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四十六章冷霜

时间:2018-01-27作者:水中两条鱼

    “如果周青松没有说谎,当时门是从里面反锁的,而房间里面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其他人是不可能进去的,哪所房间只有一个距离地面三米多高十几公分大的小窗户,人是不可能从那么小的地方钻出去的,会不会是你喝醉酒之后发疯把对方给弄死了,然后你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宿醉之后有的人会喝断片,完全不记得醉酒之后的事情。”刘国安分析道。

    “这不可能,你和我喝过酒,我只要喝醉当场就会躺地上睡觉,从来没有发过酒疯,在说,我那个房间里面也没有刀啊,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把刀为什么会出现在房间里面。”

    孟虎疯狂的摇头,完全否决了刘国安的想法,尤其是被称为凶器的那把刀,是让他最想不明白的东西,他那个房间里面只有三个沙发和一张桌子,其它的无非就是一些酒和吃的东西,为什么会突然多了一把刀。

    刘国安去过那个房间,里面的布置一眼就能看全,他知道孟虎最喜欢在那个房间里面呆着,按照一般凶杀案的逻辑,凶手不可能在自己喜欢的地方杀人,在说整个房间只有他和死者,这也太傻了,孟虎虽然胖了一点,但是绝对不傻,不仅不傻,还很聪明。

    “说说陶杰和马正龙,他们两个这几年在做什么,这次找你难道只是为了让你和他们一起下墓。”

    理不出头绪,刘国安只好继续问下去,希望能从陶杰和马正龙身上问出点什么。

    孟虎回忆了一会摇头道:“自从和他们两个分开之后,这两年我们没有任何联系,一直到他们找到我,当时因为太高兴,光顾着缅怀以前的事情,没来得及问他们这两年在做什么,他们话里话外的就想让我和他们一起下墓,说是这次的墓非同小可,甚至夸口说只要得到里面的东西,全世界的富豪都会抢着出钱买,因为我实在不想再去冒险,所以就没有细问,马正龙当时说多了一些,还被陶杰给阻止了,总之感觉这次见面,他们两个神神秘秘的,好像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知道,又想让我帮忙,以前的那点情谊都因为时间过长变淡了。”

    “不知道他们做什么,那联系方式,现在住哪里总该知道吧!”

    对于孟虎的一问三不知,刘国安也有些头疼,只好退而求其次,先打听出两人的住址在想办法。

    孟虎拍了拍脑袋,使劲想了一会,晃了晃被铐着的手,道:“联系方式还没来得及留,我就来到了这,”随后点了点头接着说:“马正龙好像说弄了一个马戏团,还是什么来着,当时喝的迷迷糊糊,实在想不起来了。”

    “既然想不起来就在这里好好想想,如果想起什么了,记得告诉我,”刘国安说完收起桌子上的本子,拿在手里站起来打算离开审讯室。

    “刘队,你不会把我曾经盗墓的事给抖出去吧,我真不想坐牢,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一时糊涂,看在咱们这两年交情还算不错的份上,你可一定要拉兄弟一把!”

    孟虎看到刘国安离开,挣扎了一下想站起来,因为被铐在椅子上,实在没有办法站起来,只能半蹲着以一种很别扭的姿势看着刘国安。

    刘国安打开审讯室的门,看到孟虎滑稽的姿势,忍不住舒展了眉头,干咳一声用来演示自己的失态,冲着孟虎道:“有时间想那些事,还不如好好想想有没有结下那些仇家,看看是谁想要陷害你,如果实在找不到,说不定就是你喝醉酒发酒疯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把人给杀了。”

    “你说这话可得凭良心啊,就算有仇人,那也是你给我找的,这两年我给了你多少情报,只要被他们知道,哪一件都够他们砍我无数次的,反正我就懒定你了,不管是有仇人想要陷害我,还是有人想借刀杀人,你都要把我从这里弄出去,不然,不然...。”

    孟虎听到刘国安的话,很激动的冲着他嚷着,自己之所以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在他看来都是因为向刘国安透漏情报的缘故,为了能从这里出去,甚至不惜威胁刘国安。

    刘国安好笑的靠在门边,拿着文件夹在手里不轻不重的打着拍子,道:“我很想知道,你所说的不然后面是什么!”

