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十四章重回警局

时间:2018-01-20作者:水中两条鱼

    晚上的饭是刘国安做的,多多和韩雨婷没有帮忙,当听到刘国安说做饭的时候,韩雨婷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实在无法想象被称为罪恶猎人的刘国安是一个会做饭的男人。

    和韩雨婷不一样,多多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眼睛中还有着隐隐的期待。

    当刘国安把做好的饭菜一个个的端出来之后,韩雨婷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刘国安。

    “干嘛这么看着我,害怕我在饭菜里面下毒?”

    刘国安把最后一个汤端出来之后,看到韩雨婷一直盯着他看,擦了擦洗干净的手,忍不住调侃道。

    “你居然会做饭,还做的这么好看,不会是那种只能看不能吃的东西吧!”韩雨婷像是没听出刘国安话里的意思似的,认真看着桌子上的饭菜。

    简单的四菜一汤,看起来色、香、味、俱全,但是不管怎么样,韩雨婷总感觉这不是刘国安能做出来的东西。

    “爸爸做的饭是天底下最好吃的。”

    多多欢喜的拿起碗筷,夹起一块红烧肉送到嘴里,为了让韩雨婷相信自己说的话,故意把嘴咬的吧唧吧唧响。

    韩雨婷疑神疑鬼的夹起一筷子看起来很完美的西红柿炒蛋,在快要送到嘴边的时候犹豫了一下,闭着眼仿佛上刑场一般放进嘴里,嚼了几下一脸惊喜的睁开了眼睛,忍不住点了点头,味道确实不错。

    “我可是养了多多两年,你不会以为我只会让多多做饭吧。”

    刘国安看到韩雨婷小心翼翼吃菜的样子,给多多夹了一块她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宠溺的看着多多吃饭的样子说道。

    刘国安的话让韩雨婷俏脸微红,她还真如刘国安所说那样想的,为了不让刘国安看到自己的窘态,悄悄低下头吃饭,她丝毫没注意到刘国安压根就没看她。

    刘国安吃了几口饭,随手打开电视,这时的电视正好在播放里面朱家灭门惨案的新闻,刘国安放下手里的碗筷,仔细盯着电视上面的介绍,新闻上说的不是很多,只是一个大概的介绍。

    看完新闻之后,刘国安站起身就想往外面走,刚走了没几步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情急之下他差点忘记自己已经被停职了,烦闷的重新拿起碗筷勉强扒了几口饭,感觉一点胃口都没有,干脆不吃了。

    韩雨婷和姜多多两个人不时的看一下有些奇怪的刘国安,多多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往他碗里夹菜。

    韩雨婷压根就不知道刘国安为什么反常,她没有联想到刘国安是因为电视里的新闻才会这样。

    原本很愉快的吃饭时间,就因为一个新闻事件变的很不愉快,韩雨婷吃过饭接了一个电话离开了刘国安家。

    “爸爸有事出去一下,等会就回来,多多一个人在家里要乖乖的哦!”

    等韩雨婷走后不久,刘国安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人在家里,心却已经飞到了警察局。

    “爸爸放心,多多会乖乖的。”

    多多很懂事的没有问刘国安去哪里,只是看着他走出房门,然后很乖巧懂事的把门反锁,随后一个人去洗漱准备睡觉。

    刘国安出门叫了一辆车,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警察局的大门前,下了车之后,站在门前的刘国安刚抬起脚步走了几下,就停在了原地,此时他的内心犹豫了,没有张剑锋的命令他要是敢进去,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在门前站了很久的刘国安最终也没有走进去,坐在一边的花坛边,掏出一根烟放在嘴边,摸遍全身却发现没有带打火机,抬起手正打算把烟拿掉,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簇火苗。

    刘国安顺着握住打火机的手看向来人,原来是李大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拿出的打火机。

    有了火,刘国安也就顺势把烟点燃了,随手从兜里拿出一盒烟全都扔给了李大山,李大山是真正的资深烟民,用他的话说就是一天没有烟就没法活下去的那种。

    刘国安深深吸了一口,因为吸的太急,被呛着了,咳嗽了好几下,眼泪都差点掉出来。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李大山吸烟的姿势比刘国安熟练多了,深吸一口,张嘴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看着空中逐渐消散的烟圈,目光深邃的说道。

    “朱家的案子有线索了没有。”

