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十七章昌建明的嫌疑

时间:2018-01-20作者:水中两条鱼

    “刘队说不是他做的,你抓错人了。”

    方雪慢慢来到张卫民身边,靠近他小声提醒道。

    张卫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昌建明却激动的想要站起来,嘴里大声喊道:“警察同志,我真是冤枉的,我没有杀朱文华一家啊!”

    “闭嘴,现在还没让你说话,”张卫民用力压住昌建明不让他站起来,挑衅的看向刘国安,道:“你说他不是凶手,他哪天晚上明明不在家里,如果他不是凶手为什么要撒谎说自己在家。”

    刘国安丝毫不在乎张卫民对自己的敌意,耐心解释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撒谎,但他确实不是凶手。”

    张卫民松开控制住的昌建明,来到正在播放昌建明离开家的画面,说道“证据呢,我们做警察的可是要讲证据的,”随后他指着画面上的昌建明接着道:“这里的证据指的很明确,在朱家四口被害的那天晚上,昌建明鬼鬼祟祟的离开家,一直到凌晨四点才回家,这个足以说明他有很大的作案时间,在加上他和朱文华有金钱上的矛盾,这就是作案动机,现在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都对上了,你还说他不是凶手。”

    “我仔细看了里面的监控,昌建明确实有离开过家里,但他离开前和离开后的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甚至连鞋子和衣服上面两个破掉的痕迹都一样,这就足以证明昌建明不是杀害朱文华的凶手,如果真的是他,他的身上不可能那么干净,最少他的鞋子上会沾有血迹。”

    刘国安和李大山一样,非常欣赏这个年少气盛的年轻人,想要好好的培养他,解释的也非常耐心。

    张卫民闻言冷笑一声,道:“衣服和鞋子都可以作假,谁知道他会不会提前准备两件相同的衣服和鞋子,以此来蒙混过关。”

    张卫民是认定昌建明就是杀人凶手了,不管刘国安怎么说,他都不会相信,刘国安有些好笑的转过身,不在理会张卫民,看向李大山低声道:“去看看其余人的笔录还有现场第一时间留下的照片,这里就留给年轻人折腾吧,昌建明故意隐瞒哪天晚上的事情,说不定他还真能审出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李大山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打算审问昌建明的张卫民,带着刘国安来到了证物室,说起来刘国安对这里也非常熟悉,只是他现在没有钥匙只能让李大山带着过来。

    用了两个多小时,刘国安才把案件的笔录全部看完,然后又开始留意案件现场第一时间拍下的照片,照片通过放大在屏幕上显得很清晰很血腥,死者脖子上面的切口能够清楚的看到往外翻的惨白色嫩肉,两个孩子没有闭上的眼睛充满着对生命的渴望和对死亡的恐惧。

    一张张的照片不断的被重放,突然画面停在一个标记着一号的脚印上面,这是一个在水泥地旁边的脚印,从现场情况来看应该是靠近主屋门口水泥地的地方,刘国安拿着遥控器不断的放大画面。

    “这个脚印有问题?”

    李大山陪着刘国安在这里看了大半天,这里的东西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觉得自己在看也不会有什么发现,期间有好几次他都跑出去看张卫民那边的情况去了,尽管他也认为刘国安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万一刘国安说错了呢,所以他对张卫民那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念想,也只有一点点而已,当他再次从张卫民那边回来,正好看到刘国安不停的放大屏幕上的一个脚印。

    “这个脚印是谁的!”

    李大山刚坐下来,刘国安的话就问了出来,李大山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道:“这是王化成的脚印,当天早上他跑去给朱文华家里的狗喂食,然后想要进去找朱文华聊聊天,结果就发现了朱文华一家被杀死的事情,这些不是都在笔录上面吗?”

    刘国安把所有标记一号的照片都找出来,发现正好是一条从狗窝到主屋的路。

    “王化成的职业是武行,身手应该不错吧!”

