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四十八章欧阳文

时间:2018-01-29作者:水中两条鱼

    “欧阳文,你来做什么?”

    韩雨婷似乎很不想看到欧阳文,看到他的出现,脸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讨厌,语气也很不客气。

    “韩伯父告诉我,你回来了,然后我去你家里找你,冯管家说你带着两个保镖来时尚酒吧了,要是知道你要来这里,我早就把时尚酒吧给全包下来了。”

    欧阳文像是听不出韩雨婷语气中的厌烦似的,十分热情的来到韩雨婷身边,伸出手想要拍一下韩雨婷的肩膀,却被韩雨婷很巧妙的躲闪了开。

    “欧阳文,我早说过咱们两个是不可能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你不要在缠着我了。”

    即便是肩膀没有被欧阳文的手碰到,韩雨婷依然下意识的用手拍了拍,她似乎很嫌弃欧阳文,连靠近都不想让他靠近。

    “婷婷,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我是不会放弃的,只有欧阳家和韩家两家强强联手,咱们的家族生意才能更上一层楼,这也是韩伯父同意的事情,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呢?”

    欧阳文面对韩雨婷很有耐心,像一个绅士一般面对婷婷的拒绝,一点也不失望。

    想起韩志远,韩雨婷就觉得头痛,一直以来韩志远都很疼她,什么事都顺着她,可偏偏她的婚姻大事自己不能做主,为了家族的生意,韩志远一直想撮合她和欧阳文。

    欧阳家的生意遍布全球,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家族,和韩家比只高不低,欧阳家这一代就像韩家只有韩雨婷一样,只有一个独苗欧阳文,只要不出意外,欧阳文一定会继承欧阳家的产业,到那时候,韩家和欧阳家,两家一联合形成的实力将会是很恐怖的,在业界很多的对手都不希望他们两家结合,但这毕竟是对方的家事,他们在不想也没有办法插手,唯一让他们安心一点的就是韩家大小姐似乎很不喜欢欧阳文。

    韩雨婷也想不明白,家里的钱就算几辈子都花完,韩志远为什么还要让她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为了这件事她反抗过很多次,但每次父女两个都闹得很不愉快。

    韩雨婷被欧阳文烦的实在没有办法了,转过头想要离开,突然看到刘国安站在一旁正在看戏,眼珠子一转,一条妙计在她脑海中逐渐形成。

    刘国安和韩雨婷生活过一段时间,看到韩雨婷目光闪烁的盯着自己,就知道她肯定没想好事,联想到她现在遇到的事情,刘国安不用多想都知道,接下来韩雨婷会弄出怎样的一出狗血剧,丝毫不给韩雨婷机会,直接拉着方雪的手,用很温柔的声音,道:“亲爱的,咱们走!”

    韩雨婷目瞪口呆的看着刘国安拉着方雪的手,走向时尚酒吧,她刚才想对欧阳文说,自己喜欢刘国安,以此来摆脱欧阳文的纠缠,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刘国安这么阴险,方雪刚才傻乎乎的样子没有逃过韩雨婷的眼睛,她可以肯定刘国安是在做戏,暗恨的跺了跺脚,不理会欧阳文的叫喊,直接走向自己的车,下车的两个保安看到韩雨婷回来,他们第一时间上了车,在欧阳文的叫喊中,车子缓缓发动,离开了时尚酒吧。

    “韩雨婷,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韩雨婷走之后,欧阳文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收起了一脸的阳光气息,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个阴柔的男子,冲着一旁跟在身边的下人摆摆手,阴沉的舔了舔嘴角,吩咐道:“查一下,刚才和韩雨婷说话的那个男人,我需要他的详细资料,韩雨婷是我的,我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

    “是,公子!”

    下人说的话很生硬,像是一个很长时间不说话,快要失去说话能力的人似的,说完,人就独自离开了。

    欧阳文目光阴狠的看了看贴着封条的时尚酒吧,嘴角露出一丝很邪性的笑容,坐上车,瞬间发动车子离开了现场。

    “你可不要误会,我没有其它意思,刚才事情有些紧急,情急之下我才做给韩雨婷和那个欧阳文看的。”

    走进时尚酒吧,刘国安松开方雪的手,很熟悉的找到里面灯的开关,看到方雪一脸通红,一副小媳妇的害羞样跟在刘国安身后,知道方雪可能误会了,马上解释道。

    方雪整个人仿佛被雷击了一般,快速摆动双手,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没误会,我没乱想,我对刘队没有那个意思,我真的没有乱想...。”说道后来,方雪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感觉自己越说越乱,干脆什么也不说,就低着头跟在刘国安身后。

