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六十二章通道

时间:2018-02-04作者:水中两条鱼

    ,!

    尽管孙彩霞阻止过很多次,但姜多多就是不怕大公鸡,每次依然和它玩的很开心。

    老道士从躺椅上坐起,毫无形象的伸了个老腰,看着和姜多多玩耍的大黑公鸡,眼中精光连闪,暗中掐指算了几下,过了一会才恢复成懒散的样子,喊道:“嫂子,什么时候开饭啊,老道士饿了。”

    “我马上去做,用不了多长时间。”

    孙彩霞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和大公鸡玩耍的多多,把盆里最后一点粮食全都倒在了地上,随后走出去,开始为一家人准备早饭。

    自从昨天,老道士第一次下山在姜家吃了一顿饭之后,才发现以前自己吃的简直连姜家的一头猪都不如,昨天差点把姜家的碗筷都给吃到嘴里,眼看着天亮了,老道士感觉肚子里面就像打雷一样咕咕响,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就像在自己家似的,直接问孙彩霞什么时候开饭。

    “臭道士,合着你来我家就是蹭饭的啊,以前你总说不能下山,现在倒好,一晚上都没回去。”

    姜洪明从里屋出来,听到老道士的话,想起昨天他的吃相,忍不住出声抱怨。

    “爷爷!”

    姜多多听到姜洪明的声音,放下大公鸡,离开养鸡的地方,走的时候不忘记把门关上,欢快的跑到姜洪明身边,抱着他的大腿嘻嘻笑着。

    “这都要多谢你的孙女和儿子,如果不是他们,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自由,虽然这份自由很短暂,但我已经很知足了。”

    老道士在水管边用手接点水,随便在脸上抹了两下,算是洗过脸了。

    对于老道士这点,姜洪明感觉很奇怪,他从没见过老道士刷牙,但他的牙齿却白的发亮,看着一副年过古稀的样子,身板却比年轻人还要强壮,姜洪明晃了晃脑袋,这么多年,老道士一直很神秘,干脆不在想这些,问道:“你说的是多多和国安,他们什么时候帮过你,我怎么听不懂,你整天神神叨叨的就不能说点能听懂的吗?”

    “知道的越少,过的越好。”

    老道士重新坐回躺椅上,说了这么两句,闭上眼睛不在理会姜洪明,姜洪明无奈的轻骂了一声,也不在搭理他,和姜多多开心的聊起天。

    清水镇上游,自来水厂里面。

    “少爷,通道挖通了。”

    血屠快速来到欧阳文休息的地方,这里的条件实在有限,欧阳文休息的地方是原本鱼厉所住的房间,里面的装修在鱼厉看来很不错,可是在欧阳文看来简直就像乡下农房一样。

    欧阳文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他没有嫌弃四周的环境,听到血屠的声音,尽管心里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但他脸上依然有很明显激动的神情。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欧阳文努力深呼吸好几次,才把激动的心情压下去,血屠看到欧阳文的表现,心里暗自点头,听到他的询问,连忙说道:“我先派了两个人进去探探虚实,现在还没有回来,其他人正在外面等候。”

    “好,去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

    欧阳文带着血屠来到了新建起来没多久的低矮房子边,四周围了很多人,鱼厉和他的手下也在里面。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欧阳文先来到鱼厉身边,低声问道。

    “成了,两个老家伙已经受到了教训,我带着兄弟亲自去的。”

    鱼厉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说话的语气充满了一股子狠厉,只是他脸上还没有消去的淤青看着格外显眼,减弱了一丝狠厉的气息。

    这个回答是鱼厉和手下串通好的,反正欧阳文也不可能去检查,他可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一帮人连两个老人都收拾不了,如果那样的话,以后恐怕就没有办法从欧阳文这里弄钱了。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虽然至今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过去了,感受着四周温暖的阳光,几个人心里不像晚上那么惧怕,鱼厉也不相信自己的老爹会每天来收拾他。

    欧阳文对鱼厉的话一点也不怀疑,微微点了下头,看向小房子的入口,房子的门不是很大,里面只是简单的扯了一根电线,有几个发出昏黄亮光的电灯,所有人都围着房间入口,就在这时,里面突然传出了响声,一直过了很久,两个人的身影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欧阳文看到两人出来,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却被血屠一只手拉了回来,机警的血屠看到两人第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那两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两只肩膀就像是断了一般,无力的垂了下来,走动间,两只手随意的在身体两边摆动,他们就像看不到其他人一样,不断往前面行走,即使前面有人挡住去路,也没有丝毫要停下脚步的打算。

    围在四周的人看到两人诡异的样子,情不自禁的给他们让开了一条路,在大家的注视下,两人一步步往欧阳文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们两个想干什么?”

