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四十章鬼婴

时间:2018-01-24作者:水中两条鱼

    “这座山我跑过无数次,想在山里面跑过我,不知死活。”

    刘国安粗暴的从李老三手臂上拔出砍柴刀,疼得李老三发出一声痛叫,李老三这次是真的认命了,现在不仅累,还受了不轻的伤,他是没有力气在跑了。

    刘国安检查了一下玉盒,发现四叶花还好好的,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来到方雪身边看了一下,又看了看张卫民,发现两个人只是缺水和食物才变成这样虚弱的。

    想到两个大活人在夏天的树林里喝死、饿死,刘国安就觉得有些好笑,他知道现在两个人都没有力气说话,索性没有询问他们,而是来到几颗粗大的毛竹边,这个敲一下,那个敲一下,随后在方雪和张卫民不解的眼神中,用砍柴刀砍断一颗毛竹,拿着一节毛竹来到方雪身边,毛竹倾斜从里面流出很多的水。

    方雪大口、大口没有淑女形象的喝了起来,很多流淌到衣服上面都没有察觉,张卫民咽了咽火辣辣的喉咙,看着方雪不停的喝水,他不好意思张嘴向刘国安要水喝。

    刘国安仿佛知道他的尴尬似的,当方雪摇了摇头不在喝的时候,他拿着一节毛竹来到张卫民身边,把手里的毛竹递给张卫民。

    张卫民心里很想拒绝,但他的手却十分诚实的接了过来,随后迫不及待的对着嘴喝了起来。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水源原来距离他们这么近,喝了水之后,两个人有了些力气,至少能勉强站起来了。

    就在这时,韩雨婷大汗淋漓的来到了现场,关心的问道:“玉盒拿到了吗?”看到刘国安手里晃动的玉盒,韩雨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总算没有造成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放松下来的韩雨婷这才注意到方雪和张卫民,问道:“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刘国安摊开手耸了耸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来得及和对方说话,韩雨婷就来了。

    经过方雪的叙述,刘国安弄清楚了李老三的真正身份,也知道了方雪和张卫民这些天在山中的遭遇,因为担心多多的病情,一行人没有休息太久,就开始了赶路。

    方雪和张卫民喝了水之后,一人吃了个馒头,体力得到了一些回复,勉强可能跟在刘国安身后,李老三手臂上的伤口随便用衣服上的布缠了几圈,在刘国安的押解下走在最前面。

    一路上兜兜转转,韩雨婷、方雪、张卫民没有一点方向感,只是跟在刘国安的身后,在天色刚黑的时候,一行人终于走出了大山,来到了青云观。

    “终于出来了!”

    方雪看到青云观,激动的差点没流出眼泪,大山里发生的事对她触动还是挺大的。

    张卫民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一路上始终低着头没有说过话,看到青云观也没有劫后余生的样子,让人有些奇怪在想什么。

    “国安,东西找到了吗?”

    姜洪明焦急的坐在院子里,不时的抬头看向山顶,当他看到刘国安的出现,充满希望的上前。

    才过去三天时间,姜洪明却像是过了好几年一般苍老了许多,脸上疲惫的样子证明这三天他过的一点也不轻松,自从在老道士那听到刘国安去找四叶花之后,他就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一会怕刘国安在山里遇到危险,一会又怕刘国安不能及时找到四叶花带回来。

    “找到了,我这就拿给老道士,让他救多多。”

    刘国安从韩雨婷手里接过装着四叶花的玉盒,毫不犹豫的走进院子,进到老道士的房间,里面的情形和他离开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多多也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随着刘国安走进房间,韩雨婷跟了进去,李老三居然也跟着走了进去,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在门口的两颗槐树突然间猛烈的晃动了起来,隐约间仿佛能够感受到两颗槐树兴奋的心情。

    方雪和张卫民下意识的想要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

    “这个房间不能随便进,老道士会不高兴的。”

    姜洪明没来得及阻止李老三,眼看着方雪和张卫民也要走进去,一手一个把他们两个给拉了出来,两人对青云观不是很熟悉,听到姜洪明的话,只好在院子里等着。

    刘国安刚进房间,在地上打坐的老道士就睁开了眼睛,当看到刘国安手里的玉盒时,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像是会瞬移一样突然出现在刘国安的身边,把他手里的玉盒拿了过去。

