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五十二章催婚

时间:2018-01-31作者:水中两条鱼

    “看着现在的张卫民,就像是看到了我刚来梁平市的样子,一样的热血、冲动,我只是不想他走太多的弯路。”

    刘国安说着话不停的左右张望,直到看到一辆熟悉的车,才满意的走向停在路边的车。

    “你想干嘛?”

    韩雨婷跟着刘国安来到自己的车前,不解的问道。

    刘国安开了一下车门,发现门锁着,理直气壮的说道:“当然是坐车啊,方雪和张卫民在一起,我只能蹭你的车了,快点开门,现在都十二点了,再不抓紧回家睡觉,天都要亮了。”

    韩雨婷看着刘国安无赖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以她韩家大小姐的身份,不管走到那里,见到的人都是对她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碰到过这种无赖,不过对于刘国安这个样子,韩雨婷却没有一点反感。

    熟练的打开车门,走向主驾驶,在她进去的时候,刘国安已经提前一步进到车里了,坐在柔软的座椅上,舒服的长出口气,系好安全带整个人完全的靠在椅子后面,大手一挥,道:“司机,开车。”

    韩雨婷刚发动车子,脚正在踩油门,车子缓缓发动,听到刘国安的话猛的一踩油门,然后又猛踩刹车,车里停的太突然,刘国安的身体因为惯性往前面冲了一些距离,很快就被安全带给拉了回来。

    “你想谋杀啊!”

    这一下让刘国安睡意全无,不满的大声喊了出来。

    韩雨婷仿佛碰到了很开心的事,笑得花枝乱颤,韩雨婷开怀大笑的样子,瞬间吸引住了刘国安的目光,刘国安的手鬼使神差般的伸向韩雨婷不停发出笑声的脸,在快要碰到韩雨婷脸的时候,突然惊醒过来,闪电般的收回伸出去的手,另一只手不轻不重的在那只手上敲打了一下。

    韩雨婷并没有发现刘国安异样的举动,一边笑着一边专心开车,刘国安的家,她来过很多次,熟门熟路的把车停在刘国安家的楼下。

    “谢了,路上小心色狼。”

    车子停稳之后,刘国安留下一句玩笑话,没给韩雨婷反应的机会,快速下车,走向小区入口。

    “混蛋...”

    看着刘国安的背影,韩雨婷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暗骂了一声,没有第一时间离开,一直等到刘国安的背影消失在小区楼下,这才开车离去。

    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路上基本没什么车,韩雨婷一路飙车回到了韩家,一番洗漱之后,换上舒服的睡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一会是清水镇农家的生活,一会是山上的日子,时不时的还有古墓里面见到的可怕事情,其中出现最多的是刘国安带着点邪邪笑容的笑脸,那是一种仿佛什么都难不倒的笑容。

    韩雨婷躺在床上不停的摆弄手机,心里在犹豫着是打个电话,还是发个短信,手机上面只有一串备注为大混蛋的号码,手机被反反复复的放下,拿起,一晚上,韩雨婷就在这种纠结中渡过了,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晕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刘国安回家之后,和睡不着的韩雨婷正好相反,回家躺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刘国安一早来到警局,局里只有几个值夜班的,其他人还没有上班,经过一套手续,刘国安见到了孟虎。

    “你有没有吩咐周青松,让他不要把知道的事情告诉警察?”

    看到孟虎之后,刘国安直接开门见山。

    孟虎呵呵笑着搓了搓手,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话,而是赔笑着问道:“有烟吗,实在忍不住了。”

    刘国安从兜里拿出一盒烟和一个打火机一起递给孟虎,也不催他,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看着孟虎点上一根烟。

    “呼...”

    一根烟一口就差点被孟虎吸去一半,看来他是真的憋坏了,很快一根烟抽完,随手又点上一根,这才一脸舒坦的说道:“真舒服。”

    “想出去,就快点说,不然我可走了。”

    眼看着孟虎一根烟抽完,还是没有想说的意思,刘国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听到刘国安要走,孟虎顾不上手里的烟,马上喊道:“别、别,刘队,我说、我说,我隐约记得当时好像和小周说过,那时我虽然醉得厉害,但是四周的情形大体上还是能明白的,不管是死去的陶杰还是马正龙,他们的身份都不能让条...,警察知道,如果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也就等于知道了我以前是干嘛的,一旦知道了我以前的事情,就算最后证明陶老三不是我杀的,我恐怕也要蹲几年大狱,兄弟我不想进监狱。”

    “你小子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盘,但是你这样差点害死周青松。”

    刘国安听到猛虎的解释,冷笑一声,如果不是这些年孟虎确实变好了,期间又向他透漏了很多有用的消息,他怎么都不会帮孟虎隐瞒以前的事情。

    “小周出什么事了?”

