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八十一章炸棺墩

时间:2018-02-25作者:水中两条鱼

    ,!

    “飞刀不错,可惜扔的手法实在不怎么样,让我教教你飞刀应该怎么扔吧!”

    抓住飞刀的古大师右手一抖,飞刀闪电般的回到了毒牙的方向,毒牙发出一道闷哼,在他的肩膀处插着一把飞刀,飞刀插的很深,只留下飞刀柄在外面,整个刀刃都插进了肩膀的血肉里面。

    “可恶,你想干什么?”

    毒牙紧咬着牙关把肩膀上的飞刀拔了出来,因为疼痛额头冒出了很多的冷汗,一边警惕的盯着古大师,一边从身上拿出一条绷带缠在肩膀上。

    “嘿嘿!”

    古大师舔了舔嘴角,笑着说道:“你说我想干什么,当然是想让你们兄弟三人团聚了,你们兄弟三个感情那么好,我怎么忍心让你们分开呢。”

    “混蛋。”

    听到古大师的话,毒牙暗骂了一声,对方只是想要杀了他,却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让毒牙非常气愤又没有办法,枪对古大师不管用,飞刀也不行,现在肩膀又受伤了,拳脚功夫更不用想,实在没有办法的毒牙看向了欧阳文和血屠,希望他们能出手。

    当毒牙看过来时,欧阳文和血屠很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段距离,看到两人的神情,毒牙更加气愤,却没有丝毫办法。

    古大师来到毒牙面前,趁他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伸出手在他身上拍了几下,毒牙就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似的,居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子在不断的转动,想要表达些什么,可惜,古大师压根不理他四处乱转的眼睛。

    “下去陪你的兄弟吧!”

    古大师一把抓住毒牙受伤的肩膀,仿佛感觉不到重量似的,从棺墩的出口把毒牙扔了进去,棺墩里面响起一阵像是被撕碎破布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嚼东西的声音。

    把毒牙扔进去之后,古大师拍了拍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闭着眼睛在原地站了一会,猛然睁开眼睛,从他的双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此时棺墩里面吃东西的声音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激烈了,仿佛一个快要吃饱了肚子的人,放慢了进食的速度。

    古大师听到棺墩里面逐渐放慢的进食声,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理会欧阳文和血屠吃惊的样子,纵身一跃跳进了棺墩里面。

    “在外面等着,没必要进去冒险!”

    看到古大师跳进去,血屠本能的想要跟着进去,被欧阳文及时拦住了,欧阳文不是担心血屠死在里面,而是担心血屠死了之后,自己一个人走不出古墓。

    血屠和欧阳文两个人来到出口,想要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当他们靠近出口的时候,古大师整个人已经跳了出来。

    只见古大师整个身子趴在棺墩上,两只手还在棺墩里面,似乎在和里面的水养尸拉扯着什么。

    欧阳文和血屠一副看戏的神情,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思,眼睛盯着古大师两只手抓的血玉佛像,水养尸好像很在意脖子上挂的血玉佛像,一只粗壮的大手紧紧抓住挂着血玉佛像的链子,嘴里发出一阵阵的怒吼。

    “你已经死了,留着这个东西也没用,不如把它给老夫!”

    古大师没有水养尸的力气大,眼看着血玉佛像一点点的被拉进棺墩里面,也不管水养尸能不能听懂,大声冲着水养尸吼道。

    水养尸仿佛听懂了古大师的话,怒吼声变的更加大,手上的力气也变的更加巨大,这下不仅是血玉佛像被拉进了棺墩里面,就连古大师的身子都在被一点点的往棺墩里面拉。

    “敬酒不吃、吃罚酒!”

    古大师脸色涨得通红,只见他的两只手表面突然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红色,一只手抓住血玉佛像,另一只手一把抓住水养尸的大手,霎时间一股焦糊的臭味渐渐弥漫开来。

    “吼!”

    水养尸发出了一声凄惨的怒吼,那只被古大师抓住的手像是被火在煅烧一样,不停发出滋滋的声音,尽管这样,水养尸依然没有放弃手里的血玉佛像,另一只手伸出抓住古大师那只手,猛的一扯。

    “啊!”

