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十章韩雨婷来访

时间:2018-01-20作者:水中两条鱼

    只见姜多多穿着一个小围裙,脚下垫着一个凳子,趴在水池边动作有些笨拙的洗菜。

    在姜多多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她就是和刘国安有一面之缘的韩雨婷,此时她的手中拿着一把菜刀,不停在姜多多的后勃颈处来回比划,仿佛随时都会砍下去似的。

    姜多多因为在专心洗菜,并没有发现身后隐藏的危险,刘国安来到厨房的时候,正好看到韩雨婷拿着菜刀在姜多多身后脖颈处来回比划。

    韩雨婷觉察到刘国安的身影,微微斜着眼看向厨房门口的刘国安,嘴角露出一丝阴险嗜血的笑容,抓住菜刀的手因为用力太大,正在微微颤抖。

    刘国安走进厨房随意看了一眼韩雨婷,满不在乎的拍了拍因为醉酒疼痛的脑袋,来到冰箱边,打开门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靠在关上的冰箱门上,拧开盖狠狠灌了半瓶水,才让干涩的喉咙好受了一些。

    “别装了,都快把刀给抖掉了。”

    刘国安把还剩半瓶水的矿泉水瓶拧上盖,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抬眼看向韩雨婷手里的菜刀。

    “爸爸!”

    听到刘国安的声音,姜多多站在凳子上转过头,手里还拿着正在清洗的红萝卜,鼻尖上沾着一颗水珠,欣喜的喊了一声。

    姜多多转过身的一瞬间,韩雨婷快速把菜刀拿开,装出准备切菜的样子。

    刘国安来到姜多多面前,因为姜多多站在凳子上,个头差不多到了刘国安下巴哪里,刘国安宠溺的伸出手把姜多多鼻尖的水珠弄掉,捏了捏姜多多的鼻尖,笑道:“爸爸都忘了今天星期天,多多不上学了。”

    姜多多享受般半眯着眼睛,挥了挥手中的红萝卜,小脸蛋一脸自豪的说道:“多多今天做饭给爸爸吃!”

    “嗯,那爸爸一定要多吃点。”看到姜多多小大人的样子,刘国安笑道,接着看向韩雨婷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家?”

    韩雨婷把菜刀往桌子上一放,摸了摸多多的头,温柔道:“多多先一个人在厨房待会,姐姐有事和你爸爸谈谈。”看到多多懂事般点点头,韩雨婷拉着刘国安就往厨房外面走。

    “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不会对多多动手的,昨天你在我家还把我说成一个人格分裂的女人,怎么就认为我不会伤害多多了。”

    韩雨婷把刘国安拉到客厅,眼中闪过不寻常的亮光,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刘国安像是一滩烂泥般往沙发上一躺,不断揉着太阳穴,过了一会才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你不就是想让韩叔认为你有人格分裂吗,一个女孩为了让爸爸在家里多陪陪自己,装病的人也不是没有过,但装成精神分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韩雨婷闻言神色有些不自然,为了让自己表现的更加强势一些,她像一个男人似的,抬起一只脚踩在茶几上,一只手放在抬起的大腿上,另一只手掐着腰,原本想要大声喊出来,想到厨房里还有一个孩子,靠近刘国安,刻意压低声音,说道:“你说谁装的,没有证据不要瞎说。”

    “这样看好像更加平了!”

    刘国安抬起头看向靠近的韩雨婷,刘国安是坐在沙发上的,韩雨婷为了靠近他,特意弯了一下腰,从刘国安的角度看,正好从韩雨婷的领口看进去,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韩雨婷闻言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胸口,瞬间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快速站起身捂着胸口低骂了一声:“流氓!”

    “因为伤口。”

    “什么伤口?”

    “死去动物的伤口。”刘国安说道。

    韩雨婷不是很理解,追问道:“说起伤口我还想问你呢,我们家里好几个人,你为什么就能猜到是我杀死那些动物的,为什么不是保镖和佣人,要知道他们应该比我有动机。”

    刘国安换了个舒服的坐姿,解释道:“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直到我看见那些动物的伤口之后,我就知道绝对不会是保镖或者是佣人。”

    “为什么?”

    从昨天刘国安走了之后,韩雨婷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她怎么都想不通,刘国安为什么能一口咬定是她杀死的那些动物,今天打听到刘国安的住处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刘国安的家里想要问个明白。

    “因为伤口太不专业了,我观察了一下你们家监控室的保镖,掌心有常年使用枪械和匕首的茧子,甚至拳风上面都有一层茧子,就连监控室里面的保镖都是这样的,那外面几个不用想就知道,身手绝对不简单,他们不可能做出这么不专业的事情。”

    刘国安拿起桌子上的苹果洗也不洗,直接咬了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

    “哪还有佣人呢。”韩雨婷坐在刘国安身边,不服气的说道。

    “佣人如果连刀都拿不稳,他们也不可能进得了韩家的大门。”

    “就凭一个伤口就断定是我,你这个刑警大队长也太武断了。”韩雨婷发现说不过刘国安,显得有些胡搅蛮缠。

    刘国安咔咔几下把手里的苹果吃掉,精准的把苹果核丢在远处的垃圾桶里,拍了拍手,说道:“当然不是只凭借一个伤口,还有监控,我看过监控录像,发现每天晚上两点十分和二十分前后,屏幕都会有一瞬间的抖动,那是因为有人在监控上动了手脚,在这之间的监控其实是空白的,画面上面的只是前面的录像而已,恰好你又懂电子设备这方面的知识。”

    “把这些都串联起来,整个韩家好像只有你符合凶手的条件,你第一次杀兔子的时候,内心没有多少恐惧,有的只是紧张,最后牙一咬,眼一闭,手起刀落干净利落,所以第一个伤口比较整齐,随后就把兔子扔在地上,看着它最后临死的挣扎,心里开始产生罪恶感,越往后面心里的罪恶感越严重,最后一只动物用了好几刀才杀死,如果是韩家的保镖或者是佣人杀死几个动物是不会有罪恶感的。”

    “就算动物是我杀的,这和我爹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说我是为了爹才装成精神分裂的。万一是真的精神分裂呢。”韩雨婷狡辩道。

    “如果你真是精神分裂,别说杀动物,就算杀人都不会产生罪恶感,”刘国安闭着眼靠在沙发上,继续说道:“你爹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每一次在家的时间都非常短,你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让他老人家多在乎你一些,昨天看到你那么嚣张的样子,我就看出了你的那点小心思,所幸就顺着你的意在韩叔面前和你演了一出戏,通过这件事,韩叔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出去忙生意了。”
小说推荐