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七十八章献祭

时间:2018-02-25作者:水中两条鱼

    ,!

    韩雨婷撇了撇嘴,有点不相信那个不靠谱的老道士,但眼前的情形除了这个解释,好像也没有其它解释了。

    孟虎只会一点粗浅的功夫,真要动起手来,他可能连韩雨婷都打不过,更不用说知道内力这种东西了。

    一阵枪声传来,毒刺三人组再一次用枪射向往棺墩上爬的尸体,这次却不像第一次那样,尸体被打中之后就掉进水里,他们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尽管身子被打成了筛子,依然在挥动双手往棺墩上面攀爬,被枪打中的地方没有一丝鲜血流出来,只冒出一个个的小洞。

    尸体这次的动作比第一次变的更加僵硬,每挥动一次锋利的爪子就要等很久,才会伸出另一只爪子,在他们的身体表面缠绕着数不清的毒蛇,每一条毒蛇都在不停吐着猩红色的舌头,阴冷的小眼睛盯着棺墩上方,似乎透过棺墩能够看到上面的人。

    “怎么打不死!”

    响尾蛇一连打完了一梭子子弹,发现对方没有丝毫停顿,还在一点点的往上攀爬,懊恼的惊呼出声。

    “用火对付他们。”

    古大师始终是最冷静的一个人,即便是看到失去头颅的吕亮快要爬到他的面前,也没有丝毫惊慌,只见他大吼一声,手上突然出现了一团暗红色的火焰,火焰的出现让快要爬到他面前的吕亮停了下来,无头的吕亮非常惧怕古大师手里的火焰。

    古大师看了一眼手上的火焰,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手往前一送,火焰化成一道火龙飞向没有头颅的吕亮,按说吕亮刚从水里爬出来,身上的衣服还在不停的滴水,火焰对他应该不起作用才对,可是当火焰真的飞到吕亮身上时,他就像是一个全身沾满汽油的人似的,遇到一点火星就燃烧了起来,失去头颅的尸体里面发出了一种刺耳的声音,像是有千万只鸟在一起鸣叫,在刺耳的声音中,吕亮像个火人似的又掉进了水里,掉进水里的吕亮身上的火焰迅速熄灭,整个人渐渐沉入水底,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在从水里爬出来。

    在古大师用火烧吕亮的时候,其他人也纷纷拿出身上的打火机,一时间四周除了手电筒的光芒之外,又燃起了几簇弱小的火苗,点燃打火机之后一个个的却犯了难,他们无法像古大师那样把手里的火苗扔到尸体身上,看到其他人拿着手里的打火机,古大师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站在原地思考怎么打开脚下的棺墩,唯一让其他人庆幸的是,四周往上攀爬的尸体看到打火机的火苗之后,停止了攀爬的动作,看来他们对火苗非常畏惧。

    古大师的记忆犹如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他隐约记得以前在那里听过困龙棺墩的事情,对于打开的方法还有着零星的记忆,具体的却想不起来,只知道打开的方法似乎和人有关,陷入沉思的古大师努力回想着很久远的记忆,一直过了很久,眼中凶光一闪,手里突然出现一把闪着寒光的飞刀,右手一抖,飞刀化成一道闪电迅速消失,等飞刀在出现的时候已经插在了六子的大腿上。

    “啊!”

    六子抱着受伤的大腿蹲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发出惨叫,拿着的打火机也掉进了水里,因为手里的打火机掉落,在他那一面的尸体往上爬了两步,一直到鱼厉重新拿出另一个打火机,往上爬的尸体才停止了下来,一双惨白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棺墩上的鱼厉。

    “古大师,为什么伤害六子,一路上我们都在按照你们说的做,难道你要卸磨杀驴吗?”

