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二十五章老道士

时间:2018-01-20作者:水中两条鱼

    第二天一早,姜洪明就把多多和刘国安还有韩雨婷叫了起来,昨天姜洪明就叮嘱了他们,让他们今天一定要早起,说是要去山上的青云观求签问卦,刘国安不想辜负老人的心意,韩雨婷纯粹是因为好奇,至于多多根本就没有任何发言权。

    这多天的吃了睡、睡了吃,让刘国安的精神很萎靡,打着哈欠走出房间,看到韩雨婷和多多两人正在水池边洗漱,韩雨婷不像其她女孩那样,出门带着无数的化妆品,只是简单的刷牙洗脸,两个人在洗漱的过程中很有爱玩的互相泼了一会儿水。

    看到刘国安拿着洗漱用品走过来,多多胡乱的擦了擦脸,拿起自己的小脸盆就跑进屋里去了。

    “睡惯了家里柔软的大床,突然一下子睡硬板床还习不习惯?”

    刘国安接了些水,挤出一些牙膏,说完才刚开刷牙。

    “还不错,昨晚睡得很香!”韩雨婷临走之前说道。

    当大家都准备好之后,刘国安、多多、姜洪明和最后一个出现的韩雨婷一起走向清水镇后山,一路上姜洪明和每一个见到的人都会很热情的打招呼,恨不得让全镇的人都知道,刘国安带了一个女孩回家,这一路上最尴尬的就属韩雨婷了,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多多一直和姜洪明走在前面,每当韩雨婷想要追上去的时候,他们连个就会走的更加快一点,仿佛是故意让她和刘国安走在后面。

    “喂,还有多远才到后山?”

    韩雨婷郁闷的不行,一路上她感觉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很不一样,就像是婆婆看媳妇的眼神似的,让她很不舒服。

    “快到了,”

    刘国安不停摆弄着手机,发现手机的信号很不稳定,不时的高举过头,想让信号稳定一点。

    韩雨婷对李国安的回答很不满意,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手机,说道:“你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不是出来玩手机的,手机没收了!”

    “快点拿来,我刚才看到一则清水镇的新闻,上面说好像有人失踪,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刘国安上前想要把手机抢回来,哪知韩雨婷把胸一挺,两只手往后一背,就是不给他。

    看着挺胸站在面前的美人儿,感觉和昨天有些不一样的胸部,刘国安突然想起昨天她钻到自己怀里的情形,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你这怎么一天一个变化,天天都不一样呢?”

    韩雨婷本来是一脸胜利的样子,一开始没明白刘国安话里的意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知道他说的是哪里,抬起一只脚狠狠的踩在刘国安的脚上,这还不解恨,又用脚不停的来回碾压,一直到听见刘国安不停发出惨叫才收回脚,冷哼一声,把手里塞在他的手里,说道:“活该是个老光棍,连束胸和聚拢型内衣的分别都不知道。”

    “我一个大男人需要知道那种东西吗?”

    看着韩雨婷的背影,刘国安疼的呲牙咧嘴,小声嘀咕着,看了看手机发现还是没有信号,干脆装进口袋不在看了,一瘸一拐的跟在韩雨婷后面。

    幸好韩雨婷知道爬山没有穿高跟鞋,不然的话,刘国安今天可能无法上山了。

    “爬山唠!”

    一行人没多久就来到了后山,多多看着眼前的大山很兴奋,拉着姜洪明快速往上面跑,刘国安和韩雨婷不紧不慢的走在后面。

    “这里的空气真好。”

    韩雨婷走在古老的青石板砌成的台阶上,陶醉的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压抑住想要大声呐喊的冲动。

    “乡下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城里那么多的废气,空气新鲜使人心情舒畅。”刘国安心有同感。

    这座山看起来不是很高,但想要爬到半山腰却很是费力,孙彩霞就是知道自己体力不行才没有跟来,姜洪明的身体虽然很棒,在快要来到青云观的时候,脸上也布满了汗珠,多多早就没了一开始的活泼,无精打采的跟在姜洪明身边。

    只有刘国安和韩雨婷两个人没有太大的感觉,韩雨婷从小喜欢舞刀弄棒练习功夫,体力自然不用多说。

    刘国安自小立志做警察抓坏人,体能训练从来没有拉下过,爬山对他来说完全是小意思。

    青云观近在眼前,在山下看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一路走上来才明白能在这里修建一座道观是多么的不容易。

