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七十三章水养尸

时间:2018-02-11作者:水中两条鱼

    “这座墓室恐怕不是九龙墓主人的墓室,看来里面的那伙盗墓贼进错门了。”

    孟虎看向甬道两边的耳室,皱着眉头说道。

    此时他们刚从甬道出来,来到了真正的坟墓里面,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耳室,在正前方的是主墓室,只要径直往前走就能走到主墓室。

    “你能肯定对方进错门?”

    刘国安问道,严格来说,他都不知道自己进来做什么,老道士说话神神秘秘的,只说让自己进来阻止盗墓贼拿走里面的东西,却不说是什么东西。

    其实连孟虎也是模模糊糊的,只知道这里面有能救自己的东西,听到刘国安的问话,解释道:“早在看到前面的百人殉葬坑时,我就想到这里埋葬的可能不是墓主人,因为规模太小了,陪葬的又都是士兵,看了眼前主墓室的规模,就更加确定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个将军的坟墓,而且是一个心甘情愿为了主君选择死亡的将军。”

    孟虎往两边的耳室看了几眼,解释道:“一般来说,甬道两边的耳室里面会有很多陪葬品,当然最珍贵的还要是主墓室里面,可这里的耳室也太简陋了,随便进去看两眼,除了一些已经腐烂的兵器盔甲之外,什么都没有,如果真是敢在九龙七星位修建古墓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陪葬品,这个墓必定是一个殉葬的将军坟墓,最是凶险将军坟,古代那个将军不是杀人如麻的人,即便是死后,将军身上的血煞之气也会影响到整个古墓的风水,希望咱们没有冲撞到在里面长眠的那位。”

    听孟虎的口气,里面埋葬的人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三人慢慢往主墓室走去,主墓室外面是一堵墙,墙上面刻画了一个伟岸雄壮的中年男子,男子骑在一匹神骏非常的马上,威风凛凛的看着前方,在他身后是成千上百全副武装的士兵,一面面旗帜上面的字全都刻画的非常模糊,让人看不清楚上面具体写的是什么字。

    三人简单看了下墙壁上面的画像,然后来到墙壁的一边往里面探望,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情形,鱼厉三个人正在想办法去往水中央的棺墩上面,古大师一人坐在一旁,一副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样子。

    “竟然是水葬,希望棺墩里的尸体,头发没有变长,不然里面那些人全都要死!”

    孟虎看清楚里面的情形倒吸了一口凉气,显然里面的棺墩把他吓住了,为了不引起欧阳文一伙的注意,他说话的声音很小,但从颤抖的语气中仍然能感受到他不平静的心。

    韩雨婷好奇的问道:“什么是水葬,为什么尸体的头发变长,他们都要死?”

    孟虎眯着眼看向不停忙活的鱼厉三人,只见鱼厉他们拿着绳索想要直接扔到棺墩上面,在他这个角度能看到水坑里面浮浮沉沉的几具尸体,对方应该是尝试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有成功,看到他们稀稀疏疏的人数,就知道他们进来的不会比自己三人轻松,欧阳文带的雇佣兵还剩下三个人,其他的全都死了。

    观察里面情形的孟虎听到韩雨婷的询问,解释道:“在古代人死亡之后有很多种葬法,大体上分为天葬、水葬、土葬,天葬是把装尸体的棺材吊在悬崖边或者是想办法把棺材悬在空中,只要不接触地面就叫做天葬,水葬就像眼前这种,四周全是水,整个棺墩被水包围,这只是其中的一种,水葬里面又分水下葬,水中葬,水上葬,水下很好理解就是埋在水底下,水中葬要复杂一点,需要事先建造一艘大船,当人死后,把大船开到提前看好的风水宝地,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把大船沉入水里面,不能让大船沉入水底,也不能让它漂浮出水面,就一直在水平面和水底之间的中央,至于眼前的葬法,是水葬中最后一种,水上葬,先把湖泊中的水弄出去,然后在湖泊中间修建一个和棺墩大小相同的高台,人死后放进棺墩之中,把棺墩放在湖泊之中的高台上,然后在把水放进去,湖水环绕棺墩四周,这种葬法叫做水养尸,希望里面的人有一天能够复活,”接着孟虎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说道:“复活的我是没见过,诈尸的倒是见过一次!”

    韩雨婷看向里面巨大的棺墩,下意识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继续问道:“里面的死人不会真诈尸吧!”