    听到方雪的话,刘国安并没有多想,缓步来到案发现场的那个小房间门口,门依然是坏的,从门损害的程度能够看出来,当初撞门的人用的力气很大,连门锁都撞坏了。

    刘国安清楚的记得,在案发笔录上记载着,从撞坏的门锁上无法判断案发时房门是不是从里面被反锁着,对于房门被反锁这个事情,是从当时撞门的几个服务生口里证实的,醉酒的孟虎也无法确定当时到底有没有锁门。

    轻轻推开门,虽然很多天过去了,但房间里面依然还有着轻微的血腥气,刘国安轻车熟路把房间里面的灯打开,这个房间里的灯和外面的不同,外面都是那种阴沉暖色光,只有这个房间里面的灯是那种非常明亮的光,记得刘国安当初还问过孟虎为什么把这间房子弄这么亮,他当时说害怕黑暗。

    以前刘国安不知道孟虎说这话的意思,自从知道他干过盗墓这个行当后,刘国安就知道他为什么惧怕黑暗了,上次韩雨婷从山上回来之后,每天晚上必须开着灯睡,不然她不敢睡觉。

    里面的空间很小,一眼看过去除了沙发底下,几乎能看个遍,刘国安在四周查看了一会,实在没有什么发现,不死心的他直接踩着沙发爬到了房间里面唯一的一个小窗户上面。

    “刘队,那个窗户很小,人不可能从哪里进出,就算查看哪里也不会有任何发现。”

    方雪看到刘国安踩着沙发趴在窗户上查看,担心他会掉下来,好心出声提醒道。

    刘国安没有理会方雪的话,拿出手机,打开上面的强光灯,在小小的窗户上面不停照射,突然两根发黄的毛发出现在刘国安的视线里。

    在沙发上,刘国安艰难的带起一个手套,然后小心把毛发拿在戴手套的手中,这才跳了下来,凑着灯光仔细研究手里的两根毛发。

    方雪好奇的看过来,见到刘国安手里的毛发,想了一下,语气古怪的说道:“这肯定是野猫的毛发,不然就是老鼠的,刘队,你不会怀疑是猫或者老鼠把陶杰给杀了吧!”

    “自从在清水镇经历了一些事,别说是猫和老鼠杀人,就算有人跟我说街上有扛着棒子的猴子在闲逛,我也会先到街上去确认一下是真是假。”

    刘国安从身上拿出一个透明的证物袋,小心把两根泛黄的毛发放进去,递给方雪,道:“等回局里,化验一下,看看到底是猫的还是老鼠的。”

    虽然不相信刘国安说的话,但方雪还是伸手把装着两根毛发的证物袋接了过来,就在这时,突然一阵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可能是因为窗户太小,形成了回声,一阵呜呜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刘队,现场看的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方雪心虚的看了看左右,毕竟是命案现场,又是晚上,再加上四周响起的呜呜声,方雪感觉比当时在这里见到死者的时候还要来的恐怖点,没有得到刘国安的回应,人已经站在了房间的门外。

    刘国安有些好笑的看着方雪,见死人的时候都不怕,居然会害怕死过人的地方,知道在这里也找不到有价值的东西,招呼方雪走了出去。

    走出时尚酒吧,方雪很明显的松了口气,感受到外面微凉的夜风,惬意的闭上眼睛陶醉了一会,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刘国安正盯着一个方向看,方雪好奇之下顺着刘国安的目光看过去,一脸不可思议的喊道:“真的有猴子扛着棒子在街上走。”

    原来在距离时尚酒吧不远处,有一辆蒙着布的大型卡车,透过缝隙能够看到里面是一些大型动物,能看到的有狮子和老虎,卡车正在缓慢的行驶中,最吸引人的是在卡车前面有一个人牵着两只猴子在行走,猴子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肩膀上扛着一个道具棒子,乖乖的跟在前面的人身后。

    卡车在行驶中,还不停的放着音乐,喊着话,似乎是晚上在哪里有演出,想要招呼人去看。

    看到眼前的马戏团,刘国安突然想起了孟虎说的话,马正龙好像在马戏团,想到这点,刘国安招呼方雪道:“走,跟着去看看。”

    “去看什么?”

    方雪没有听明白刘国安的话,紧跟着刘国安上车,不知道该往哪里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