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十五章案发现场

时间:2018-01-20作者:水中两条鱼

    “哎呦,我的刘大队长,你先别管其它的了,现在都火烧眉毛了,先去案发现场。”

    李大山直接拉着刘国安向不远处的警车走去,当刘国安坐好之后,李大山迫不及待的发动车子,没过一会,车就消失在了警察局的视线里。

    “喂,看什么呢,是不是害怕刘队把案子破了,你的脸没地方放啊!”

    方雪看着载有刘国安和李大山的车子走远之后,来到同样站起窗前看着消失车子的张卫民身边说道。

    张卫民一脸傲气的收回看着远方的目光,望向方雪认真说道:“案发现场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在脑海里面了,如果凶手留下了一点蛛丝马迹都不会逃过我的眼睛,我才不相信刘国安随便去看看现场就能找出凶手是谁,”说着张卫民走出了窗户边,来到办公桌旁坐下来,指了指窗户外面的夜色,语气轻松道:“更何况现在还是晚上,他就更加不可能有什么发现了,与其靠他还不如靠我们多多调查一下那个叫昌建明的男子,他的嫌疑才是最大的,只要找到案发当晚他不在家里的证据,就能判定他很有可能是凶手。”

    “就算是晚上,刘队也能找到我们发现不了的线索,只要有刘队,这件案子一定能很快破案。”

    方雪心虚的看了看窗户外面的夜色,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里也没底,毕竟她也只是来了三个月的新人,对刘国安只有盲目的崇拜,压根不是很了解他的能力。

    张卫民冷笑着看了方雪一眼,随后不在理会对方,专心查阅手里记录昌建明问话的卷宗,企图找到昌建明撒谎的破绽。

    当来到西城朱文华的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李大山和刘国安两个人来到门前,大门上有两个交叉贴在上面的封条,李大山小心把封条弄掉,慢慢的把门打开。

    “汪、汪、汪,”

    两人还没有走进大门,里面的大狼狗就已经发出了狂叫声,狗叫声中夹杂着哗啦啦铁链被拉扯的声音。

    “这是朱文华家里的狼狗,这只狗很凶猛,见着生人就狂叫,这几天我们警察经常进进出出,每一次进来都叫,一点不认人。”

    李大山打开手上拿着的一个手电筒,照着前面的路,边往里走边介绍,从他的话里不难听出对这条狗的厌恶。

    刘国安手里也拿着一个手电筒,他把手电筒照向狼狗的方向,发现在距离狗窝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还在冒着热气的盆子,里面居然盛着肉骨头汤。

    李大山顺着刘国安手电筒的光线看过去,一点也不奇怪的说道:“可能是朱文华的邻居,也就是那个报案人王化成又来喂狗了,那人倒是个热心肠,都快把这只狗喂成自己的。”

    “进去看看。”

    刘国安又看了一会狼狗,收回手电筒照向前面,李大山点了点头,就在两个人打算往里面走得时候,突然一阵吵闹声让刘国安停下了脚步。

    “你干什么去!”

    一道有些刻薄的女声猛然响起,声音非常大,从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正是从王化成的家里传过来的。

    “我去看看小黑大半夜的叫什么呢,可能是没吃饱,我在给它送点吃的去。”

    相比李蕊刻薄尖酸的声音,王化成的声音就显得有些不怎么男子气,像是一个受了气又不敢大声说话的小媳妇一般。

    李蕊厉声道:“你要是敢去,老娘打算你的狗腿,他们一家子不明不白的全死了,你天天往他们家跑就不怕沾了晦气,我看他们家那个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主人一家子都被害死了,自己连叫一声都不叫,现在倒是叫的欢了。”

    “我就过去看看,一会就回来...。”

    王化成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狼狗在一边不停的吼叫,后面的话没有听清楚,最终王化成也没有过来。

    “王化成是个上门女婿比较怕老婆,他的老婆又是那种比较强势的女人,每天被管的非常严。”

    李大山把这几天调查到的事情和刘国安解释了一下。

    “王化成是做什么的?”