    “很难说,九龙墓里面发生任何奇怪的事情都是正常的,尤其是眼前的水养尸,养的还是一个生前杀人如麻的将军,如果他的头发没有任何改变,那就不会诈尸,如果他的头发变长了...”孟虎嘴角露出一丝看似冷笑又像是苦笑的笑容,接着说道:“如果他的头发变长了,先死的一定是里面那些人,但咱们也逃不了。”

    “你是说棺墩里面的死人,头发只要变长,就会诈尸。”

    刘国安还算比较冷静,从看到里面的人起,就在思考着怎么和对方战斗,因为光线的问题,现在他和韩雨婷还没有认出欧阳文,韩雨婷也许压根就没想过会在这里见到欧阳文,毕竟在她眼里,欧阳文一直是个二世祖,不可能来这种地方受苦,刘国安只是随意看了他两眼,觉得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后面也没细想。

    “不错,水中的尸体最忌讳的就是头发,哪怕是专业的水上捞尸人,在水上一旦看到只有头发飘荡在水面上,而尸身却在水里不浮上来,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直接掉头就走,不敢在那种地方停留。”

    孟虎仿佛想起了以往不好的回忆,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点苍白,尤其是看向里面水中央的棺墩时,脸色变的更加苍白。

    孟虎之所以害怕,都是因为在他刚入行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次水鬼,那是一个修建在江边峭壁上的古墓,孟虎当时年轻气盛,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在看到江面上飘荡着一团黑发的时候,竟然把船划到了那团黑发面前,当他拿船桨搅动那团黑发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随泼逐流的黑发突然间缠在了船桨上面,巨大的拉力差点把孟虎拉进水里。

    在孟虎和黑发拉扯中,他清楚的看到水里一双惨白的眼睛,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他,两只因为长时间被水浸泡已经浮肿不堪的手慢慢抓住了船帮,一副想要爬上船的架势,吓得孟虎大声呼救。

    幸好老船夫及时赶过来救了他,当时他是因为好玩想自己划会船,让老船夫进船舱休息去了,老船夫在船舱里面听到孟虎的求救声,马上冲了出来,看到水里的东西正在往外爬,快速冲到船舱之中,拿出一个坛子打开直接扔到了水里,水面上一时间变成了血红的颜色,也许是闻到了血腥气,已经抓住船帮的手慢慢又回到了水里,缠绕船桨的黑发也松开了船桨。

    “快走,黑狗血只能挡住它一会,晚了就来不及了!”

    老船夫一把夺过孟虎手里的船桨,快速让船远离了那个地方。

    孟虎心有余悸的看着被扔掉的坛子不停在水面起伏,喘了几口气,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水里面还能有什么,水鬼呗,以后看到那些只有头发飘在水面上的死人,最好不要靠近,会被拉下去的。”

    老船夫用尽全力划船,一直到远离了那个地方,才放慢速度抽空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庆幸道:“幸好船上备着黑狗血,不然咱们两个就要下去陪它了!”

    孟虎再一次看了眼那团黑发所在的地方,坛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远远的看过去,哪里似乎飘荡着一团黑色的头发,等着无知的人靠近过去。

    孟虎从遥远的回忆中醒过来,晃了晃脑袋,现在不是想往事的时候,如果不能找到救自己小命的东西,他活不过两天,再一次看向里面,发现里面的人终于把绳子固定在了棺墩上面,下面就看他们怎么走过去了。

    “现在只能等他们打开棺墩,在看情况行事了。”

    刘国安检查了一下手里的弩箭,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对于罪犯他可从来不会手软,恨不得把全天下的罪犯都杀死。

    “只能这样了。”

    孟虎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嘀嘀咕咕道:“老天保佑,棺墩里面的尸体千万不要尸变,只要能逃过这一劫,我以后一定天天给您老人家烧香。”

    刘国安和韩雨婷两人听到孟虎的嘀咕声,没有出声阻止,他们两个现在也没什么好主意,如果真像孟虎所说的,里面的尸体会变成很厉害的水鬼,那他们也会有危险,眼看着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剩下的好像也只有祈祷了。

    与此同时,在主墓室里面,自从发现无法轻易接近棺墩之后,古大师就变得非常安静,一个人坐在远离其他人的地方,闭目养神,像个世外高人似的,一点不受外界环境的打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