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五十九章自来水厂

时间:2018-02-03作者:水中两条鱼

    听着手机里面传出的忙音,孟虎把手机还给刘国安,快速的说道:“我去准备一下,明天咱们一起去清水镇。”

    “你真相信那个老道士的话。”

    刘国安接过手机,看到孟虎打算往外走,出声提醒道:“他有可能是骗人的,那个老道士在清水镇后山的一个道观生活了很多年,谁也不敢保证他说的是真是假。”

    孟虎闻言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了一个惨笑,背对着刘国安把上衣撩上来,说道:“这是最近才出现的,一开始没那么严重,我还敢去医院,后来连医院都不敢去了,万一被医院当成小白鼠就惨了。”

    刘国安看到孟虎后背的伤口,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在孟虎后腰处,有一个很恐怖的伤口,伤口大概有碗口那么大,除了没有血流出来,看起来就像是刚受伤一样,从伤口能看出哪里缺少了一块血肉,无数的小触角在伤口四周不停蠕动,就像是细密的虫子在尸体上爬行,看起来格外吓人。

    “刚开始只是感觉痒和疼,在医院什么方法都用了,用火烧,用刀砍,用消毒水,用毒药,甚至在后背挖了很大的一块血肉,能想的方法都用了,最后一点用都没有,后来这些小触角出现,我就在也不敢去医院了,只能一个人扛着,原本以为必死的局面,现在突然出现了一点希望,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抓住,”孟虎把衣服放下,看着刘国安认真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所说的老道士,需要我做什么,但是为了我这条命,我觉得应该搏一搏。”孟虎说完,就离开了酒吧,出去准备一些下墓的东西,太长时间没有下过墓,以前的一些装备早就没有了,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买新的。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刘国安在看到孟虎身上的伤口之后,也决定明天要去一趟清水镇,虽然老道士总是神神秘秘,但不管怎么说他救了多多一命,光是这份恩情就应该回去。

    清水镇,姜洪明家。

    “老道士,你在电话里说的绿毛僵尸是个什么东西,听着怪吓人的!”

    等老道士挂了电话,姜洪明把手机拿了过来,好奇的问道。

    “这些东西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说了你也不信,反正你这辈子也不一定能见到,如果哪天你真的见到了,那清水镇也差不多快完了,”老道士把怀里的小黑狗抱到半空中,尽管四肢爪子悬空,小黑狗却无所畏惧的冲着老道士汪汪叫,老道士晃了晃手里的小黑狗,笑道:“小黑狗就是胆子大,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害怕,长大了就不行了,长大之后很可能就会有畏惧之心。”

    “神神叨叨不知道什么意思,我回去睡觉了,你自己陪着狗玩吧!”姜洪明和老道士是老相识,知道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不管怎么问他都不会说,顿感无趣的回到房间去睡觉了。

    老道士没有理会离开的姜洪明,把小黑狗放在地上,让它和另一只小土狗一起玩耍,自己躺在躺椅上微眯着眼睛,不知道是在看天空中的星星还是在睡觉,偶尔一股夜风吹来,比炎热的白天凉爽了不少。

    在清水河上游距离清水镇几公里的地方,有一个自来水厂,自来水厂四周没有一户人家,只有一座巨大的厂房坐落在这里,深夜原本大门紧闭的自来水厂,突然缓缓打开了大门,从里面出来一辆面包车,面包车上坐着好几个男子,一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鱼老大,只是去教训两个老东西,用不着咱们这么多人去吧,这大晚上的好不易容才睡下,又被吵醒了。”

    一个混混睡眼惺忪的开着车,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对半夜出来感到十分不满。

    坐在副驾驶上的鱼老大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胳膊脖子上全是纹身,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在颠簸的车上把玩着,他的名字叫鱼厉,在清水镇是有名的恶霸,清水镇的村民在路上见到都要躲着走,这个自来水厂就是他开的。

    几个月前,他的自来水厂被人买了下来,连带着他也变成了别人的狗腿子,这些事除了几个跟着他混的小弟,其本上没人知道,听到小弟的话,鱼厉阴险的笑了一声,道:“欧阳少爷现在是咱们的大金主,他让咱们做的事,不仅要做,还要做好,既然欧阳少爷看那两个老东西不顺眼,让咱们去教训一下,那当然要多叫点人了,不然我怎么给他多要钱呢,哈哈...”鱼厉越说越高兴,在他的眼里欧阳文就是给自己送钱的,当初自己弄下这个自来水厂,总共也不过花了几十万,欧阳文一来就给了他几百万的价钱,如果不是还想在从欧阳文哪里多弄点钱,他早就到梁平市享福去了。

