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二十四章内心的恐惧

时间:2018-01-20作者:水中两条鱼

    “小花一窝生了五个,其它三个都送人了,为了不让小花太寂寞,这两只就没在送人,给它留个伴。”姜洪明冲着孙彩霞说道:“老婆子今天做几个好菜,我要和国安好好喝一顿,平时你总拦着不让我喝,今天国安这孩子回来,你可不能在拦着我了。”

    “好!好!好,今天就让你喝个够,我去街上买菜,顺便给你买瓶好酒,等会回来,在杀个鸡,这总行了吧。”

    孙彩霞今天格外的高兴,即使听到姜洪明想要喝酒,脸上的笑容也丝毫没有减少。

    “国安,你先在家里呆着,我去看着这败家老娘们,万一买错了酒,那就扫兴了,”姜洪明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孙彩霞,眼珠子一转,拉着多多小声道:“多多,跟爷爷出去逛街好不好,爷爷给你买好吃的。”

    多多正在逗弄小土狗,听到爷爷的话本想拒绝,抬起头看到姜洪明正在对她挤眉弄眼,鬼灵精的多多马上领会了其中的意思,高兴的拍了拍手,拉着姜洪明的手走了出去。

    在出门的时候,多多这个捣蛋鬼竟然把大门给关了起来,做完这些事,多多一脸得意的看向姜洪明,姜洪明伸出一根大拇指冲着多多。

    “奶奶。”

    两人出门之后,孙彩霞还没有走远,多多冲着不远处的孙彩霞喊了一声。

    孙彩霞在原地等了一会,当姜洪明来到跟前后,有些责怪道:“老头子,你怎么出来了,国安毫不同意回来一趟,你也不知道陪他说说话。”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国安和那个小姑娘在一起,我们夹在中间算什么,还不如出来给他们创造机会呢。”

    姜洪明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手牵着多多的手,一只手捋了捋嘴角的胡须。

    孙彩霞闻言恍然大悟,冲着老头子翻了个白眼,说道:“就你鬼主意多,当初我就是这样上了你这条贼船。”

    姜洪明吹胡子瞪眼道:“当年明明是你先追的我,怎么就成了你上我这条贼船了。”

    两个人毫不退让的怒瞪着对方,多多一只手拉着姜洪明的手,一只手拉着孙彩霞的手,像是一堵墙般挡在两个人之间,让他们只能打嘴仗,其实就算没有多多,他们的生活也是这样的,每天在吵吵闹闹中度过,这也是他们对感情表现的一种方式。

    此时家里却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气氛中,四周的鸡鸣鸭叫也无法冲散空气中的气氛,刘国安和韩雨婷很不自在的各忙个的。

    刘国安闷头洗菜,韩雨婷专心逗狗,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两个人感觉这样实在太尴尬,想要打破这种诡异的气氛,竟然同时抬起头,像是训练多次很有默契般的同时开口。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又同时停下了说话的动作,空间再一次变的安静,两人四目相对,过了一会一起露出了笑容,这份笑容冲散了空气中的尴尬气氛,两个顿时感觉自在了很多。

    “你不是很会割喉吗,去抓一只鸡,割喉放血,今天让你尝尝乡下土鸡的味道,保证比城市里的好。”

    刘国安把手里洗好的菜拿起来,走向厨房,突然听到了鸡叫声,转头看向圈养在网子里的土鸡,打算让韩雨婷发挥一下她的特长。

    韩雨婷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脑袋,摇摇头道:“我不...。”

    韩雨婷的话说的很小声,要不是刘国安的耳朵好使,他可能听不到对方说的话,当他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把菜刀,还有一个不小的盆子,用手指试了试菜刀的锋利程度,发现菜刀有些钝,来到磨刀石边上,散上一些水把盆子放在地上,一边磨刀一边说道:“你不会是不敢吧,当初怎么说也杀了那么多动物,现在又不敢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可是闭着眼咬着牙才做出来的,如果时光重来一遍,我肯定不会在伤害它们。”

    韩雨婷的眼睛缓缓扫视四周的动物,发现它们是那么的充满活力,只要一想到自己曾经杀死过那么多的动物,心里就会充满悔意。

    刘国安没有觉察到韩雨婷的样子,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手里的刀上面,很随意的开口道:“那你等会是不是要回避一下。”

