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四十四章回忆

时间:2018-01-26作者:水中两条鱼

    “不要激动,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当然也不会放跑一个坏人,你把当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不要有任何遗漏,这是救你的唯一办法。”

    刘国安站起身,压住因为激动想要站起来的孟虎,耐心劝解道。

    孟虎看了看不大的审讯室,眼睛盯着亮着光芒的摄像头,小声道:“你先让外面的人把摄像头关掉,保证外面不能听到我们的说话声,我才能说。”

    看到孟虎这么小心,刘国安冲着摄像头的方向比了一个手势,外面的李大山苦笑道:“把审讯室里的监控器材管了。”

    随着李大山的吩咐,旁边坐着的人按了几下按钮,原本显示画面的显示器一个个的变成了黑屏,就连声音都消失了。

    “现在可以说了,是不是又做了什么犯法的事情。”

    看到监控器上的灯灭掉,刘国安舒服的靠在椅子上,认真盯着孟虎,手指不停的在桌子上轻轻敲打。

    整个审讯室就只有刘国安手指敲打桌子的声音,还有孟虎因为紧张加快的呼吸声。

    孟虎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小声道:“这两年我真没有在做过犯法的事,这次陶老三那混蛋找我也没安好心,不过,我真的没杀他。”

    “说重点!”

    刘国安不耐烦的打断孟虎的话,抬起一只脚,翘了一个二郎腿,自从来到警局,他感觉全身舒坦,就像一个离家很久的人,突然回到家的感觉,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孟虎咽了口唾沫,心虚的看了刘国安一眼,慢慢开口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一个人在酒吧小屋里面,突然店里的小周敲响了房门。

    “虎哥,虎哥,有个人找你。”

    周青松不停的敲着房门,他知道孟虎喜欢在里面喝酒,如果敲得声音小了,怕他听不到。

    孟虎这些天的心情挺好,一切都是因为刘国安离开了梁平市,他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道多开心,以后再也不用冒着生命危险给对方透漏消息了,他能不高兴吗,所以多喝了几杯,但他的酒量也不是盖的,几瓶啤酒根本喝不醉,听到敲门声,喊了一声让外面的人进来。

    谁知外面一直在敲门,孟虎刚想生气,突然想起现在是八点酒店营业的时间,外面非常的吵,可能没有听到他说话,想着这些的孟虎来到门口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周青松身后的两个人。

    哪两人对孟虎来说并不陌生,以前在道上混的时候有些交情,虽说到不了有难同当的地步,但也算是出生入死过几次。

    “陶老三,马正龙,你们怎么来了,快进来,”孟虎脸上充满了惊喜,热情的招呼两人进到里面,然后吩咐身边的周青松,道:“小周,多弄点酒进来,今天我要和昔日的好兄弟不醉不归。”

    陶杰和马正龙不客气的走了进去,房间不是很大,三人各坐一个沙发。

    “虎子,你小子现在混得可以啊,这个场子没有几百万下不来吧。”

    马正龙坐下之后,看向孟虎羡慕道。

    “咱们三个里面就虎子最有本事,当初如果不是他拉咱们一把,咱们也过不上好日子。”

    陶杰听到马正龙的话,附和道,他们两个就像是专门来夸奖孟虎的,专捡好听的说。

    孟虎刚想说话,突然门被周青松打开了,一阵吵闹的音乐声响了起来,只见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子,两人手里都拿着不少啤酒,周青松两人没有说话,把啤酒放下,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走的时候还把门关上了。

    这房间的隔音非常好,门一关,外面的音乐声几乎听不到,孟虎打开面前的啤酒,冲着陶杰和马正龙晃了晃,算是和对方碰杯了,陶杰和马正龙十分识趣的拿起面前的啤酒,三人一饮而尽。

    “你们两个找兄弟我,有什么话只管说,能帮上忙得,我绝不含糊,咱们一起出生入死好几次,就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了。”

    孟虎喝完啤酒,把空酒瓶往桌子下一放,又打开一瓶,没有急着喝,往身后的沙发一趟,微胖的身子完全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既然虎子你这么痛快,兄弟我也不矫情,这次我们两兄弟来,是想请虎子在出一次山,兄弟保证只此一次,以后在不来麻烦你。”

    马正龙听到猛虎的话,使劲拍了拍胸膛,说完认真看着孟虎,生怕他不答应。

    孟虎闻言原本浑浊的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精光很快被隐藏了起来,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道:“你们也知道,兄弟我早就发誓洗手不干了,我不能破了自己立下的誓言,你们这次算是白来了。”