    欧阳文也发现了两人的不妥,脸上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打算给他们让路。

    就在两人快要碰到欧阳文的时候,血屠快速挥动右手,寒光一闪,其他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两人的头颅就离开了身体,两颗头颅像是落地的西瓜不停滚动,一直滚到房门边才停下,失去头颅的尸体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才无力的倒在地上,一直到两具无头尸体倒下,他们的伤口都没有一丝鲜血流出来。

    血屠暴起杀人,吓坏了鱼厉和他身边的小弟,严格来说,他们也算害死过人,可却从来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好好的两个人直接就被砍头了,鱼厉身后的几个小弟几乎同时后退了几步,只有鱼厉还算硬气,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嘿嘿...嘿嘿...”

    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在四周响起,这种声音就像是夜枭的叫声,阴森恐怖,让听到的人全身起鸡皮疙瘩,所有人开始寻找笑声传出的方向,很快他们就确定了发出笑声的地方,正是那两个被砍下的头颅。

    两个立在地上的头颅,嘴不停的张合,仿佛夜枭般的笑声就是从他们嘴里发出的,发出笑声的同时,他们的眼睛还不停在众人身上扫视,像是要把所有人的样子都记下来似的。

    欧阳文的人还好一点,虽然有几个被吓得脸色有点发白,至少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鱼厉的人就不行了,昨天晚上已经被吓过一次,脆弱的神经实在有些承受不住,周元大喊一声往自来水厂的大门方向跑去。

    “砰,”一声闷响,周元应声倒地,身下逐渐被鲜血染红,血屠吹了吹枪口的轻烟,冷冷的看了鱼厉和他身边几个人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谁敢在跑,周元就是下场。

    鱼厉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心里暗骂自己糊涂,他早该想到的,前几天有好几次来这边想看看,都被挡在了外面,今天却顺利的走了进来,对方用那么多钱买下这个地方,肯定有目的,自己还天真的以为找到了一个大款,现在恐怕连命都不是自己的了。

    “欧阳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兄弟们只是混口饭吃,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只管明说,咱们该怎么做,怎么做,用不着杀人吧。”

    鱼厉现在没有心情理会那两个一直发出恐怖笑声的头颅,心里不断盘算着该怎么逃过这一劫,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欧阳文的人全都换了一身装备,看着他们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几乎都对着自己这边的几个人,鱼厉心里也发虚。

    欧阳文冲着四周摆了摆手,示意手下把枪放下,看向鱼厉说道:“既然你把话说的这么明,我也不藏着掖着,这个洞里有我必须要得到的东西,但是你也看到了,里面很危险,只凭我带的人恐怕不够,所以嘛,需要鱼老大带着你的人和我的人一起下去,我绝对不会让你们白白冒险,只要我得到需要的东西,到时候肯定会给一个让你们满意的价钱。”

    欧阳文说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鱼老大,他知道对方一定会答应。

    鱼厉嘴角露出一丝凄惨的笑容,看了一圈身后几个兄弟,精明的他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说的好听叫一起下去,说难听点就是让他们几个进去探路,没事自然最好,有事也是他们先死。

    “好,我应下了,希望欧阳少爷说话算话。”

    看着四周虎视眈眈的人群和他们手里的枪,鱼厉很清楚,答应了也许会死在里面,不答应现在就会死,对方挥手间就杀了三个人,对他们几个绝对不会手软。

    欧阳文听到鱼厉的回答,笑道:“既然答应了,那就请吧!”在鱼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欧阳文仿佛听腻了两颗头颅的笑声,拿起手里的枪直接冲着两颗头颅连开数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