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六十五章九龙七星帝王冢

时间:2018-02-05作者:水中两条鱼

    “阳光正午,九龙显,七星连珠,帝王墓,”孟虎把手里的书翻到最后一页,轻轻念出了上面的一段话。

    就在这时,刘国安终于找到了孟虎,一路上孟虎行走的实在太快,以至于刘国安没有追上他,看到孟虎的神色又变回了苍白的样子,问道:“伤口又疼了?”

    孟虎摇了摇头,仿佛虚脱了一般,声音嘶哑的喊道:“刘队,扶兄弟一把,腿软!”

    刘国安伸出手抓住孟虎的肩膀,孟虎几乎把身子都靠在了刘国安身上,如果不是刘国安扶着他,他真有可能摔倒在地上。

    把孟虎搀扶到一棵树边,看他缓慢的坐了下去,不解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没有找到入口吗?”

    孟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不停的喘气。

    “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啊。”

    韩雨婷看到孟虎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大热天的爬到山顶,谁的心情也不会好,以前在梁平市,她是时尚酒吧的常客,对于孟虎也算熟悉,不然也不会辛苦跟上来。

    “我没事,就是突然之间被吓成了这个德行。”

    孟虎咽了口唾沫,深深吸了几口气,总算恢复了过来,尽管脸色还是苍白的,至少能平静的说话了。

    “吓得,这四周难道有什么东西?”

    韩雨婷心虚的看了看四周,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灌木,一阵山风吹来,响起沙沙的声音。

    孟虎解释道:“不是这四周有东西,是被这里的古墓吓得!”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呢,这里的古墓我们下去过,除了吓点人,也没遇到太大的危险。”

    韩雨婷不屑的瞪了孟虎一眼,完全忘记了当初自己在墓里被吓成了什么样子。

    “你说,你进入过这里的古墓!”

    孟虎一脸见鬼的表情,音量都忍不住提高了很多,像是一个公鸭嗓子似的。

    “有什么问题,当初我和韩雨婷一起进去过,在来的路上不是和你说过吗?”刘国安开口道。

    “等等,我先缓缓,怪不得老道士说你们上次能平安的出来,是因为运气和巧合的原因,你们竟然能从九龙七星帝王冢里面出来,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孟虎坐在地上,晃了晃手臂,阻止刘国安继续说下去,就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似的,一会摇头,一会低语。

    一直过了很久,孟虎才颤颤悠悠拿出身上的手机,看到手机有信号,翻出一个号码打了过去,韩雨婷和刘国安不明所以的对视一眼,实在搞不懂孟虎在做什么。

    “小周,虎哥这两年对你怎么样?”

    电话接通之后,孟虎冲着电话里面说道。

    现在是正午十分,周青松刚起床没多久,在酒吧上班昼夜颠倒,每天睡觉都是凌晨四五点,等会还要赶去酒吧收拾准备,听到孟虎莫名其妙的话,也没多想,脱口而出,道:“虎哥对我就像亲弟弟一样,没的说,如果不是虎哥收留我,现在我还不知道在哪里流浪呢,哥,你是不是碰上什么事了?”

    “没啥大事,哥就是想求你个事。”

    “哥,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周青松痛快的说道。

    孟虎犹豫了下,有些为难的说道:“哥的情况你也知道,从小被父母抛弃,这些年又一直没找到个合适的婆娘,现在也没个后,你以后结了婚,生了孩子,能不能过继一个给哥,不需要你们一家分开,只需要把名字改姓孟就行,也好让哥有个念想。”

    周青松看了下来电显示,确定是孟虎的手机号,不是其他人冒充来恶搞的,把手机放回耳边,道:“虎哥就是我亲哥,这事好办,大不了以后多生几个。”周青松笑了笑继续说道:“虎哥现在还这么年轻,说不定以后找了嫂子,生的比我家的都多呢。”

    孟虎没心思和周青松开玩笑,听到对方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随手关了电话。

    “你是在交代后事?”