    孟虎紧张的问道,从他的表情看不像是装的。

    刘国安抬起两只手放在桌子上,两个大拇指不停的转动,冷声道:“这些天周青松一直在找马正龙,如果马正龙真的是杀死陶杰的凶手,周青松贸然的去找他,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这个小周怎么这么糊涂,我都说过不让他管闲事,只要闭嘴别多话就行,真是不让人省心。”

    孟虎把手里快要吸完的烟扔到地上,又拿出一根点起来,语气中有些感动,也有些担心。

    “孟虎,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是马正龙杀的人,到时候警方把马正龙抓住,你以前做过的事,依然会被警方知道。”

    看着面前吞云吐雾的孟虎,刘国安抬起一只手扇了扇,想要把面前的烟雾扇开一些。

    孟虎掸了掸烟灰,认真的看着刘国安,深有感触的说道:“刘队,通过这件事,我算是明白了,人都要为以前做过的事情负责,如果不是我一味的想要隐瞒以前的那些破事,说不定现在早就破案了,要真是马正龙杀死的陶老三,我也认了,大不了吃几年公家饭。”

    看到孟虎能有这个觉悟,刘国安从心里为他感到高兴,很多人总会在年少轻狂的时候犯下一些错事,只要有勇气承担后果,就能从新做人。

    “既然你已经想通了,我就可以放心的去找凶手了,好好在里面表现吧,就当是提前适应一下里面的生活,毕竟以后可能要在里面待上好几年。”

    刘国安站起身,从身上又拿出几盒烟,全都扔给了孟虎。

    孟虎哭丧着脸,带着哭腔道:“刘队,你这话一点也不像是在安慰人啊。”看到刘国安真的要走,急忙开口道:“刘队,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个忙,我那个酒吧可能没有办法开下去了,你看能不能帮忙把它出手,或者转让出去,在哪里闲置每天都要浪费很多钱。”

    刘国安闻言,停下脚步,正色道:“这个事情,我不能帮,这种事公职人员不能沾手,你还是另外找人吧。”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孟虎只是随口问问,听到刘国安的拒绝,没有太失望,他还幻想着能出去呢,万一凶手不是马正龙,就算是马正龙,他要是不出卖孟虎呢,这都是有可能的。

    从看守所出来,已经过了上班时间,看着进进出出的同事,刘国安一路打着招呼,来到了局长办公室,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才推门进去。

    看到张剑锋在忙,刘国安自来熟的找个地方坐下,拿起一旁的报纸安静的翻看着。

    “有什么事?”

    过了一会,张剑锋把手头上的文件处理完,抬起头看向坐着看报纸的刘国安问道。

    “张局,我是来拿驾照的,总是让方雪那丫头开车和我一起出任务,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

    刘国安把报纸放在一旁,赔笑看着张剑锋,像是一个孩子在和家长讨要被收走的玩具一般。

    张剑锋和刘国安的父母是很要好的朋友,这些年一直把刘国安当成自己的孩子,刘国安也一直挺让人省心,但是自从两年前姜浩和李娟牺牲之后,刘国安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张剑锋又气又急,这两年他对刘国安非常严厉,就是想让他变回以前那个非常理智不冲动的人。

    现在猛然看到刘国安消失很久的可爱样,张剑锋眼睛仿佛有点湿润,为了不让刘国安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装腔作势的一拍桌子,道:“你还怕别人说闲话,都老大不小的人了,也不知道早点找个媳妇,我看咱们局里冷霜就不错,有时间带她来家里吃个便饭。”

    催婚,一直是大龄青年心里的痛,刘国安虽然不排斥,但也不怎么想聊这个话题,忙应付,道:“有时间,我一定带冷霜过去,那个驾照的事。”

    “以后开车小心点,如果在让我知道你超速,我就直接给你吊销驾照,看你还怎么开车。”

    张剑锋看到刘国安这么听话,犹豫了一下,拉开身前的其中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驾驶证、行驶证扔到桌子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