    “刘队,你就不要耍兄弟了,当年你救了我一次,这次我相信你一定能在救我一次,兄弟我全靠你了。”

    看着刘国安脸上的笑容,孟虎都快哭了,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眼泪汪汪的看着刘国安,可以想象一下那种画面有多么的滑稽。

    “行了,安心在这里呆着吧,只要人真不是你杀的,警方会找到凶手还你一个清白的。”

    刘国安说完,走出门,砰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老李,这是孟虎的笔录,这家伙以前居然干过盗墓的行当,死掉的那个叫陶杰,走掉的叫马正龙,他们以前也是盗墓的,这次找孟虎是希望他在做一次老本行,不过最后被孟虎拒绝了,你这边有没有什么进展。”

    刘国安来到监控室,把手里的笔录递给李大山,透过玻璃看向审讯室里的孟虎,只见孟虎很安静的一个人坐在里面。

    刘国安在笔录上只是随意记了一下孟虎盗墓的事情,几乎没有怎么重点写,就连他有没有偷盗过古墓里的东西都没有记录,看来刘国是想要保住孟虎,不想让他因为曾经的事情进监狱。

    “孟虎这些天什么都不说,案子几乎没有进展,就连这两人的名字,我也是现在才知道,通过询问时尚酒吧里面的服务生,简单描绘了下走掉的那个叫马正龙的人,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找他,可是这个人就像是失踪了一样,一直没有找到。”

    李大山看完笔录,把文件夹合上,交给王子健,吩咐道:“告诉下面的兄弟,寻找的那个人叫马正龙,”以前没有名字找人很难,现在有了名字和素描,找人就简单了。

    “找到马正龙案子也不会有突破性的线索,经过酒吧服务生的描述,马正龙走的时候,房间里面的两个人还好好的,就算找到他,对案子的帮助也不大,那栋房子里只有孟虎和陶杰两个人,一定是孟虎在醉酒的时候,不小心杀了陶杰。”

    张卫民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李大山和刘国安身边,通过他们的对话知道了当初在案发现场走掉的人叫做马正龙,毫不客气的出声道。

    “当然不排除这个可能,但咱们做事总得讲个证据,不可能你一句孟虎醉酒杀人,然后咱们就给他按上杀人的罪名,找到马正龙,咱们就能弄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光听孟虎一个人的话,也不现实。”

    李大山和刘国安都没有出声责怪张卫民,他们也曾经年少气盛过,知道年轻人最喜欢表现。

    “我去案发现场看看,也许哪里会有线索!”

    刘国安转过身走出了监控室,他从心底里不相信孟虎会杀人,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如果找不到新的证据,孟虎杀人的嫌疑很难洗清。

    “小方,你开车送刘队过去。”

    看到刘国安离开,李大山的反应很快,他还记得刘国安的驾照在张剑锋哪里,赶紧吩咐在一旁收拾东西的方雪,让她开车送刘国安去时尚酒吧。

    “是!李队。”

    方雪满心欢喜的放下手里的一切东西,兴高烈采的跑了出去,张卫民看到方雪那么高兴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突然也很想跟着刘国安去案发现场看看。

    “李队,我也想在去看看案发现场。”

    张卫民想到就做,一点也不犹豫直接开口。

    李大山闻言不耐烦的摆摆手道:“案发现场你不是看了很多遍了吗,现在局里那么忙,有刘队去就够了。”

    张卫民失望的看了一眼门口,只好闷闷不乐的忙局里的工作。

    “这么巧!”

    刘国安快要走出警局大门的时候,碰到了很久不见的冷霜,冷霜依然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漂亮的脸蛋上仿佛写着生人勿进。

    “你复职了!”

    冷霜看到刘国安之后,脸上的冰块似乎有融化的迹象,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外面套着一件白大褂看起来更加的冷艳。

    “嗯!”

    感受到冷霜不寻常的目光,刘国安突然有种不自在感,简单应了一声,然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尴尬气氛越来越明显,刘国安急中生智开口道:“我想看一下孟虎那个案子的死者尸检报告。”

    不知是不是错觉,刘国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了冷霜的笑脸,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种仿佛百花盛开的笑脸,依然让刘国安深陷其中,仿佛瞬间进入到了温暖的春天。

    “跟我来!”

    冷霜留下一句话,快速转身走向解剖室,所有的尸检报告都在哪里。

    刘国安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刚才的感觉实在太奇怪了,当他彻底回复过来的时候,冷霜已经走了很远的距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