    “虎子,你的手艺可是好不容易练出来的,难道你就这么埋没了不成,这次对方开出的价钱超出咱们的想象,对方说了,只要你能去,价钱随你开,给多少都行,你就当帮帮我们两兄弟。”

    马正龙听到孟虎不愿意出手,激动的来到孟虎身边坐下,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面,因为太激动用的力气稍微大了点,一直到看见孟虎紧皱的眉头,才松开手。

    “虎子,就当帮我们一次,只要这笔生意能做成,咱们下半生就不用愁了。”

    陶杰也跟着劝孟虎,他们都想孟虎出山。

    看着两人充满希望的眼神望着他,孟虎从他们的眼睛里面还看到了欲望,能让这两兄弟一起来找他,绝对是一笔大买卖,但他是真的不想在做了,以前是为了生计,现在过了两年安稳日子,他已经喜欢上了这种生活,不想在回去过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

    孟虎摇了摇头,叹气道:“你们找错人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在下墓了,你们要是想要钱,我这里还能拿出来一些,听老哥一句,不要在做盗墓这个行当了,有损阴德,早晚会遭报应的。”

    马正龙拿着啤酒罐的手一用力,啤酒罐被捏成了一团,狠狠往地上一扔,愤恨道:“真没想到,当初天不怕、地不怕的孟虎,会害怕报应,咱们下了那么多的墓,如果有报应,咱们早就死了不知道几百次了,现在说起报应来了,依我看你就是怕了,你知道这次的墓里面有什么吗,是全天下人都想得到的东西,只要咱们能得到,到时候不管出多少钱都会有人抢着要。”

    “马正龙,闭嘴...。”

    陶杰听到马正龙越说越激动,及时出声制止,马正龙悻悻的又拿起一罐啤酒独自灌了起来。

    “虎子,别理他,喝醉了,说的都是胡话,”陶杰举起一罐啤酒,说道:“来,咱们两兄弟走一个。”

    孟虎拿起面前的啤酒和陶杰的狠狠撞在一起,很多啤酒从瓶口洒了出来,喝完之后,孟虎随便擦了一下嘴,虽然他已经决定这辈子在也不下墓,但他心里还是十分好奇,小声问道:“你们真的找到大墓了,别不是假的吧,现在的墓哪有那么好找的,知道的都被人下了很多次,里面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白辛苦不说,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不知道的一般人也不可能找到。”

    孟虎表面上是一个混混,但是他还有另一个很少人知道的身份,盗墓贼,靠着从上一辈流传下来的几本风水书,让孟虎研究出了一个寻找墓穴的技能,凭着这个能力,早年他和陶杰还有马正龙三个人没少盗古墓,当然在墓里遇到的危险那就另说了,三个人也算共患难了很多次,一直到后来孟虎被人出卖,差点死掉,后面被刘国安无意中救了一条性命,这才决定彻底洗手不干,从此就和马正龙、陶杰断了联系,今天看到两人,想起以前做的糊涂事,孟虎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墓绝对是真的,而且我敢保证是大墓,里面的东西超出咱们的想象,如果做成了,就你的这间酒吧,买它几十上百个都没问题。”

    陶杰听到孟虎似乎对古墓感兴趣,存心诱惑他,不断在孟虎面前连说带比划,仿佛在给孟虎画一张美丽的大饼。

    听到陶杰的话,孟虎确实有些心动,喉头不自觉的滑动,抓着啤酒罐的手微微颤抖,此时的他就像一个看着鱼饵的鱼,想要吃下鱼饵,又怕被鱼钩钓到岸上去。

    “虎子,在这间酒吧里面能有什么出息,一天能赚几个钱,咱们兄弟随便下去一趟都是花不完的钱,你还犹豫什么!”

    马正龙看到孟虎一直在犹豫,忍不住出声起哄,他好像醉的挺厉害,说话都有点说不利索,在说话的时候摇摇晃晃的往外面走,来到门边弄了半天才把门打开,留下一句:“上个厕所,”然后,把门一关就走了。

    孟虎的心里确实在犹豫,内心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孟虎苦笑着摇摇头,道:“还是算了,再多得钱也得有命花不是,我觉得自己现在过得挺好,没必要在去冒险,哥劝你们一句,你们最好也别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