,风助火势,火顺风走,到那时,会出现风龙脉和火龙脉,两脉相遇,墓门开,明天出现的入口会非常多,多到有可能笼罩整座山!”

    “哈哈,小胖子果然不简单,老道士只能推算出只言片语,却跟本不知道具体的意思,你才上山没多久,就已经找到了古墓入口,这次你们两个肯定会非常顺利的完成任务。”

    听到孟虎的解释,老道士表现的很高兴,像是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突然解决了一样,事实上还真是这样,自从老道士推测出只言片语后,他一直在思考这几句话的意思,就是写给刘国安的那些字,但不管他怎么思索都找不到一点头绪,现在被孟虎几句话都解开了心里的疑惑,他怎么可能不高兴。

    孟虎哭丧着脸,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声音充满了担忧道:“第一次刘队从悬崖上的入口进去,算是土龙脉,土一向都是厚重、坚实包容性非常强,从土龙脉入口进去,危险性最小,上次是水龙脉,水虽然包容性强,但也有较强的攻击性,上次从水龙脉进去的人,只逃出来几个,其他的都死在了里面,而这次要经过风龙脉和火龙脉,风和火在五行中攻击性很强大,如果真的从风、火龙脉中进去,很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