    古大师的手一下被水养尸从肩膀处撕了下去,鲜血四处喷洒,古大师强忍着失去手臂的疼痛,咬着牙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抓住血玉佛像的那只手上,只见那只手表面的红色越来越浓,像是熊熊烈火在燃烧似的,惊奇的是血玉佛像在高温下居然没有丝毫损伤。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轻响,缠绕血玉佛像的链子竟然被扯断了,确切的说应该是烧断,在链子断掉的那一刻,血玉佛像就被古大师抓在了手中,拿着血玉佛像的古大师来不及高兴,打算站起来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失去佛像的水养尸这下真的愤怒了,冲着正在起身的古大师吐出了一口散发着恶臭的水箭。

    “啊,我的眼睛,我的耳朵。”

    因为水箭实在太快,古大师没有全部躲开,被水箭射在了左边的脸上,水箭射在脸上的瞬间,就像是硫酸泼在脸上一样,滋滋声不断响起,只过了一会,古大师左边的脸就算是全毁了,不仅是毁容那么简单,左边的眼眶被彻底烧成了黑洞,耳朵也被烧掉在地上,整个左边脸坑坑洼洼,变的比鬼还难看,要不是他脸上及时出现了一层淡红色光芒,可能现在已经死掉了。

    看到古大师的惨样,欧阳文和血屠情不自禁的倒吸了口凉气,他们实在没有想到一直很强大的古大师居然会在一瞬间变成这个惨样子,左臂从肩膀齐肩而断,失去了左眼、左耳,左边的脸也毁容了,尽管变成了这副惨样,古大师依然紧紧抓住手中的血玉佛像不放,只剩一只眼睛的古大师目光变得更加阴冷,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转过身,来到绳索所在的地方,脚下踩着绳索连点,快速离开了棺墩,看样子是打算离开这座古墓。

    “吼。”

    古大师刚离开,棺墩里面的水养尸就发出了更加愤怒的吼声,里面锁链的声音哗啦啦变的更加巨大,仿佛对方随时都会冲出来似的,就在这时,棺墩里面却传出了微弱的人声。

    “老子炸死你个鬼东西!”

    失去双腿的响尾蛇竟然没死,也许是水养尸的吼叫惊醒了他,看到身边死去多时的蝎尾和毒牙,忍着身上的疼痛,拿出身上的几个雷管,颤抖的找到打火机,打了几下才打着,把火苗送到雷管的引信上面,看着快速燃烧的引信,响尾蛇露出了解脱般的笑容。

    响尾蛇虚弱的声音响起时,就被机警的血屠听到了,当闻到空气中有股火药燃烧的味道时,血屠的脸色有一丝慌乱,两只手快速抓住欧阳文,手臂上的肌肉鼓动起来像是爬动的小老鼠,一根根青筋仿佛蠕动的蚯蚓布满双臂,就连脖子和脸上都因为用力过猛,一条条筋脉清晰可见。

    欧阳文莫名其妙的看着血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在这时,血屠猛的吸了一口气,大喊一声,两只手同时用力,直接把欧阳文高举过头扔了出去。

    半空中的欧阳文这时候才发出惊叫声,血屠用的力气非常大,居然只用蛮力就把欧阳文扔到了二十米外的水坑边。

    欧阳文落地之后滚了好几圈才停下身子,站起来揉了揉被撞疼的身体,对于血屠的做法,他没有气愤,一边龇牙咧嘴的揉着撞疼的地方,一边不解的看向血屠,想知道对方为什么这样做。

    看到欧阳文安全的落地,血屠没有在原地停留,直接来到绳索旁边,手脚并用想要快速爬到对岸去。

    眼看着血屠就要来到水坑岸边,棺墩里面突然发出了一阵巨响,整个棺墩被都炸开了,血屠手里的绳索因为棺墩的碎裂落向了水里。

    眼看绳索就要落进水里,血屠深吸一口气猛的一拽手里的绳索,利用拉力险之又险的站在了水坑边,脱险之后的血屠转过头看向棺墩所在。

    原先的棺墩已经不存在了,在棺墩的所在地只有一个异常巨大的人形怪物,怪物的四肢被锁链紧紧锁着,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站立过了,人形怪物站立的动作有些笨拙,在原地随意活动了一下四肢,引起一阵哗啦啦的锁链响声,在怪物的表面有一些被炸药熏黑的地方,刚才的爆炸居然没有对它造成一点实质性的伤害。

    等了一会,适应了站立的姿势之后,水养尸兴奋的仰天怒吼了一声,两只手抓住锁链猛力拉着,锁链被巨大的拉扯之力挣得笔直,随着水养尸不断加大力气,锁链终于承受不住拉力,从中间断开了,弄断手上的锁链之后,又开始弄脚上的锁链。

    “少爷,快离开,我们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

    血屠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连炸弹都炸不死的怪物,他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不用血屠提醒,欧阳文也知道继续留在这里会非常危险,快速转身打算离开这里,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到去而复返的古大师,在古大师身后还跟着三个带着防毒面具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