    刘国安过了一会才缓过神,擦了擦眼角被呛出的眼泪,看着手中不断燃烧的香烟,问道。

    李大山闻言摇了摇头,苦恼的说道:“张局让四天破案,但是现在却连一点头绪都没有,从现场和调查的结果来看,凶手不是抢劫杀人,也不是仇杀、情杀,想下手调查都不知道怎么查,他的街坊领居都被筛选了很多遍,没有一个符合有杀人动机的。”

    “你把第一天见到的所有事情和我详细说说,我帮着分析、分析。”

    刘国安缓过神不信邪的又吸了一口香烟,这次好了很多,没有被呛着,只是感觉喉咙里面有股辛辣的味道,让他的嗓子很不舒服。

    “你呀,每次遇到烦心事就抽烟,自己又不喜欢抽何必勉强自己,”李大山看到刘国安抽烟的笨拙动作,笑着摇了摇头,他的笑容有些苦,好像在强颜欢笑似的。

    主要是最近这件案子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看到刘国安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股脑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详细的程度就像是写报告一样,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听完李大山的诉说,刘国安紧锁着眉头想要抽一口烟缓解一下心情,把烟送到嘴里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烟已经燃烧完了,只剩很短的一截烧焦的烟嘴,刘国安仿佛这时候才觉察到疼痛,快速把手里的烟嘴扔掉,夹着烟嘴的地方有些轻微的红肿,随意查看了一下手指的情况。

    刘国安坐在地上半天不说话,过了很久之后才说道:“听完你的描述,这应该是熟人作案,在朱文华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经常性的接触刀具之类的人,比如说厨师、屠夫、医生,这方面的,可以从这个方面下手,能够准确的把四个人都割喉,而且用手捂着他们还不让其发出一点声音,对方的力气应该不会很小,身材起码要比朱文华高大,这样才能控制住朱文华,不然死者的房间里就会有挣扎的痕迹,不可能不留下一点线索什么的。”

    “经过调查,朱文华的表哥是个厨师,但对方有当晚不在场的证据,而且他和朱文华的关系非常好,两个人从小就没发生过矛盾,这个可以排除在外,还有一个就是常年租赁朱文华店铺的昌建明,他开的是一家卖生肉的店铺,身材也比较高大,更加碰巧的是这段时间就是昌建明交租的时间,”李大山说道这里,拿出一颗烟重新点上,递给刘国安一颗,刘国安摇了摇头表示不要,李大山点燃烟抽了一口之后才继续说道:“这个昌建明和朱文华签的租赁合同租金是三年一次性付清,现在因为天气炎热,昌建明的生意不是很好,一次性拿不出那么多钱,他已经和朱文华沟通过很多次了,想要宽限一些时间,根据昌建明讲,朱文华一开始是答应了的,但是后来好像又反悔了。”

    “这么说,这个昌建明有很大的嫌疑了。”刘国安微眯着眼说道。

    李大山说道:“现在还不好说,关键是昌建明哪天晚上的不在场证明不是很清楚,他说在家里,可是哪天他老婆带着孩子正好回娘家,他的家里只有哪天晚上他一个人,更加重要的是从他的店里到朱文华家里只需要十分钟就能一个来回。”

    “昌建明是不是经常性的去朱文华家?”

    刘国安随意问道。

    李大山沉吟了一会,说道:“几乎没去过,只有三年前交房租的时候去过一次。”

    “去案发现场看看?”

    刘国安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后面的灰尘,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在夜间非常显眼。

    李大山扔掉手里的烟头,用脚使劲把烟头踩熄灭,正打算和刘国安一起离开,突然从局里走出来一个人。

    刘国安和李大山尴尬的看着越走越近的张剑锋,尤其是刘国安此时竟然像个犯错的孩子似的,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张剑锋就像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一样,无声无息的从他们两个人身边走了过去,当他走了很远之后才说道:“四天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

    李大山刚有所放松的脸色瞬间又变苦了许多,催促道:“老刘咱们快点去现场看看,这次你可一定要把案子破了,要是明天不能把案子破了,后天我就要去面对媒体记者了。”

    刘国安看着逐渐走远的张剑锋,想起韩雨婷说的对方立下的军令状,忍不住看了看手上的表,道:“这都九点多了,张局怎么才下班啊,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么熬下去怎么受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