    刘国安再一次拿出笔录卷宗,把所有关于王化成的部分单独找了出来,一边看一边问道。

    李大山闻言脸上露出一副古怪的笑容,道:“在王化成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家里兄弟实在太多,他上面共有六个哥哥,家里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为了不让王化成饿死,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庙里做了一个带发修行的小和尚,在寺庙里他常年习武,后来长大之后做了李家的上门女婿,虽然这小子功夫很好,但他却是个胆小怕事的主,除了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敢和人动手,在生活中就算被人打也是笑嘻嘻的不敢还手,是一个出了名的窝囊废。”

    刘国安仔细查看王化成的资料,嘴里说道:“在舞台上做武行可是一个细致活,一不小心就会出舞台事故,他在戏台上做了好几年的武行,居然一次舞台事故都没出,这个人不简单啊!”

    “你到底还是怀疑王化成,可是他没有理由这么做啊,他的胆子小是一个问题,最主要的是他和朱文华家里的关系走得很近,朱文华随说有时候嘴上会调笑他几句,可对他这个人可是没话说,不然朱文华也不可能把自己家的钥匙交给王化成。”李大山说道。

    刘国安合上手里的卷宗资料,微眯着眼睛分析道:“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王化成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他看着朱文华一家四口幸福美满的样子,久而久之心生怨恨,愤而突下杀手。”

    李大山摇了摇头,道:“朱文华家的两个孩子和王化成很亲,平时都喊他干爹,这事很多人都知道,王化成会狠心杀死他们两个。”

    听到李大山的话,刘国安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刘国安突然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现在是夜里三点,不管他打给谁,谁都不会高兴。

    “什么事?”

    手机那头只响了很短的几下,就传来一道清冷中夹着一点迷糊的女声,显然对方虽然很快接起了电话,但还是有点不是很清醒的样子。

    “现在能不能来一趟局里,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

    刘国安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到了三点,稍微犹豫了一会,说道。

    “等着!”

    简单的两个字,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电话那头就响起了嘟嘟的声音。

    “这么晚了给谁打的?”

    李大山好奇的问道。

    “冷霜,有点事要麻烦她。”

    刘国安没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你和她...。”李大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暖味。

    “别乱想,只是工作上的事情,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想要她来局里验证一下。”刘国安看到李大山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忙澄清道。

    李大山有点失望,以过来人的口气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一个了,就算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多多想想啊,她还那么小,总得有个妈妈吧,我看冷霜就不错,人不仅漂亮,对你也有那么点意思。”

    刘国安两只手抱着脑袋靠在椅子上,长出了口气,道:“这件事我也考虑过,可是...算了,不说这个了,冷霜来还要等一会,咱们去看看张卫民那边的情况。”

    “那边能有什么,张卫民那小子从昌建明嘴里什么都没问出来,如果不是有方雪在中间拦着,他差点没对昌建明用刑。”

    李大山边说,边跟着刘国安走出了房间,来到刑讯室,远远的就听到张卫民在大吼:“你哪天晚上到底去什么地方了,为什么撒谎,是不是去朱文华家里了。”

    “警察同志,我真的没去朱文华家,我真的没杀他们,你不能冤枉好人啊!”

    昌建明一副受了天大冤屈的样子,尽管手被靠在了椅子上,说到激动的地方依然忍不住想要站起来,每次都因为被手铐烤着而不得不半途而废。

    “你说哪天晚上没去朱文华家,那你到底去哪里了。”

    张卫民把桌子上的大灯照向昌建明,为了提高自身气势,猛地一拍桌子,大吼道。

    问道他去哪里,昌建明的气势减弱了不少,低着头小声道:“反正我没去朱文华家。”

    “到了现在你还撒谎,看来不给你几下你是不会招了。”

    张卫民说着把拳头握的咔咔响,越过桌子来到昌建明的身边,一脸凶狠的盯着他。

    昌建明畏缩的缩了缩脖子,壮着胆子叫道:“你想怎么样,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你。”

    张卫民被昌建明气的怒极反笑,举起拳头作势要打,说道:“你还想告我,让你告我...。”

    “张卫民,你做什么,难道你想屈打成招吗?”

    关键时刻,方雪出手拦住了冲动的张卫民,方雪已经拦住张卫民好几次了,如果不是害怕张卫民犯错误,方雪可能早就找个地方睡觉去了。

    “你不要拦着我,这小子太狡猾了,如果不动手,他是不会招的。”

    张卫民想要摆脱方雪,去收拾昌建明,就在这时,刘国安和李大山走了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