    感觉手里一轻,发现玉盒已经到了老道士手里,对于老道士的手段,刘国安心里暗自惊讶,凭他的反应速度硬是没看出来老道士刚才是怎么从他手里把玉盒拿走的。

    “幸好还来得及,如果在等一会,这小女娃的性命就难保了。”

    老道士拿着玉盒没有打开,只是用鼻子嗅了嗅,点头道:“果然是四叶阴阳花的味道,只有孕育鬼婴的白玉棺材上面才能生长出四叶阴阳花,这小女娃的运气真不错,经过这一次劫难,以后的人生将会一帆顺顺,无病无灾。”说完,老道士把玉盒放在多多受伤的手臂上面,晶莹剔透的玉盒表面逐渐变成了黑色,像是在吸收多多手臂上的黑血一样,随着玉盒表面黑色变得越来越浓郁,多多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红润。

    玉盒很快变成了一个漆黑如墨的盒子,随后老道士嘴里念着听不懂的咒语,两只手指一指玉盒,玉盒表面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漆黑的颜色逐渐消失在玉盒表面,就像是被里面的东西给吸收了一样。

    老道士做完这一切,才把玉盒拿了起来,看向刘国安和韩雨婷的身后,眯着眼睛笑道:“小女娃的事情做完了,现在该看看你们带回来的小男娃了。”

    刘国安和韩雨婷闻言不明所以的同时转过头,看向身后,发现李老三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站在他们身后。

    现在的李老三就像是一个僵硬的尸体,直挺挺的站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两条肩膀以很别扭的方式塌陷了下去,就像被人打断了肩膀似的。

    “嘻嘻...嘻嘻...。”

    几道熟悉的笑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刘国安和韩雨婷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他们两个同时往老道士的方向移动过去,这个笑声他们在古墓里面听过,正是鬼婴的笑声,没想到鬼婴居然跟着他们来到了这里。

    “不用害怕,这个鬼婴其实和人类刚出生的孩子一样,就像一张白纸,只要好好管教不会随便作恶的。”

    老道士觉察到刘国安和韩雨婷的畏惧,往李老三的方向一指,在李老三的后脖子处骑坐着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婴儿,婴儿长得十分可爱,皮肤细腻的仿佛能掐出水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老道士,两只短小的手拉着李老三的耳朵,嘴里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你确定这个鬼孩子不会作恶!”

    刘国安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韩雨婷惨叫一声,吓得躲在刘国安身后不敢在看李老三的方向。

    老道士悻悻的搓了搓干瘪的双手,嘿嘿笑道:“他唯一和人类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当然如果调教好之后,他是不敢这么做的。”

    此时的鬼婴两只小手很轻松的把李老三的耳朵拉成了长长的驴耳朵,小嘴不停的在李老三后脑勺啃食,偶尔抬起头看一下老道士,能看到鬼婴嘴角沾染的白色浆糊状的东西,那是李老三的脑髓。

    这种场景不要说韩雨婷就连刘国安都有些干呕,一个水灵灵的小孩子正在吃一个成年人的脑髓,这种画面只是想想都有点受不了。

    老道士看着鬼婴眼珠子一转,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铃铛手镯,在空中摇晃了几下,鬼婴听到铃铛的脆响声,好奇的歪着头看向老道士手中的铃铛,两只小手松开李老三的耳朵,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小手伸向铃铛的方向。

    看到鬼婴的反应,老道士不禁加快了晃动铃铛的动作,鬼婴瞬间离开李老三的后脑勺,腾空飞向老道士,四肢像是树袋熊一样抱着老道士的手臂,伸出一只小手一把抓住铃铛,随着小手不断摆动,铃铛发出一阵脆响,惹得鬼婴开心的笑个不停。

    老道士看到鬼婴玩的开心,伸出另一只手,又拿出一只铃铛手镯,在鬼婴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快速把铃铛手镯套在鬼婴的手腕上,然后把鬼婴手里的也给他套了上去,做完这些,老道士才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鬼婴被套上两个铃铛手镯,没有表现出一丝不高兴,反而玩着不亦乐乎,他离开老道士的手臂,不停的在房间里面翻腾着,像是鱼儿在大海里游泳一般自由自在的。

    “带上镇魂铃,他以后就不敢再作恶了,以后只能在这个房间里面生活,正好还可以帮忙守护封印,老道士我在这里守了上百年,一天都不敢离开,现在终于可以放心的下山去看看了,哈哈哈...。”

    老道士脸色激动的看着在空中乱窜的鬼婴,整个人像是疯了似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