    “鱼哥,我记得姜洪明那个老东西的儿子好像是梁平市的刑警队长,咱们这样做会不会被条子抓起来啊。”

    鱼厉身后一个小弟有点担忧的靠近他,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车上的人都是在清水镇土生土长,就算他不说其他人也都知道这件事,这也是他们一路上那么安静的原因,他们这些小混混最怕的就是警察,现在却要去警察的家里闹事,他们怎么可能不怕。

    车里的灯光不是很亮,看起来有点昏暗,鱼厉看了眼四周,平时如果是闹事,他们每一个人脸上都是兴奋加激动,今天却全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十分的安静,鱼厉眼珠子转了几圈,突然哈哈道:“有什么好怕的,黑灯瞎火的咱们都蒙上脸,谁还能认出咱们来不成,在说就算出了事,上面不是还有欧阳文呢吗,欧阳文可不是一般人,就算是刑警队长他也不放在眼里,不然也不会指示咱们来收拾刑警队长的家人了。”

    看到手下还是不放心,鱼厉大手一挥,豪爽的说道:“又不是让你们杀人,就是去打个架,看把你们吓得,欧阳文说了,只是看刘国安不顺眼,想要教训一下他的家人,打架是咱们的老本行,有什么好怕的,”鱼厉继续给手下做着思想工作,看到有几个人脸上确实放松了不少,但还是有几个人不放心,再一次加把劲道:“这件事做好了,明天一人两万块钱,直接去我家拿钱,这下没问题了吧!”

    听到有钱拿,车上的气氛瞬间不一样了,几个小混混激动的现在恨不得就到天亮,看到没有人在害怕,鱼厉舒服的坐在椅子上,继续玩着手里的匕首,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这次的事情欧阳文一下给了他几十万,就算一人分两万也才十几万,剩下的就都是他自己的了,一想到钱来的这么容易,鱼厉就恨不得早点认识欧阳文。

    虽然他不知道刘国安为什么得罪了欧阳文,但他这种人只要有钱拿,只要不是杀人那种大事,打个架他还是很乐意的,尤其钱又给的这么多,一路想着好事,车慢慢的越来越靠近姜洪明的家了。

    自来水厂,自从欧阳文来了之后,鱼厉在也没有进入过最深处,他甚至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房子,小房子建设在靠近清水河的边上,很是简陋,就是几块简易的木板搭建而成,有些地方的水随时会蔓延到房子里,房子很低矮,只有一人多高,面积却很宽敞,就像一个低矮宽大的敞篷,不停的有人进进出出,每一个进去的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空的水泥袋子,出来的时候水泥袋子就装满了泥土,他们竟然在小房子里挖坑。

    “少爷,按照地图显示,很快就能挖到古墓的入口,”血屠拿着一份看起来古老的地图从小房子出来,来到欧阳文身边,微皱了下眉头,说道:“鱼厉带着几个手下去清水镇找刘国安家人的麻烦,现在是非常时期,万一惊动了刘国安...。”

    “放心吧,我已经叮嘱过了,不让他们弄出人命,只是去教训几下两个老东西,鱼厉是本地出了名的混混,就算出事,也不过是打架斗殴的小事情,没有人会联想到咱们身上,”欧阳文冷笑道:“现在不方便碰刘国安,就先让他的家人吃点苦头,等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刘国安,敢和我抢女人,不知死活!”

    看到欧阳文这个样子,血屠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从小就被欧阳文的爹欧阳战收养,一身的本事都是欧阳战教的,他跟在欧阳文的身边主要是保护他的安全,同时也有监视他的任务,欧阳家是一个很大的家族,想要做欧阳家的家主,必须要有异于常人的头脑和行事风格,原本欧阳文在大家的眼中是非常合格的,可是今天的事情让血屠有点失望。

    从知道刘国安的养父母在清水镇之后,欧阳文就一直想要找他们的麻烦,为了一件小恩怨,冒着暴露的危险,显然在血屠眼里不值得,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欧阳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