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七十五章上棺墩

时间:2018-02-13作者:水中两条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什么话你倒是说啊!”

    看到孟虎犹豫的样子,韩雨婷伸出脚往孟虎腿上踢了一下,如果不是怕里面的人看到,她都想用手电筒照一下孟虎的脸,看看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孟虎似乎是想通了,脸上做出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开口道:“我怀疑这座九龙墓的主人是想要复活,锁龙棺墩和困龙棺墩都是用来迷惑视线的,真正的墓室里面是什么棺墩,我也想不出来。”

    “扑哧。”

    听到孟虎的解释,韩雨婷忍不住笑了出来,紧接着快速把嘴捂上,心虚的看了眼里面,发现里面的人都把心思放在中间的棺墩上面,这才安心下来,拍了拍孟虎的肩膀,说道:“你也是接受现代教育的人,你觉得人死后还能复活吗,你说九龙墓的主人想要复活,还不如直接说他会变成鬼来的实在些。”

    孟虎自嘲的摇了摇头,韩雨婷说的话很有道理,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古往今来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以前遇到的那些死去复活的都不在是人,而是另外一种存在,它们不敢生活在阳光下,甚至都不能离开自己死前所待的地方,越想越觉得刚才自己的想法有些荒唐。

    随着孟虎陷入沉默,三人都不在说话,安静的看向里面,当鱼厉二人到达困龙棺墩上之后,古大师、欧阳文和血屠,毒刺三人组,几乎同时紧张的站起身,盯着鱼厉二人。

    “快打开棺墩!”

    在场的三方人马,古大师此时最激动,站在水坑边,两腿微弯,看那架势随时准备冲向水坑中央。

    鱼厉和六子在棺墩上左右看了看,发现根本就找不到打开棺墩的方法,冲着远处的三方人摇了摇头,大喊道:“找不到打开的方法。”

    “笨蛋!”

    古大师低骂了一声,来到绳索下方,纵身一跃,连续踩着墙壁上面的坑,跳到了距离地面七八米的绳索上面,像是走在平稳的地面上似的,缓步行走,没过一会就来到了棺墩上面,丝毫不理会鱼厉二人,独自查找打开棺墩的方法。

    “我们也过去,不能让古大师把所有的好处独吞了,好不容易进来一趟,多少也要有点补偿才是。”

    欧阳文来到绳索一头的墙壁下面,他没有古大师那种轻功,只能顺着鱼厉在墙壁上挖出的坑攀爬,没一会就来到了绳索的高度,两只手抓住绳索,一点点往棺墩的方向移动。

    血屠比欧阳文的动作熟练很多,像是一个壁虎般,干净利落的爬到绳索上面,当欧阳文来到棺墩上面的时候,血屠也随之而来,贴身跟在欧阳文身边,右手始终放在距离腰间匕首最近的地方,时刻警惕着古大师突然下杀手。

    “老大,我们要不要过去。”

    蝎尾阴险的眯着倒三角眼,像是一条毒蛇般看向棺墩上面的众人,棺墩非常巨大,就算站很多人也不会感到拥挤,只是棺墩四周水坑里面不时游动的毒蛇,还有那几个死去多时的尸体,让人从心里感觉到丝丝恐怖的凉意。

    “过去,注意那个叫古大师的,只有他,我看不出深浅,千万不要被他给阴了。”

    毒牙一挥手,率先来到墙壁下面,嗖嗖没几下就爬到了绳索上,响尾蛇和蝎尾紧跟在他身后,当三个人都到棺墩上之后,很自觉的和其他人分开了一段距离。

    此时棺墩上面的人巧妙的分成了四个方向,每一方都很有默契的站在棺墩的一角,欧阳文和血屠站在一起,鱼厉和六子一起,毒刺三人组聚在一起,只有古大师单身一人,但他却也是被其他三方人马重点防备的对象。

    “欧阳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所有人都上到棺墩上之后,韩雨婷终于看到了欧阳文的样子,一脸吃惊的喊了出来,她的声音不小,在空旷的古墓中传出很远。

    欧阳文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韩雨婷的声音,他们现在都在紧张的寻找棺墩的打开方法,寻找开关的同时还要防备其他人的偷袭,精神高度集中,谁也没有留意到韩雨婷的声音。

    “欧阳文的家族不是做生意的吗,难道他们家里还做死人的生意?”