    韩雨婷惊奇的看着孟虎一脸死灰样,她清楚记得,以前孟虎经常在时尚酒吧吹嘘自己多么厉害,现在却在交代后事,韩雨婷仿佛第一次认识孟虎似的。

    孟虎闻言看了眼韩雨婷,又看向刘国安,颓废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说道:“下山吧,边走边给你们解释。”

    “关于九龙七星帝王冢有四句话流传于世,九龙七星帝王墓,六个入口四个门,生死阴阳聚妖邪,九死一生搏富贵,这种墓穴在风水学上是一个极端的地方,葬在帝王墓的后代,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好的,后世子孙永享富贵,一种是坏的,断子绝孙家族消亡,从古至今,一些国力稍微弱点的帝王将相都不敢在九龙七星位修建古墓,只有那些真正雄霸天下,妄图逆天改命的人,不惜用后世子孙做赌注,在九龙七星位修建古墓群。”

    孟虎在前面带路,经过一段时间的消化,对帝王墓的恐惧似乎减低了不少,继续说道:“九龙七星帝王冢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几次,但没有一个人知道里面埋葬的是什么人,因为凡是进入帝王墓的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在也没有出现过,对帝王墓的主人来说,九死一生搏富贵,搏的是他后世子孙的富贵,可对于盗墓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十死无生纯找死,反正我只有几天的时间可活了,只能进去搏一搏,刘队,我劝你还是不要进去了,里面的危险绝对超出想象。”

    “老道士说有一伙人进去盗墓,我是个警察,不管里面有没有危险,都必须阻止他们。”

    刘国安摇了摇头,看到孟虎说的那么认真,联想到上次在里面的所见所闻,知道孟虎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身上的责任不可能让他知难而退。

    “不要看我,这么好玩的事情我是一定要参加的,你如果不让我跟着,我就偷偷跟在你们后面!”

    韩雨婷觉察到刘国安看向她,在对方还没开口的时候,先用话堵住了刘国安的嘴。

    刘国安多少了解韩雨婷的脾气,知道如果不让她一起去,肯定会偷偷跟在后面,还不如一起有个照应。

    三人回到姜家已经快到晚上了,西边的夕阳顽强的露着半个头不肯消失,老道士早就告诉孙彩霞今天刘国安和孟虎会来,因此晚饭非常丰盛,吃过饭之后,察言观色的姜洪明把孙彩霞和多多打发到屋里,自己也知趣的回到屋里,外面只留下老道士、孟虎、韩雨婷、刘国安。

    “小胖子,找到古墓入口了吗?”

    老道士像一滩烂泥似的,整个人瘫在躺椅上,缓慢摇动中躺椅发出一阵吱吱的声音,听着让人感到牙酸。

    “如果你说的是帝王墓的话,找到了,帝王墓共有六个入口,虽然每一个都藏得很隐秘,但还难不倒我。”

    孟虎哭丧着脸,从车里把两个包拿了出来,打开包,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检查一遍。

    洛阳铲,绳索,弩箭,强光灯,防毒面具,刘国安只能叫出几个东西的名字,有的连见都没见过。

    韩雨婷好奇的拿起防毒面具和弩箭,看了看,说道:“你不会知道我要来,所以多准备了一份吧!”

    刘国安闻言看了下地上的装备,发现有些东西真的是三份,比如说防毒面具和弩箭,还有强光灯也是。

    “这是我的习惯,每次下墓,有些东西都会多准备一份,万一出现意外也好有个替换,”孟虎检查完所有东西,又把它们一个个的装进包里,然后看向老道士身边的小黑狗和他怀里的老黑猫,搓了搓手,一只手抓向小黑狗,一只手抓向老黑猫。

    “哎呀。”

    老道士碰黑狗和黑猫的时候,对方表现的非常乖巧,可是当孟虎想抓它们的时候,黑狗一口咬住了孟虎的手,黑猫一爪子在孟虎手上留下了一道血印子。

    “别忘了你身上那个邪恶的伤口,它们对于这方面很有灵性,是不会让你靠近它们的。”

    老道士一只手抱着怀里的黑猫,一只脚挡住了想往前冲的小黑狗,说来也怪,老道士的一只脚居然能挡住小黑狗,只见小黑狗不停在原地吼叫,就是不能越过哪只脚,仿佛那不是一只脚而是一堵墙。

    “小姑娘,看你的样子是执意要跟着一起进去了,你来抱着这只小狗吧,说不定关键的时候还能救你一命,这只猫你们就不用管了,它会主动跟在你们身后,只要是它能对付的东西,它一定会出手的,如果遇到它对付不了的存在,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老道士挡住小狗的脚不见怎么用力,小狗直接凌空飞向韩雨婷的方向,韩雨婷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小黑狗,小黑狗一看是自己认识的熟人,温顺的用头在韩雨婷怀里蹭了蹭,一下变得很安静。

    老道士怀里的黑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轻轻的叫了一声,从老道士怀里跳到了地上,期间一点声音都没有,一双发光的眼睛在三人身上看了一遍,盯得人心里直发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