    “为什么?”韩雨婷不解道。

    “因为等会我要给鸡割喉放血,”刘国安磨了好一会拿起刀,试了试发现还是有点不锋利,又继续磨着,说道:“农村杀鸡和你杀那些动物差不多,都是割喉放血,一只手抓住鸡的翅膀和它的脖子,让它的脖子完全露出来,另一只手拿起锋利的菜刀,手起刀落,在鸡的脖颈处割开一道口子,然后快速把伤口对准地面上的盆子,鸡血可是好东西不能浪费,一直到再也滴不出血的时候,在把手里的鸡扔到地上,这个时候,被放血的鸡不会马上死去,但它两只腿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无力的扇动翅膀,两只眼睛无神的看着四周,仿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去,或许它们连什么是死都不是很理解。”

    刘国安说的非常认真,就像他已经重复过无数次这种动作似的,眼睛中充满着深邃的目光,手上磨刀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随着刘国安说话的声音,韩雨婷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仿佛看到了自己杀死的那些动物在挣扎的样子,听着刘国安手里不断磨刀的声音,韩雨婷紧绷的心弦猛的一下子就断了。

    “啊...。不要说了。”

    韩雨婷发出一声惨叫,不断晃着脑袋,想要把脑海里那些不好的记忆全都甩出脑海。

    听到韩雨婷的惨叫,刘国安以为她受到了惊吓,马上停下磨刀的动作,转过身看向身边的韩雨婷,问道:“怎么了?”

    “啊...不要。”

    韩雨婷抱着脑袋看到刘国安手里拿的菜刀,一下子联想到当初自己拿着刀杀动物的情形,眼神恍惚间,刘国安手里的菜刀逐渐变成了自己曾经使用过的匕首,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恐惧,出于本能一下子扑到刘国安的怀里,死死抱着他,似乎只有男人温暖的怀抱才能够保护她不受到伤害。

    刘国安站在原地,两只手僵硬的悬在半空,他对韩雨婷突然的转变感到很无语,同时又有些好笑,原以为韩雨婷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孩,没想到她也有脆弱的一面,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安慰性的拍了拍韩雨婷的肩膀。

    就在这时,突然,大门被推开了,多多、姜洪明、孙彩霞目瞪口呆的看着院子里紧紧相拥的两个人。

    多多害羞的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只是那敞开的手指缝实在大的有点夸张。

    刘国安缓缓的转过头,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几人解释。

    “忘记带钱了,拿了钱就走,很快、很快的,”孙彩霞忍着笑以超出她年龄的速度回到房间里面,然后又快速的走出去,关门的时候探着脑袋低声道:“你们继续,我把门锁上,这次肯定不会有人在打扰你们。”孙彩霞说完,把多多的小脑袋按了出去,然后真的从外面把大门给锁上了。

    “都是你,混蛋,这下看你怎么解释。”

    韩雨婷早就清醒了过来,她自己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扑到刘国安的怀里,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孙彩霞他们已经开门看到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的眼光,所幸就躲在刘国安的怀里装鸵鸟,等他们都走了之后,韩雨婷才羞红着脸离开刘国安的怀抱,抬起手不轻不重的锤了刘国安几下,然后独自找了个椅子背对着刘国安,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羞红的脸。

    刘国安苦笑着看了看韩雨婷的背影,活动了一下手里的菜刀,随意的磨了几下,把菜刀放在磨刀石上面,走向圈养着土鸡的网子边,熟练的打开一则的门,挑了一只看起来最健壮的土鸡,抓着翅膀不顾它的挣扎提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听到鸡的惨叫声,韩雨婷转过身神经质的站起来,往后面退了退。

    “抹脖子放血,至于这么害怕吗,这不过是一只鸡而已。”

    刘国安把盆里的水倒掉,一只手控制住鸡的翅膀和脖子,另一只手拿起锋利的菜刀,轻轻在鸡的脖子上一抹,血像是流水一般滋滋往盆子里流。

    韩雨婷转过身不敢看,微微颤抖的肩膀证明她的内心很不平静,如果不是对这里太过陌生,她可能早就跑掉了。

    当血放完之后,刘国安随手把鸡往地上一扔,果然如他说的那样,被放干净血的鸡没有立刻死去,无助的在地上挣扎,那一声声惨叫传到韩雨婷的耳朵里,让她不禁握紧了拳头。

    孙彩霞、姜洪明和多多他们出去了很久才姗姗来迟,让原本应该吃的午饭,变成了晚饭。

    晚上一家五口其乐融融,这个一家五口大概只有孙彩霞和姜洪明还有多多是这么想的。

    至于韩雨婷和刘国安有没有这么想,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