    刘国安微眯着眼,盯着棺墩上面的欧阳文,从刚才他就感觉对方很眼熟,因为里面灯光不是很亮,自己也只见过一次欧阳文的样子,不敢肯定对方的身份,此时听到韩雨婷喊出欧阳文的名字,在看向对方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欧阳文本人。

    韩雨婷摇了摇头,道:“我们家和欧阳家在生意上有很多合作,但我从没听说过,欧阳家做古董文物的生意,在说他一个富家大少爷,有什么事,都有手下代劳,为什么还要自己亲自涉险,在我的印象里,欧阳文就是个无所事事的富二代,真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嘿嘿,能让欧阳家的大少爷亲自来,里面肯定有非常值钱的东西,如果能把欧阳家看上的东西弄到手,以后我连酒吧都不用开了。”

    孟虎眼中精光连闪,贪婪的欲望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胖乎乎的手不停摩擦着下巴,金钱的欲望让他忘记了自己进古墓的真正目的,现在脑子里已经被闪亮亮的金钱充满了。

    “别忘了你的小命没有几天可活了,到现在还想着钱,也不怕有钱拿,没命花。”

    看到孟虎的德行,刘国安不用想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不得不出声提醒,让他认清眼前的事实。

    孟虎痛苦的挠了挠头,眼看着到手的富贵要被放弃,他心里很不甘心,突然眼前一亮,道:“说不定对方需要的东西,就是能救我小命的东西,哈哈,看来我孟虎终于要重出江湖了。”

    “你确定要重出江湖!”

    刘国安似笑非笑的看着孟虎,手里拿的弩箭有意无意的朝着孟虎的方向移动。

    孟虎露出一副奴才相,笑道:“怎么会呢,刘队,我早就已经退出江湖了,绝对不会在重操旧业。”看到刘国安收起弩箭,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擦了一下脸上的虚汗,暗骂道:“真该死,居然在条子面前说这种话,幸好以前处的关系不错,不然以后说不定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韩雨婷心事重重的站在一旁,孟虎和刘国安说的话,她一点都没有听进去,现在她心里非常乱,韩家和欧阳家是世交,如果在这里把欧阳文抓住,她回去以后怎么面对韩志远和欧阳战,更让她气恼的是,欧阳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只是欧阳文一个人来到这里,那还好,可如果是欧阳家在暗中支持呢,万一这件事和韩志远有关系怎么办,韩雨婷虽然是个不管事的大小姐,但她却很聪明,毕竟是韩家未来的接班人,想事情非常全面,只是看到欧阳文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她甚至已经联想到了欧阳家和韩家两方的合作,一切都是因为欧阳文的身份太敏感,欧阳家的未来接班人,他所做的事情都是要围绕着欧阳家的利益才行,要说欧阳文自己闲着没事或者好玩,跑来盗墓,首先韩雨婷自己都不会相信。

    欧阳文不缺钱,想玩在哪里都能玩,为什么会跑到危险重重的古墓里面来,自己跟进来没多久,就后悔想原路返回,欧阳文来这里绝对不可能是个人的行为。

    “想什么呢?”

    刘国安发现韩雨婷突然间变的很安静,脸上的神色也是阴晴不定,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

    韩雨婷满腹心事的摇了摇头,有些话她不能和刘国安说,只能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回家问韩志远,心里暗自祈祷,希望韩志远和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

    听到韩雨婷的话,刘国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安静的看向里面棺墩上面的众人,他们在棺墩上面已经找了很久,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能够打开棺墩的方法。

    “古大师,找不到打开的方法怎么办?”

    众人找遍了棺墩每一个角落,实在找不到打开的方法,欧阳文不得不看向古大师,毕竟现场最有可能打开棺墩的人就是他,因为只有他对这座古墓熟悉,一路上都是他带着众人进来的。

    古大师在棺墩上找了一遍之后,就不在找了,而是站在棺墩一角,看着其他人不停的寻找,听到欧阳文的话,抬头看向欧阳文,道:“这座棺墩叫做困龙棺墩,老夫仔细想了想,隐约间好像在哪里听过这种棺墩打开的方法,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应该怎么做,大概和人有管。”“如果打不开棺墩,这一趟我们不是白来了吗?”

    响尾蛇瓮声瓮气的吼了一声,他始终放不下一路上死去的兄弟,那些都是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现在全都留在了古墓里面,倒是不用收尸了,因为本身就死在了古墓里。

    “白来当然不可能白来,老夫好不容易进入到这里,怎么可能会空手而回。”

    古大师嘴角冷笑连连,他早看出其余人都在防备他,不过他不在乎,哪怕对方身上有枪,他也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