    道观的门一年四季都是敞开的,就算夜晚也不会关上,四人走进门里,里面的布置非常简单,让人一目了然,不大的院子只有三间房屋,一间用来供奉三清祖师像,一间用来堆放杂物和做饭用,一间是老道士睡觉的地方,在老道士睡觉的房间门口栽种着两颗枝叶茂盛的槐树,一阵山风吹来,槐树的枝条不停晃动。

    槐树在民间又称为鬼树,是不祥之物,一个道观里面居然有这种东西,韩雨婷原本就不相信这些民间传说,看到槐树之后,更加感觉这里的老道士可能是个骗子,他们一路走上来,连一个路人都没见过,可见这里的香火一点也不旺盛,就算是个骗子生活肯定过的也不是很好。

    “喂,你说这里的老道士会不会是个骗子,哪有在道观里栽种槐树的道理,槐树俗称鬼树,难道是为了引鬼不成。”

    韩雨婷看道槐树之后,悄悄靠近刘国安,向他显摆自己的见多识广,她也知道这些话不能和姜洪明说,所以才放低声音只让刘国安听到。

    因为韩雨婷靠的太近,嘴里喷出的热气让刘国安的耳朵感觉很痒,忍不住用手掏了掏耳朵,说道:“等会看到老道士不要说这种话,他的耳朵可是非常灵的,只要有人背后说他坏话,他都能听到。”刘国安仿佛想起了以前不好的经历,说话的同时抖了抖身子。

    “老道士,老道士,我带着孙女来看你了。”

    进了院子,姜洪明就扯开嗓门叫了起来,看来他和青云观里的老道士很熟悉,毫不见外的冲进了老道士居住的房间。

    “出去、出去,老道士住的房间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姜洪明刚进房间,就被一个白须白发的老头给轰了出来,老头穿着一身道士服,手里拿着一个浮尘,脚下一双帆布鞋,一只手不断的把姜洪明往外推。

    他就是青云观唯一的老道士,老道士没有名字,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叫他老道士,他的脾气也非常好,道观里面不管什么时候,什么人都可以进,唯独他居住的那个房间,很少有人能够进去,很多人都好奇他房间里有什么,每当有人从老道士的房间出来时,其他人都会问进去的人,老道士房间里面有什么,那些人的回答都差不多,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样的回答却让人对老道士的房间更加好奇。

    “放手,不就是一间破房子吗,今天你就是求我,我都不进去了。”姜洪明一把拍向老道士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打开,在他还没有碰到的时候,老道士的手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上,姜洪明对老道士的反应一点也不奇怪,自豪的拉着多多介绍道:“这是我孙女,前几次她从城里来都没有上山,今天特地带她上来求个平安符。”

    老道士捋了捋长长的胡须,仔细看向因为爬山有些疲惫的多多,多多此时也一脸好奇的看着老道士。

    韩雨婷一脸讶异的盯着老道士,刚才姜洪明拍向老道士,他快速收回手的动作在外行人眼里看不出什么,但在内行人眼里却是另一番光景,只从刚才老道士的动作,韩雨婷就知道老道士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随后她看向刘国安发现对方一点也不奇怪,不禁好奇老道士的身份。

    “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有灵气的女娃娃了,”老道士看了多多一会,眉头越皱越深,不停的掐指演算,过了很长一会,深深叹口气,道:“这女娃娃最近恐有性命之危,渡过了今后将会一帆风顺,渡不过...。”

    “臭道士,你可不要吓我,”姜洪明紧张的抓紧多多的小手,深怕她会突然离开自己,看到老道士不像是开玩笑,紧接着问道:“可有化解之法!”

    “唉!难、难、难,天意不可违。”

    老道士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一连说了三个难字。

    以前刘国安和姜浩见过老道士好几次,他知道老道士拳脚功夫不错,但却不相信他所谓的那些鬼神之说,即使听到老道士说多多有危险,也没放在心上。

    韩雨婷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城里人,对这些更加不会相信,她来到多多身边,冲着老道士说道:“你这样的骗子我见多了,见到人就说有血光之灾,然后想着法的骗钱,”接着揉了揉多多的头,哄道:“多多乖,咱不听这个骗子的,姐姐带你去里面看看。”说着带着多多走向供奉三清祖师像的房间。

    “老道士,真的没有办法破解吗,不管付出多少代价,我都愿意。”

    姜洪明急切的看着老道士,到了他这个年纪的老人最怕的就是福祸之类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