    听到李大山的解释,刘国安不置可否的继续走,走了几步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李大山被刘国安冷不丁的一句话问的一愣,想了一会才回道:“好像是做武行的,具体的我给忘记了,局里有这方面的记录,”说着说着,李大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你怀疑是王化成做的,这不太可能吧,他连老婆这么一个女人都怕的要死,在周围邻居的眼里是出了名的胆小怕事,不管别人怎么调笑他,他都从来没有和人生过气,动过怒,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胆量杀人。”

    “你这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做咱们这一行的就是要有一颗怀疑一切的心,如果在主观上否定了一件事,就等于堵住了一条可能通往真相的路,再说有时候胆小的人一旦发起狠来,做出的事情更加的令人发指。”

    刘国安把手电筒放在地上,一边说,一边戴上了鞋套和手套,做完这些事情才重新拿起手电筒把门缓缓的推开。

    李大山心不在焉的套上鞋套和手套,刘国安的话乍一听可能没什么,但他细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个道理,尤其是在这个案子上,他和其他同事一样,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凶手会是王化成,主要是他软弱的形象太明显,但谁又知道他的外表是不是伪装起来骗人的呢,越想越有这种可能,甚至在他的心里已经认定了王化成就是凶手。

    “别胡思乱想,我刚才只是随便说说,你可不要钻牛角尖,现在就下意识的把王化成当成凶手。”

    刘国安仿佛看穿了李大山的心思,打开房间里的灯,头也不回的说道。

    李大山无语的摇了摇头,他算是被刘国安给带到沟里去了,短短的几句话,让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就变的大起大落好几回。

    对于凶案现场刘国安显得很有经验,小心翼翼的来到被害者的房间,期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就连下脚的地方都是先观察好四周有没有标记,没有标记才会把脚放下去。

    很快刘国安就来到了遇害者的卧室,里面的尸体早已经搬走了,每一个尸体所在的位置对应着一道白色的影子,通过白色的影子可以看到四具尸体死前并没有经过剧烈的挣扎,每一个几乎都是两只手抱着喉咙而死。

    房间里面的血液已经干枯,空气中的血腥气却没有散发出去,为了保护证据,卧室里面的窗户都被关了起来。

    “一个凶手在这么小的卧室里面杀了四个人,居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按说他至少应该会留下点指纹,难道他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还带着手套不成。”刘国安仔细观察案发现场,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小细节,找了半天,眼睛都看酸了,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总共就这么大点地方,为了找到线索,我们恨不得把放大镜都用上,前前后后找了不知道多少遍,真的是连一个指纹都没有留下。”

    李大山已经不抱希望在房间里寻找线索上面了,他带着人找了多少遍,连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了,白天都找不到,更不用说晚上,他只是象征性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仔细寻找。

    “再完美的作案手段,都会留下一些痕迹,只要仔细寻找总能找到一点线索,”刘国安说着来到窗户边,把窗帘挑起,窗户打开看向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狼狗居然不在吼叫了,透过漆黑的夜色,能看到狼狗正在吃着东西,空旷的院子里响起一阵咔吱咔吱的声音,像是在啃肉骨头。

    在漆黑的夜里,刚死过人的房间里突然听到这种咔吱咔吱的声音,一向胆大的李大山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低声道:“要不咱们明天在来吧,大晚上在这种地方总觉得有点瘆人。”

    刘国安关上窗户,窗帘重新拉好,点头同意道:“走吧。”

    两个人刚走出房间,狼狗就放下了嘴边的骨头,冲着他们汪汪大叫,在刘国安关上房门的时候,突然从对面的墙壁后面扔过来一个东西,落在了狼狗的不远处。

    “小黑,不要叫了,我明天在去看你。”

    王化成的声音非常小,说来也怪,小黑听到他的声音之后真的不叫了,叼着扔过来的肉块啃了起来。

    李大山笑道:“这个王化成不会是把小黑当成了亲生儿子吧。”

    “王化成没有孩子吗?”

    刘国安看了一眼吃东西的狼狗,把鞋套和手套脱掉,装在一个袋子里,问道。

    “他和李蕊结婚好几年,一直没有孩子,有人说是因为李蕊的问题,也有说是王化成的问题,这是别人的家事,我们也不好多问。”说着,两人走出了朱家的院子,李大山熟练的把封条重新贴上,然后才走向停在不远处的车。

    “要不要去局里看看,也许能从卷宗上找到一点线索。”

    李大山是真的不想刘国安一走了之,眼看着张剑锋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由不得他不着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