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五十五章真凶

时间:2018-01-31作者:水中两条鱼

    “你终于来了,这几只猴子还好好的在里面,剩下的事,我不管了。”

    韩雨婷看到刘国安出现,很潇洒的甩了甩头,离开了,原本很生气的她在打了几个人之后,气消了不少。

    刘国安好笑的看着三个不断在地上喊叫的人,用脚踢了踢,道:“别惨叫了,那女人已经走了。”

    地上的三个男人听到刘国安的话,快速站了起来,发现韩雨婷真的走了,他们就像没有受伤一样,快速来到铁笼边,抬起就想离开。

    “慢着,那个女的是走了,但是你们还是不能拿走它!”

    刘国安挡住他们的去路,伸出手抓住了铁笼。

    “凭什么,这是我们大马猴马戏团的财产,为什么不能拿走。”

    老王神色激动的来到刘国安面前,因为太过激动脸色涨得有些潮红。

    “现在有一个案子,需要你们协助调查,这个笼子也需要带回局里一起协助调查。”刘国安看着老王发出了一声冷笑,招呼不远处的几个警察,道:“把大马猴马戏团的人全都带回警局,有个案子要他们协助。”

    “是,刘队。”

    远处几个警察听到刘国安的命令,快速来到老王几人身边,一人抓着一个把他们押进了车里。

    梁平市公安局,刘国安站在审讯室外面的监控室看着里面的马正龙,从透明玻璃能够看到里面只有马正龙一个人,也许是因为不习惯独自一人,他显得有点慌乱,不时的转头看向左右。

    “通过调取沿街的监控录像,在案发当天晚上,还真发现了一个带着猴子在街上闲逛的人。”

    李大山手里拿着一部手机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刘国安在,把手机里面的录像调出来放给刘国安看。

    刘国安看向手机画面,发现画面还算比较清晰,从大体轮廓上能看出和马正龙非常像,只要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马正龙。

    画面对准的正好是孟虎那个房间的窗户,马正龙带着一只猴子来到窗户边,然后递给猴子一个东西,猴子站在马正龙的肩膀上往窗户上一跃,然后就消失在画面中,过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猴子又从窗户里面爬了出来,它的爪子上没有带着任何东西。

    “大马猴马戏团的人审问的怎么样了,他们应该也不是一般马戏团的人!”

    刘国安把手机还给李大山,冷静的问道。

    李大山随手把手机放在桌子上,闻言笑道:“那帮人全是胆小鬼,只有老王还算硬气,随便一诈全都招了,他们是一个以马正龙和陶杰为首的盗墓团伙,这些年利用马戏团的名义走南闯北,实则是到处寻找古墓,这次来梁平市好像也是为了盗墓,具体的他们说不上来,只知道下一站要去清水镇,说起清水镇,哪里算是你的老家。”

    刘国安闻言皱了皱眉,清水镇的那座古墓入口已经封死了,他们怎么还会去哪里,难道还有其它入口,一想到在墓里面的所见所闻,刘国安的心里就隐隐有种不安感。

    “刘队,那两根毛发的结果出来了,结果显示是灵长类动物的,也就是猴子,跟后来拿过去的完全吻合,证明是同一只猴子的。”

    方雪拿着一份化验结果单走了进来,看到李大山和刘国安都在这里,直接把报告单交给了刘国安。

    刘国安接过化验单随意看了眼,点了下头,说道:“现在全都有了,也该去见见马正龙了。”

    刘国安离开没有第一时间走进审讯室,而是来到装着猴子的铁笼子旁,打开门,用食物把那只瘦猴给引了出来,瘦猴一点也不怕人,嘴里吃着刘国安手里的食物,即使被抓了出来,嘴上也没停下。

    马正龙原本显得有些慌乱,在听到开门声看到刘国安之后,连忙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开口道:“警察同志,抓人是要证据的,你们这么胡乱抓人,我有权利告你们。”

    “不要着急,我这不是把证据带来了吗!”