    鱼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棺墩下面的尸体,畏惧的收回目光,盯着古大师质问道,他很清楚棺墩上的四方人马,他和六子是最弱的一伙,如果六子死了,就只剩他一个人了,到那时候就更没有可能和其他人争斗了,为了自己能活命,即使心里在害怕,该说的也是要说,如果不开口,他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果然,随着鱼厉的质问,毒刺三人组和欧阳文、血屠他们都警惕的看向古大师,手里的武器下意识的对准了古大师的方向,防止他突然对自己出手。

    古大师像是看不到其他人的防备似的,嘿嘿笑了一会,他的笑声很苍老、干硬,就像是乌鸦的叫声一样,过了一会也许是笑够了,收起笑容,冷声道:“我只是想要打开脚下的棺墩,至于你所说的卸磨杀驴,在我看来,如果只是因为这个,你们两个还真不配我亲自出手。”

    “你。”

    六子听到古大师的话,强忍着疼痛想要站起来,被鱼厉按住了肩膀劝道:“六子,冷静点,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六子闻言颓废的低下了头,在清水镇跟着鱼厉一直都是耀武扬威的,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虽然他很想和对方拼命,可现实却让他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就算身上被人插了一把飞刀,也只能自己默默咬着牙把飞刀拔出来。

    六子一只手按住伤口周围的肌肉,另一只手猛的把插在大腿上的飞刀拔了出来,飞刀被拔出的瞬间,大腿上的鲜血像不要钱一般滋滋往外流,鱼厉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块长布条,在六子的伤口处缠了几圈,最后用力在上面打了一个死结,因为用力太大,牵动了六子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额头直冒冷汗。

    缠住伤口地方的布条没过一会就被鲜血染红了,伤口就像是止不住一样,鱼厉看到被鲜血浸透的布条,锁紧了眉头,从流血的情况看,刚才那一下肯定伤到了大动脉,看着六子越来越苍白的脸,一时间,鱼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把六子手里的飞刀拿在手中,防备的看着古大师。

    古大师压根就没有看鱼厉,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六子的伤口,确切的说是六子伤口流出的鲜血,他在原地想了很久,终于让他想起了,困龙棺墩打开的方法,打开困龙棺墩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用活人的鲜血献祭,只要把活人的鲜血滴落在棺墩上,就能打开困龙棺墩。

    至于是不是真的,古大师也不知道,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困龙棺墩,当看到从六子伤口流出的鲜血逐渐在棺墩上消失之后,古大师嘴角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惊喜的暗想道:“果然需要人血来打开棺墩,棺墩现在还没有打开,一定是人血不够,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

    鱼厉看到古大师缓慢走向自己,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他已经站在棺墩的边上了,再后退就要掉进水里,他可没有勇气往布满毒蛇的水里跳,只能抓紧匕首对着古大师。

    “老夫找到了打开锁龙棺墩的方法,现在需要你的朋友帮一下忙。”古大师神色平静的走到六子身边,六子因为失血过多,神志已经有些不清醒,看到古大师过来,没有任何反应。

    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古大师手里又出现了一把飞刀,唰、唰、唰,一阵刀光闪过,六子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惨叫,惨叫声在寂静的古墓中传出很远,引起了很大的回声。

    古大师就像一个熟练的屠夫,在不伤及六子要害的前提下,把六子身上的几个血管动脉割开,鲜血像水龙头的水滋滋的往外喷,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从六子身上流出的鲜血滴在棺墩上的瞬间,就像水滴落在海绵上似的,很快就被吸收不见了踪影。

    除了鱼厉关心的看着不停惨叫的六子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冷慕的样子,只要受伤的不是他们,他们才不会理会其他人的死活。

    随着时间的流逝,六子的惨叫声慢慢变的低了很多,不停翻滚的身体也变成了简单的抽搐,又过了一会,他的身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的血也仿佛流干了似的,不在流淌。

    “古大师,你说找到了打开棺墩的方法,现在棺墩怎么还没打开?”

    六子死去一段时间之后,欧阳文有些不耐烦了,在古墓里待的时间太久,有些超出了预期的时间,尤其是四周压抑的环境,让他很想快点离开。

    古大师闻言皱起了眉头,盯着死去多时的六子,嘴里喃喃自语道:“难道是鲜血不够。”说完之后,把目光看向用飞刀对着自己的鱼厉,眼中凶光一闪,打算给鱼厉也放放血。

    鱼厉被古大师阴冷的目光看的就像是置身在冰窟中似的,全身冰冷,握紧飞刀的手微微颤抖,如果不是还保留着一丝理智,他可能已经转身跳进身后的水里了。

    就在古大师打算对鱼厉出手的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棺墩,突然响起了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像是无数锁链被拉动的声音,随着锁链声的响起,四周爬在棺墩上面的尸体,几乎同时全都回到了水里,紧接着沉入水底,再也不敢露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