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九十章恐怖回忆

时间:2018-02-25作者:水中两条鱼

    因为青云观的方向和姜家是同一个放向,一行人半夜三更的走在路上,不知是不是老道士的缘故,经过许多农家小院的时候,居然没有狗叫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很快到了姜家,韩雨婷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进入了姜家,刘国安没有发现韩雨婷的异样,简单和她说了一声,就跟着老道士上青云观了。

    韩雨婷失魂落魄的走到自己的车里,姜家的那只土狗小花看到韩雨婷回来,只是轻轻叫了一声,仿佛在询问她怎么没见到自己的孩子回来,另外一只小狗安静的趴在小花身边睡觉,可能是小花的声音吵到它了,不满的翻了一个身,继续接着睡。

    韩雨婷坐在车上,仔细回想着在古墓里的所见所闻,突然想到了小黑狗从自己的怀里跃起咬向一个士兵的手臂,当时那个士兵分明是想要用手中的武器砍向自己,多亏了小黑狗及时咬住对方的手臂。

    想到这里,韩雨婷终于明白小黑狗为什么会死了,因为那个士兵身体里面都是水银,小黑狗咬住士兵的手臂不放,一定是水银流进了它的身体,然后死掉的,从那之后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只是小黑狗的灵魂,而它的**却永远的留在了哪座古墓里。

    韩雨婷坐在车里轻声抽泣,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车里没有灯光,四周一片黑暗,只能听到韩雨婷低声哭泣的声音,一直过了很久,可能是哭累了,她才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

    刘国安对青云观一点不陌生,里面一年四季都是一个样子,从来没有改变过。

    孟虎是第一次来这里,他似乎对两颗槐树很感兴趣,当看到门前的两个槐树时,快速来到槐树边,围着绕了一圈。

    当孟虎来到槐树边的时候,那两颗槐树似乎比孟虎还要兴奋,整棵树都在不停的摇晃,晚上深更半夜,两颗槐树无风自动,孟虎居然一点都不害怕,反而高兴的说道:“道长,是不是这两颗槐树能救我的命啊。”

    “当然不是,能救你命的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看到孟虎围着招魂槐树转了一圈,老道士有些失望的想道:“可惜了失去的慧根,这次伤好之后慧根算是彻底消失了。”

    孟虎高兴的走向老道士的房间,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不大的空间,当孟虎看清楚里面的情形之后,吓得他差点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这里居然是他当初被绿毛僵尸抓伤的那个古墓,尽管过去了好几年,孟虎依然对当时的记忆非常清晰。

    “嘿嘿孟虎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马正龙突然出现在孟虎眼前,只见马正龙身体的大部分已经变成了白骨,只有一张脸还算完好,在他张嘴说话的时候,从嘴里不停的流出一些恶心的蛆虫,眼睛死死盯着孟虎,嘴角不时的冷笑一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孟虎想要离开这个房间,当他转过身想要冲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身后已经没有门了,吞咽了口吐沫,强忍着恐惧问道。

    “孟兄弟,难道忘记这个地方了,当初咱们三个一起在这里做的最后一票,当时我们都受了伤,现在咱们三兄弟终于又聚到一起了,我们一起守护这座古墓吧!”

    死去多时的陶杰也出现在孟虎的面前,相对来说陶杰的形象比马正龙要好一点,至少还算是个完整的人,只是他身上那一道道的伤口仿佛扩大了无数倍,通过往外翻的惨白色嫩肉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白色骨头。

    “你们两个已经死了,要守古墓你们去守,老子还好好的活着呢,大不了以后给你们多烧点纸,别想把老子拉进古墓里面去。”

    经过一开始的害怕,孟虎豁出去了,强硬的冲着马正龙和陶杰吼了回去,就在他吼完之后,四周的情形一阵恍惚,瞬间变换了一个地方。

    孟虎看到自己坐在一艘小船上,小船晃晃悠悠的在江面上漂流,看到江边的悬崖峭壁,孟虎的脸色变成无比惊恐,这里是他曾经遇到过水鬼的地方。

    孟虎下意识的看向水里,发现小船已经停下了,在小船四周布满了他当初看到过的黑色头发,那些黑色头发仿佛活了一般,一点点的缠绕向孟虎所乘坐的小船。

    在孟虎惊恐的眼神中,一条条惨白浮肿的手从水里伸了出来,一双双没有眼珠只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小船上的孟虎。

    “不要过来,走开,走开。”

    孟虎到处胡乱挥着手,希望把眼前的东西赶走,眼前的场景就像是把他内心最恐惧的东西给无限放大了一般,让他的精神差点崩溃。

    在孟虎挥动双手的时候,不小心把手里的血玉佛像扔了出去,然后他第一时间看到了身边出现的大门,逃命般跑了出去。

    当孟虎出去之后,这里又变成了当初刘国安看到的情形,被扔掉的血玉佛像飞在半空,眼看着它就要落在地上,鬼婴的身子一晃,快速抓住血玉佛像,然后又回到了房顶,畏惧的看了一下闭眼站立在地上的大黑公鸡,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这才好奇的打量起手里的血玉佛像。

    孟虎从进去到跑出来只用了一瞬间的功夫,甚至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老道士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情,看到孟虎惊慌的样子,刘国安想起了以前老道士对他说过的话,不同的人进入这个房间,会见到不一样的东西,看孟虎的脸色,他在里面见到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道长,你坑我,里面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那么可怕!”

    孟虎的脸上都快哭出来了,刚才见到的东西确实把他吓得不轻,那些都是他记忆深处最可怕最想要忘记的回忆,没想到会在这里在一次经历一遍。

    老道士摇头笑道:“你想活命就进去,不想活命就下山吧,你的小命你自己选择。”

    孟虎闻言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几次想要进去却鼓不起勇气,最后看到站在一边看戏的刘国安,不由分说一把拉住他的手走了进去。

    刚进入房间的时候,孟虎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一直过了很久才睁开眼睛,看向四周,没有看到可怕的水鬼,也没有看到死去多时的马正龙和陶杰,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只黑色的大公鸡。

    看到房间里的情形,孟虎刚松了口气,突然一个穿着小肚兜的婴儿嘻嘻笑着骑在了孟虎的脖子上,两只小手揪着孟虎的两只耳朵,分别往两边拉扯,用的力气很大,疼的孟虎龇牙咧嘴。

    孟虎伸手想要把鬼婴打下去,他的手却直接穿过了鬼婴的身体,拍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孟虎顾不上脖子上的疼痛,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比,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大喊道:“刘队,这又是什么怪物。”

    刘国安看到鬼婴骑在孟虎的脖子上,想起当初李老三的下场,急忙喊道:“老道士快点来,鬼婴骑到孟虎的脖子上了。”

    “鬼鬼婴”

    孟虎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别的没听到,只听到了两个字,鬼婴,当知道脖子上是鬼婴时,孟虎突然有一种自寻死路的感觉,这三天自己就像是主动寻死一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把自己一点点的送往坟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