    一开始刘国安只进来半个身子,他手上的猴子被门挡住马正龙没有看到,等刘国安整个人都进入审讯室的时候,马正龙看到了自家马戏团的猴子,这让他原本就有些苍白病态的脸,变得更加苍白。

    “说说吧,陶杰死的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孟虎房间的外面,这只猴子又为什么会进入孟虎的房间,你不是去清水镇朋友家了吗,为什么会在深更半夜出现在哪里,为什么要撒谎。”

    刘国安把猴子放在桌子上,好整以暇的坐在马正龙对面,一连问了好几个为什么。

    当猴子被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它正好把食物吃完,抬头看到马正龙在一旁,欢快的跳到马正龙肩膀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马正龙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抵赖道,他一只手被铐在椅子上,一只手想要把肩膀上的猴子赶走,猴子以为马正龙在和它玩耍,在他肩膀上跳来跳去。

    刘国安拿出李大山的手机,把里面的画面播放给马正龙看,说道:“现在是电子时代,到处都是摄像头,你不会以为死不认账,我们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吧。”

    刘国安说着指了指站在马正龙肩膀上的猴子,道:“陶杰被杀那天,你等陶杰和孟虎喝醉之后,借故离开,制造不在场证据,然后利用猴子进去杀了陶杰,陷害孟虎,你知道他们两个久别重逢肯定会喝的很醉,刚开始,我一直对陶杰的伤口感觉奇怪,那些伤口非常轻微,如果想要杀死对方完全用不着那么麻烦,直到今天在马戏团见到这只猴子,我才恍然大悟,那些伤口根本不是人弄出来的,而是猴子拿着匕首划出来的。”

    “笑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猴子杀人,我承认在那天夜里我去了孟虎房间后面,但是这也不能证明猴子会杀人啊,陶杰也是马戏团的老板,他对团里的动物都很不错,这只猴子怎么可能杀死他。”

    马正龙说话的声音隐隐有点颤抖,证明他说的话不是很有底气。

    “马戏团其他人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们说陶杰很讨厌动物,尤其喜欢虐待动物,每次有不听话的动物需要抽打,都是他亲自上阵,而你和他却恰恰相反,你平时对马戏团的动物都挺不错。”

    刘国安说着从衣兜里拿出自己的手机,里面有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用布偶弄得假人,假人身上有很多不轻不重的伤口,在假人外表张贴着一张陶杰的放大照,把照片送到马正龙面前,道:“这是你用来训练这只猴子的参照物吧,可惜没来得及销毁,被我不小心看到了。”

    原本站在马正龙肩膀上的猴子看到照片之后,一脸凶恶的冲着照片龇牙咧嘴,两只爪子不停挥舞,似乎想要砍上几刀。

    “我一直有件事想不明白,你和陶杰也许是因为分赃不均,你想要杀死他,这个可以理解,但你和孟虎已经好几年没见了,为什么要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陷害他,他应该和你没有恩怨纠纷,难道是因为你想让他和你一起下墓,被他拒绝了然后怀恨在心,正好趁着杀死陶杰的机会,陷害孟虎。”

    刘国安靠在椅子上,很不理解马正龙的所作所为。

    在这些证据面前,马正龙一脸死灰的惨笑了一声,道:“一开始我就不同意陶杰去找孟虎,原本两个人的钱,他偏偏要在找一个人来分,最后孟虎还不领情,索性就把他们都弄死。”

    “够狠,你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会把自己也弄死吧。”

    刘国安冲着马正龙竖起一根大拇指,语气中带着嘲讽,站起身打算离开。

    “我能不能见一下孟虎,有些话想要和他说。”

    看到刘国安站起来要离开,马正龙急切的喊道,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有急事要给孟虎说。

    刘国安沉吟了一会,觉得让他们两个见面也没有坏事,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这些天,孟虎一直被关着,他关押的地方距离审讯室不远,十分钟不到,孟虎就来到了审讯室,一路上刘国安把事情的经过大体上说了一遍。

    气愤的孟虎一进门就冲向马正龙,抓着他的脖领子大吼道:“马正龙,老子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要这么陷害老子!”

    “嘿嘿...先坐下,有话慢慢说。”

    马正龙看到孟虎出现,脸上没有了面对刘国安时慌乱的神色,平静的把孟虎的手从脖领子拿开,指了指前面的座位,冷笑着开口。

    孟虎气哼哼的松开马正龙的衣领,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马正龙的脸,问道:“说吧,为什么杀陶杰,为什么陷害我!”

    “还记得三年前,咱们做最后一票遇到的那个全身绿毛的东西吗?”马正龙神色古怪的看着孟虎,看到孟虎微微变色的脸,邪笑道:“看来你还记得,被抓掉血肉的地方,最近是不是经常出现疼痛难忍的情况,晚上还总是做噩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