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九十五章神秘人影

时间:2018-03-05作者:水中两条鱼

    在一群高楼之中,有这么一个低矮的房屋,房屋表面已经破旧不堪,每当有大风吹过时,整个房子都会摇晃起来,就像是要被风吹走的样子,这个房子是一位独居老人的,没有人知道那位老人为什么会一个人居住在这种地方,因为那位老人从不与人交流,偶尔的有个好心人会把自家多余的食物送到老人房间门前,老人也不会说一声谢谢,只是把食物拿走。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周围的居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那位老人了,好心人偶尔放的食物也不在有人拿走,对于失踪的老人,人们并没有太过在意,现在这个社会,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有谁会在意一个失踪的老人。

    有一只脏兮兮的流浪黑猫似乎看上了老人门前好心人放得食物,缓步走向门前,警惕的看了看左右,发现没有人在意这边,黑猫愉快的叫了一声,低下头开始吃起地上的食物。

    黑猫吃东西的时候很慢,似乎在享受难得的食物,每吃几下就会抬起头看一下四周的环境,突然,紧闭的房门里面传出了一种奇怪的呼吸声,黑猫马上停下吃东西的动作,机警的透过门缝想要看清楚里面的情形,黑猫可能以为里面是老鼠发出的响声。

    在猫的眼中最美味的就是老鼠,黑猫舔了舔舌头,两条前腿趴在门缝里,想要钻进去,可惜门缝有点小,它的身子太大,钻不进去,黑猫抬起爪子抓了抓门,可能是想要推开,不管它怎么用力,紧闭的门并没有任何改变,依然紧闭着。

    黑猫似乎放弃进入里面了,不满的叫了几声,转过身打算离开这个房门前,就在它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了一条缝隙,一直干枯的大手伸了出来,闪电般的抓住没有跑远的黑猫,一把拉进了门里,紧接着房门再一次被关了起来,被拉进门的黑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接下来房间里面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紧闭的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道人影从门里走了出来,融入到漆黑的夜色里,从人影的后背能明显的看到对方只有一只胳膊,失去胳膊的那一边有一条空荡荡的衣袖在摆动。

    当天快要亮起的时候,人影从外面走了回来,在他的嘴角似乎沾染着丝丝的血迹,人影进入房间之后,被打开的房门缓缓关了起来,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就像是从来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过似的。

    清水镇,刘国安从山上下来之后,在家里好好梳洗了一番,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天亮,这些天在山上,对于他来说无异于坐监狱,现在的刘国安对于监狱有了更加深的一层含义,明明在一个房间里面什么都没做,只是看书,可对刘国安来说却感觉特别的劳累。

    第二天醒来,把充好电的手机开机,不知是不是青云观那座山上有什么特殊磁场,手机只要到那座山的范围就不会有信号,手机开机之后,一个个的未接电话,一个个的信息,几乎全都是局里的,想到自己无故消失半个月,刘国安头疼的又重新躺到了床上,郁闷的拍了拍额头,硬着头皮打通了局里的电话。

    “总算联系上你了,如果在没有你的消息,张局就要给你开追悼会了!”

    听到手机响,李大山快速拿出手机看向来电显示,当看到是刘国安的电话号码时,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这些天,整个局里都在担心他的安危,最后一次和刘国安联系的方雪更是被张剑锋一天叫过去好几次,想要在最后的一次通话中询问出刘国安到底在哪里。

    这也是他们没有找对人,孟虎和韩雨婷都知道刘国安的去向,只不过他们从没想过去问别人,毕竟失踪的是刑警队长,他们总不能去到处询问别人,这样造成的影响会很严重。

    “局里有没有大事发生?”

    刘国安知道所谓的张剑锋给他开追悼会只是一时的气话,所以没有在这个上面过多的纠缠,而是问起局里的工作。

    “大事倒是没有,只不过有一个奇怪的案子,这段时间梁平市总有一些动物死亡,那些动物死状很奇怪,几乎全都是被吸干血液而死,就像电视上演的吸血鬼一样。”

    李大山拿着手机走出了自己办公的地方,径直往局长办公室走,这些天要说最担心刘国安的绝对是张剑锋,为了这事,张剑锋这几天着急上火,天天发火,李大山打算先给张剑锋说一声。

    刘国安皱了皱眉头,不解道:“动物死亡自然有别的部门管,刑警队什么时候连这个都要管了。”

    “一开始是不归我们管,可这件事慢慢越来越严重,动物死亡的越来越多,已经引起群众恐慌了,不管不行啊,你什么时候回市局,这件事真的很辣手,等你看到那些死去的动物就知道了。”

    李大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敲响了张剑锋办公室的门。

    李大山的话让刘国安深深皱起了眉头,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从九龙墓逃跑的古长风、欧阳文、血屠三人,过了一会才晃晃脑袋,说道:“今天就回市局,有什么事到时候再说!”说着,刘国安就打算把电话挂掉,这时,突然从电话里传出了张剑锋的声音。

    “你个小兔崽子现在是越来越无组织、无纪律了,居然敢擅自离岗半个月,连一个电话都不打,人也联系不上,我还以为你已经牺牲了呢,正打算给你申请一个烈士指标。”

    张剑锋这几天是真的担心坏了,刘国安只留下一句追查独眼狼就失去了踪影,难免让人想到其它不好的地方,这也不能怪张剑锋乱想。

    “张叔,我真不是故意不联系的,实在是因为...因为...。”

    面对张剑锋,刘国安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和他说自己这些天被一个老道士关押了起来,如果真这样说了,张剑锋很可能直接派人来青云观把老道士给抓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